第二百八十六章 中信挑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中信挑战

    感谢任怨大大、书友ldliaoj的月票,感谢书友福临凡尘、一朵孤云、无意琼枝素、云煲粥的推荐票,有你们,我才有动力继续写下去,谢谢!

    “嗯,你为何要向我赔罪?”萧子棋一脸的不解,向萧飒问道。

    萧飒一听,气得差点吐血。

    原来人家萧大家根本就没计较自己的过失,自己却不打自招!又被明中信坑了!

    想到这,恶狠狠瞪向明中信,却见明中信一脸无辜地看向自己。

    然而,萧大家的话却也无法不回答,该如何圆回来呢?现在绝不能说自己理解错萧大家的意思了,否则自己府城第一才子的名声可就臭了!自己只能赶紧再找个赔罪的理由了!

    一时间,萧飒头痛无比,这是怎么话说的,自己还得找个赔罪的理由,岂不是又多一条罪状。

    罢了,罢了。

    “启禀萧大家,学生应该为大家准备一座棋台的,只让大家在这琴台之上就坐,实在是学生的不对,所以学生才向大家赔罪!”终于圆回来了,太费劲了,萧飒吐了一口气。

    “真是废话!还是快开始吧!让老夫看看有无良才!”萧子棋一脸不耐道,在他眼中,棋比什么都重要,今日要不是听说有棋道高手比试,自己可不会来此。

    萧飒如吃了大便,却原来,人家要本不在意,只是自己在此自作多情,唉,遇到明中信这个坑货,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不敢怠慢,萧飒转身向大家道,“萧大家的意思是,让有信心之人上台与萧大家对弈,只需萧大家认可,再参加第二轮的比试,再决出第一,到时萧某自有奖励!”

    本来众人有心问问奖项是什么?

    却只听萧子棋喊道,“哎,下面的小子们,你们谁来第一个上台?快些!”

    众人将话咽了回去,面面相觑。

    萧飒也是无奈,这第二轮比试,可是出格了,自己也没想到经过明中信一番捣乱,再有萧大家助攻,变成了四不象,怎会如此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好看向大家,就等出一两个棋道天才,到时再打击明中信。

    “还是我来吧!”一个声音响起。

    萧飒激动地看过去,一时间竟傻在当场。

    众人也是惊讶,这可是与萧大家对弈,是谁这么有勇气?得见识见识!

    一眼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明中信。

    这小子是怎么了,难道他没信心,想现在就出手,就以第一位挑战者为名,心绪不宁,发挥失常,被淘汰很正常!

    萧飒如是想,但随即摇摇头,这明中信大不了直承自己不会棋道或棋道不精,不上台即可,反正有前面琴箫合奏作底,自己等人也无法以此来讥笑于他!他这是又何苦呢?

    本来,萧飒都已经准备接受这局明中信不出战,大不了在下面的书画,最重要的是在画方面打击明中信,没想到明中信居然在此时跳出来,可真是出乎自己的预料!

    也罢,且看他棋艺如何?再做定夺!

    “明兄,你行吗?”黄举三人组拉住明中信,担心地问道。

    “行吗?将那个吗字去掉!”明中信一脸得瑟样。

    说完,明中信迈步向琴台走去。

    “好,好!”萧子棋望着明中信大声叫好。

    “前辈,为何叫好?”明中信问道。

    “你小子有勇气啊,居然敢第一个上来,还是自愿的!不错!”萧子棋一脸欣赏道。

    明中信一脸黑线,敢情是称赞自己有勇气,但你是那老虎吗?为何我不敢上来。

    “前辈错了,学生只是想尽早完成任务,早些用膳,或早些回去温书备考而已!”明中信摇头道。

    萧子棋一时间也愣住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如此直白,他能够听出来,这明中信心中还真的是如此想的。

    要知道,萧子棋可不是白痴,他只是棋痴,痴迷于棋道而已,刚才并非不明白萧飒理解错了,他只是不想因为其他事情耽误了棋道切磋而已。能够将棋道修到一定境界的人,可是天才,否则也不会有些造诣。

    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如此自信,能够通过自己的考查?

    也罢,试试便知。

    二人坐定,开始对弈。

    猜子之后,萧子棋黑方先行。

    萧子棋随手放了一子,明中信也是信手放了一子,萧子棋一皱眉,这小子如此随意,难道是想速战速决,直接出局?

    但看明中信的表情又不象,很认真的样子,只是下手随意而已。

    下下看!萧子棋反而谨慎了一些,一步步观察着明中信的步数,但看了半天并无一丝奇怪之处,只是正常的打劫吃子布局。

    萧子棋放下心中疑惑,下子。

    二人你来我往,越下越快。

    旁边的众人看得眼花缭乱,不知其意。

    而萧子棋的脸色也从轻松,变得疑惑,继而变得严肃,看来,明中信的棋力也逐渐地令他感觉到了压力。

    渐渐地大家居然从萧子棋的脸色上看到了凝重,不错,真的是凝重!

    萧飒心中大惊,难道这明中信的棋力如此高超,能够令得萧子月感觉到沉重的压力?

    然而,他仔细观看棋面局势,却又放下了心绪。

    从局势上看,明显呈现出一副攻杀终盘的局面,也即将进入三劫循环无胜负的境地,就这,萧飒也是吃惊无比,这明中信居然有如此强大的棋力,能够与萧大家平分秋色!

    但他却并不担心,皆因这玲珑棋局只不过是检验人的棋力,也有可能萧大家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放水,所以明中信才如此轻松。

    他就不信了,这明中信从始至终都是一脸轻松,就这份心绪,绝不可能是萧大家用了全力,如果萧大家尽了全力,绝对会让他大汗淋漓,精神崩溃的!

    这种情况,只可能是萧大家觉得他是一个可造之才,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放水,准备将他放在了第二轮的比试之中,再行观察培养。

    是的,一定是如此!萧飒在心中定性道。

    旁边一些精通棋道的读书人议论纷纷,也是如萧飒般认为萧子棋进行了放水。

    如今的棋势必会导致三劫循环无胜负!大家如此认为。

    突然,大家目瞪口呆,却见明中信居然放弃了劫争,转而另辟蹊径,寻求转换。

    萧子棋也是惊讶无比,同时心中大喜,看来这明中信已经放弃此局,在他心中,无比期待,这明中信究竟会输几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