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开始作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八十九章 开始作画

    却见众人纷纷皱着眉头,低下头颅,这般自拟题目最是难办!纷纷仔细思量,要作什么画,写什么诗,如何展现自己的书法画艺!

    “卑鄙!”黄举三人组心下不愤,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不错,他们心下明白,这萧飒肯定知道明中信诗词书法样样精湛,却从未展示过画技,才想出以书画不分家,书画一齐品评这样毒辣的方法!

    要知道,书画书画,虽然书在前画在后,但大家知道,人们是先看到画才去看诗词书法,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画难入人眼,又何必看那诗词书法。这明显是针对的明中信啊!

    到时,如果明中信无法作出佳画,他们定会相逼,让明中信兑现此前约定,再行羞辱于他!狠狠打击明中信,令其颜面尽失!

    就是不知明中信的画技水平如何?

    同时,三人看向明中信。

    王琪更是心直口快道,“明兄,你的画艺如何?实在不行,你作诗词我作画!”

    “切!你那画艺,惨不忍睹,到时不要连累明兄。还是我来吧!”李婷美道。

    “多谢各位,还是明某自己来吧!”明中信心下感动,这几位一直回护自己,确实值得一交,但自己的事还是自已来,就不假手于人了。

    他们在此商议,那边萧飒与杨邺也是审视着他们。

    想必,二人心中也是忐忑,这明中信的画艺究竟如何?谁也不知!

    明中信感受到二人的目光,抬头看向他们二人,冲他们微微一笑,灿烂无比。

    萧飒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这明中信还通画艺?

    “萧兄,不知此次切磋的奖励是什么?不要到时又赖帐!”黄举抬头冲萧飒言道。

    “黄兄,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黄兄岂是如此样人!”杨邺道。

    是啊,这次切磋的奖励是什么呢?前几次自己没有机会,但这次可不一定啊!自问有能力问鼎的皆期待地看向萧飒。

    萧飒一拍手,仆役又拿上两个托盘,上面红巾罩着。

    萧飒一抬手,将红巾取过,却见托盘之上,各自放着一个卷轴。

    萧飒拿起一个卷轴,徐徐展开,向大家展示道,“此乃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原作!”

    什么?王玄机等大家心中一惊,居然拿来了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的书法!是真迹吗?

    萧飒仿佛知道他们会疑惑一般,迈步来到几位大家的桌前,将书作放在桌案之上,请各位大家赏析。

    几位大家无暇说话,皆目不转睛地看向卷轴。

    却见卷轴之上是一副楷书。

    “好,好!”几位大家入目字体,瞬间眼露惊喜。

    一阵交头接耳,众大家示意王玄机品评。

    “整体来看,字体工整细致,结构规范严密,用笔一丝不苟。细看之下,字体匀称丰腴,庄重劲美,气势雄厚。确是颜公真迹。”王玄机品评赞叹道。

    一时间,众人如打了鸡血般,心下大动,目光之中流露出贪婪之色,紧紧盯着卷轴。

    一瞬间,大家将目光投向了第二副卷轴之上。

    萧飒徐徐将卷轴展开,向大家展示,“此乃王维的画作!”

    相比之下,王维的这副画作却稍逊一筹,但王维乃是诗画结合的鼻祖。相比于画,他的诗更加脍炙人口。

    但考虑到今日正是诗画结合切磋,切合题目,而且王维的诗文更加合大家的心意,所以此画更受欢迎。

    但几位大家对这副画作就不是太感兴趣了,只是观赏一番,也就不再关注了。远没有了见到颜公真迹的激动。

    “书画切磋获胜者可得这两副书画!”萧飒宣布。

    有如此奖励,众人自是情绪激昂,摩拳擦掌,萧飒一宣布比赛开始,立刻开始作画作诗。

    萧飒满意地看看众人,撇了一眼明中信,小样,这么多人书画皆有所长,就不信你能将这么多人一一比下去?

    而明中信神识感应到萧飒的目光,抬头望向萧飒,见萧飒不善的眼光,立刻还以颜色,瞪向萧飒。

    二人眼光碰触在一处,火花四溅。

    良久二人的眼神纠缠在一起,难以分离。

    却说此时,众人皆已动笔,杨邺也是凝神作画,而黄举三人组在明中信的规劝之下,也开始作画。

    现场仅剩萧飒与明中信二人大眼瞪小眼,未有动笔的心思。

    萧飒见明中信一直未动笔,心下疑惑,这明中信明明画艺不精,为何还不动笔,要知道笨鸟先飞才能找到食物啊!

    不好!上当了!萧飒心中瞬间顿悟,难道这明中信根本不通画艺,如此做只是在施展空城之计,想拉自己下水,令自己也无法静心做画,最后二人都无法作出书画,打个平手,到时有自己垫背,也好过出乖露丑!

    一时间,萧飒后悔不已,看来自己还是计输一筹!这明中信太阴险了!

    这样一想,萧飒更是心中一紧,“算了,某家先动笔吧!”闭目凝神,静下心思,开始作画。

    而此时的明中信,见萧飒动笔,也就不再与他呕气,将面前的宣纸铺开,两张对住,慢慢磨墨,在心中构思。

    突然,他双目放光,吩咐旁边的小厮道,“替我再拿一支笔来!”

    小厮惊讶地看看他,这明案首要干什么?明明书案之上有笔啊!

    小厮看看书案上的笔,心中奇怪,难道那支笔不合用?看看明中信那催促的眼神,他按下心中疑惑,转身去为明中信寻笔。

    明中信的这番作为,在一片安静的现场显眼至极,几位大家疑惑地看看明中信,心中不悦,这明案首虽然前面表现不俗,但你也太不把我等放在眼中了吧!众人皆在作画作诗,你却久久不动笔,难道他不通画技?

    他们皱着眉头观察着明中信,就看他如何做?再行判断是否真的不通画技!

    小厮拿来笔,递给明中信。

    众位大家也是疑惑,他这是要干什么?

    却只见明中信用镇纸将两张宣纸压好,左手一支笔,右手一支笔,在砚台之上,饱占墨汁,动起手来。

    难道这明中信居然会左右开弓?几位大家心下大惊,不由自主地走向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