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书画齐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八十八章 书画齐作

    “萧大家谬赞了,学生仅是侥幸赢得一两手而已!”明中信起身拱手道。

    萧子棋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绝未放水,只是重视程度不够而已,经过第一局玲珑棋局,他明白,明中信棋力非常,棋路诡异,所以刚开始他就全神贯注,而且还小心翼翼地思索研究明中信的棋路,待棋到中盘,自认对明中信的棋路已经了解得极其透彻。

    所以,才暗自设局,以小龙引诱明中信,却未想到反被明中信设计。

    虽然发现之后,尽力挽回,但却病入膏肓,无力回天了!

    如今思之,对明中信的机智诡诈感到万分佩服,从中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棋道确实不如。

    “好,待院试之后,还望小友到家指教指教!”

    一时间,众人为之震惊,指教?萧大家说的是指教,这个字眼可是大了去了!

    却见萧子棋站起身形,头也不回地向大明湖外行去。

    “萧大家,萧大家!”萧飒大惊失色,如果萧大家走了,这棋道比试谁来主持,谁来评鉴,赶紧在后追赶。

    “萧飒,老夫无能,比不过明小友,这就回家深研棋道,待来日棋道大成,再行露面!”萧子棋头也不回地远去。

    萧飒愣在当场,还是明中信,这是明中信将萧大家气走了!

    “各位老友,萧某也去了,兄长今番受挫,萧某还得回去安抚于他!就此告辞!”萧子月向各位大家深施一礼,紧随其兄之后,离去。

    萧飒心中暗恨,这明中信,出手两次将两位大家气走,真真是气煞我也!

    萧飒站于当地,尴尬无比,看来这次棋道比试已经破产,君不见,棋道大家已经自愧离去,也就无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了!

    明中信这个搅屎棍,威力太大了!

    明中信也是一脸愕然。

    “萧兄,这棋道奖励呢?”黄举向萧飒问道。

    “咋说?”萧飒有些疑惑道。

    “这还用说嘛,明兄在棋道之上独占鳌头,这奖励岂不正应该颁给他?!”黄举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萧飒差点吐血,“比都未比,如何能够判定明兄胜出?”

    “哎,萧兄此言差矣,萧大家都认可了明兄的棋艺,你难道还比萧大家更强,更有权威?”王琪道。

    “这!”萧飒眼神一眯,狠狠瞪向王琪。

    “你不要瞪我们,该要的,我们肯定必须要,不该要的,我们也不会死皮赖脸问你要,给不给?一句话!”李婷美补刀道。

    “萧某还得问问在场众人,毕竟还得投票确认,如果大家认可,萧某自会颁给明兄。”说着,萧飒转身向众人问道。

    “大家认可他们所说,明中信在棋道技艺独占鳌头吗?”萧飒此时还抱着侥幸心理,希望众人回绝了明中信,毕竟谁人都有私心,如果大家得不到,也会不想让别人得到。

    萧飒期待地望着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不发一言。

    毕竟,大家虽有私心,但也不愿说出违背良心的话语。

    “或者,还有人上前来挑战明案首吗?”萧飒问道。

    然而,众人见了萧子棋的不是评鉴的评鉴,连萧大家都自承告负,自己岂会不自量力前去献丑!

    “大家既然不说话,那就是默认明兄棋道夺魁了!”黄举高声道。

    萧飒心中暗恨,又被这黄举抢先了。

    然而众人仍旧不说话,一时间黄举三人组笑意盈面,看来明兄是众望所归了。

    “如果大家无异议,那就请萧兄将棋道奖励交出来!颁给明案首!”王琪盯着萧飒追问道。

    至此地步,萧飒也无法赖帐,但好在自己还未将奖品亮出,众人皆不知道奖品为何物?自己拿个次品给他即可。

    萧飒低头向仆役吩咐,却见仆役离去,须臾,拿过一个托盘,却见托盘上是一副黑白玉围棋。

    明中信欣然接受。

    萧飒牙关紧咬,心痛无比,虽然这副围棋并非奖励,比之刚才他要付出的奖励(一副象牙围棋)价值要小得多,但给明中信却让他不甘又心痛。

    “好了,棋道比试就此告一段落!”萧飒宣布道,“接下来,大家就比试一番书法!来人!”

    萧飒一声令下,自有人将书案与文房四宝准备齐全,每桌客人身前都有一张书案与一套文房四宝,看来这书法比试要同时进行了!

    黄举三人组却对明中信信心士足,早前见过明中信的书法,而且他们皆知明中信的书法被黄沮等陵县文人称许,想必此番在场读书人除几位大家外,必然无对手。心中皆认为明中信必可一举夺魁!

    “不过,萧某有个建议,不知各位是否同意?”萧飒经过斟酌再三,开口道。

    “萧兄只管提议,想必在坐众人肯定愿意详细听取!”杨邺在旁摇旗呐喊。

    济南府一系的读书人尽皆哄然叫好,附和杨邺。

    这不是捆绑意志嘛?这些人这是要干什么?难道只为的对付这位明案首?

    几位大家相互看看,眉头紧皱,想必他们现在也看了出来,今日这场宴会目的很不单纯,不由得后悔今日前来,要不是还有萧知府的面子在,估计他们早已起身离去。

    但现在他们已经身不由已,无法脱身了,不由得心中对萧飒有了一些意见。

    “时间已经不早,不如咱们书画同时比试,二者综合考评,自古书画不分家,二者相辅相承,如此得到第一才名副其实,不知几位大家意下如何?”萧飒向几位大家询问。

    也好,早完早了,今后再也不参加这般宴会,本以为今日只是读书人之间的相互切磋,没想到这萧飒居然在其中夹带私货,还利用自己等人,真真是竖子啊!各位大家心中有气,皆想早完早了。齐齐冲王玄机点点头,意思是,你出面吧!

    王玄机点头应承,开口道,“书画相得才能彰显大家的水平,这样也好!至于题目,你们就随意好了,艺术在于自然,只有随心而动,才能作出好的作品,如此大家就尽管自拟题目,到时就以书画质量来论高下。”

    萧飒见几位大家同意他的意见,欣喜非常,望向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