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品评画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九十一章 品评画作

    皆因仆役来到明中信面前,见到明中信面前有两张宣纸,一张是人物画象,一张是诗词,根本就不以为是一副画作,所以直接视而不见,让过了他。

    而萧飒听到回报,明中信居然未曾作完画作,心中一喜,但却未当场指出,这倒不是萧飒好心,不想让他出丑,而是想要在最后评出魁首之后再行计较!

    明中信自然了解他的心意,心下为之好笑!也不知最后是谁看谁的笑话!

    于是,经过一番评定,众人选出了十张佳作,呈给几位大家品评。

    几位大家品评得漫不经心,甚至对一些画作进行了批评,被批评者羞愧难当,低头装驼鸟。

    见到大家如此严厉地品评,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心中惶恐,深怕自己的画作被批得一无是处,丢了大人。

    萧飒也是无比诧异,这几位大家为何如此苛刻,不是应该指出不足,让其予以改正,提升水平吗?

    他却不知,众位大家看了明中信那般神作,再看其他画作,自然索然无味,连带着影响到了心境,自然吹毛求疵,不屑一顾了。

    突然,众位大家眼前一亮,还是有不错的作品的。

    纷纷点头称赞,并相互品评,赞许不已。

    萧飒偷眼观瞧,不是别人,正是那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所作。

    萧飒深吸一口气,心中暗道,不错,自己还是挺有眼光的,看来这副作品第一已经十拿九稳了。

    “这位作者是?”王玄机问道。

    “学生历城马睿马启博。”文质彬彬读书人上前施礼。

    “博,博大、启明,启,东方天空的金星,意为博学多才,前途光明,好名字,好名字!”王玄机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位文质彬彬的书生,口中连连称赞。

    “名好画更好!”

    其余大家也是上下打量着马启博,点头称许。

    马启博居然脸色通红,显然有些腼腆,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称赞。

    萧飒心中大喜,看来几位大家极其喜爱马启博的书画,这就好,那明中信这番可就翻不了身了,想着,不由自主地望向明中信。

    一眼望去,鼻子差点气歪,却原来,明中信居然让小厮上了一些糕点茶水,在那悠然自得地喝着茶吃着糕点,还不时向黄举三人组推荐。

    几人谈笑风生,吃得不亦乐乎!萧飒心中恶狠狠道,吃死你们,呆会看你们还能吃得进去,笑得出来!

    但他转念一想,不对呀!就算明中信心大如海,不把这书画切磋看在眼中,那黄举三人组难道就不担心明中信丢了颜面?到时可就给陵县抹黑了!他们一点担心的样子都没有。、

    萧飒百思不得其解,自我安慰道,也许陵县就是如此的大心脏,不怕丢人!

    随后,众位大家对萧飒、杨邺、王琪、李婷美四人的书画进行了适当的赞赏,但也只是平淡地予以评价,未有如马启博般的品评。

    萧飒、杨邺虽然有些失落,毕竟自己的书画并未得到高度赞许,但一想到明中信连画作都未曾作完,心中一阵激动,看你明中信这次还不死!

    “哦,对了!明中信的画作呢?为何还不呈上来?”王玄机问道,而其他大家也盯着萧飒,看他如何说?

    “这?”萧飒为难地说不下去。

    王玄机看到萧飒如此模样,心中一惊,难道这明中信的书画出了问题?

    “怎么了?”王玄机急切道。

    “实不相瞒,明案首根本就未曾作完书画,所以学生未敢将他的书画呈到几位大家面前。”萧飒一脸痛心道,仿佛对明中信未曾作完书画如何惋惜一般。

    几位大家对视一眼,心中好笑,这萧飒耍小心思到自己等人面前,明明心中暗喜,还装出一副悲痛之色,给谁看呢?

    一时间,几位大家对萧飒的感观更是差到了极点。

    却见李照影不再说话,而是站起身形向明中信走去。

    几位大家随着李照影的身影,看向明中信,却见明中信吃得不亦乐乎,一时竟然为之失笑,看来这明中信还真是心大,不过想想也是,人家是真的有才,自然心绪平和,这才是大家风范啊!

    这就是人的惰性,只要看顺眼了,一切都会自动予以美化,实际情况是,宴会举行的时间太长,明中信有些饿了,所以才如此失态!绝非什么大家风范,心绪平和!

    李照影来到明中信近前。

    明中信见身前黑影乍现,抬头望去,却见是李照影,连忙站起身形施礼。

    却没想到,噗一声,李照影笑出声来,看着明中信哈哈大笑。

    明中信一脸懵逼,这李大家是怎么了,一句话不说只是狂笑。

    黄举三人组也看向明中信,也是噗一声,指着明中信的脸,大笑出声。

    明中信瞬间明白了,估计是脸上有了赃东西。

    举袖轻轻一拭,瞬间明中信脸庞干净无比。

    而明中信的神情却无一丝尴尬,镇静地望着李照影。

    李照影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了。

    却也无比佩服这明中信,几人如此嘲笑于他,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心中赞叹不已,太难得了!处变不惊,狂放不羁,确是大家风范!

    却不知道,这明中信根本就与这几个词毫无关联,只不过是脸皮厚,不要脸而已!

    李照影止住笑声,伸手言道,“你的画作!”

    明中信拿起画作,递给李照影。

    李照影深深望了明中信一眼,拿着明中信的书画,转身回转自己书案前。

    萧飒、杨邺万分不解,这明中信的画作根本就未作完,不知李大家拿着有何用处?

    至今,他们仍不知,明中信的书画根本已经得到了几位大家一致的认可。真是悲哀啊!

    李照影将一张宣纸展开,向大家展示。

    萧飒看了一眼,心中一惊,这画像太传神了,这是明中信所画?

    在场众人一片哗然,从未见过如此传神的画作,真是太神了!这是明中信所画?

    一时间众人皆望向明中信,钦佩不已!没想到这明中信在画技方面有如此造诣!

    萧飒见众人以钦佩的眼神望向明中信,自然心绪万千,嫉妒不已。

    明中信却一脸的悠然自得,望着萧飒笑笑。

    萧飒心中咯噔一下,难道明中信已经画完?

    猛然回头看向画像,却见画像之上并未题诗,松了口气,就算你小子画完了,但却并未题诗,书画还是有一项未完成,就不能算作已经画完,品评再好,也无法夺魁,那就好!那就好!

    萧飒自我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