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技惊四座-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九十二章 技惊四座

    此画作一出,马启博那温文尔雅的表情僵住了,一脸的震惊。

    他从小钻研儒家经典,但最下辛苦的还要属这画作,所以科举之上比不上萧飒、杨邺,但他在画技方面却远超过他们,这也是本次萧飒自认绝无人能够比得过他,请他到场的原因。

    他清晰地知道,自己相比众人,那当然除了几位大家,对画作的敏感与造诣超过他们,一见明中信此画,他的信心就被打击得零七八碎,世间竟有如此画技,太令人震惊了!

    别人不知,他岂能不知,他那画技本就已经超出众人,画出神似之感,自己也可勉强办到,但那连脸上神情也栩栩如生的画技,自己真的是力所未及啊!

    这明中信怎会有如此画技,他不在意画作,而是将目光频频投向明中信。毕竟画作再好,也是明中信所画,就这技法,自己是万难比得上的!

    看来还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自己平日的自得有些过了。

    本以为就凭画技,这济南府再难找到自己的对手,没想到自己还是小看了济南府的读书人,看这情形,这明中信比自己可要小上几岁,却有如此画技,值得一交啊!该如何结交呢?马启博陷入了深思当中。

    “明兄,可以啊!什么时候有此画技了?藏得挺深啊!还让我们平白为你担心!平日不显山不露水,就为给我们一个惊喜吗?”黄举一脸喜色向明中信埋怨道!

    “明兄,你既然完成画作,为何不在上面题诗呢?”李婷美担心道。

    “对啊!如此佳作居然未曾完成,太可惜了!”王琪叹道。

    黄举心中一惊,仔细看去,不错,画上并无诗词。

    “这!”黄举张大嘴巴,指着画作疑惑的眼神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微微一笑,反问道,“谁说我没完成了?如果没有完成,李大家岂会将画作拿上去?”

    对啊,黄举三人组恍然大悟,但又疑惑不解,明明画上没诗词啊?

    三人看向明中信,但明中信就是不解释,只剩他们干着急。

    不提三人在此疑惑着急。

    却说那边的杨邺,他一直在仔细观察画作,希望找到画作的漏洞,咦,还真有,心中一喜,在萧飒耳边嘀咕几句。

    是吗?萧飒疑惑地望向画像,不错,还真的是,明中信的画除了没有提诗外,画上人物像衣袖居然真的缺了一个衣角。

    画都没画完,诗都未提,这是你明中信自已作死,不要怨我啊!

    萧飒待要开口,却见李照影一脸笑容地向大家道,“诸位,此副画像如此传神,是老夫平生仅见,更令人称奇的是,这副水墨画的技法真是前所未见,真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说着,李照影的目光中充满了感叹,不时看看画作。

    众位大家,在场众人皆是对此画作惊叹不已,目不转睛地盯着画像,想要看出是什么画技之法,但却一无所得!

    “李大家,此画作虽然传神,但有一个败笔!”一个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

    众人望去,却见正是那杨邺,他已经等不及要打击明中信了。

    咦!李照影一惊,低头仔细看画像,没有啊?难道还有自己没有发现的败笔?

    这却是李照影有一个误区了,他见过全画,自然会忽略这个小小的遗漏,但杨邺可没见过,有此疑问实属正常。

    他心中万分疑惑,再次抬头望向杨邺,等待杨邺的解释。

    见自己成为众人目光的交点,杨邺心中无比自得,“诸位,此画像虽然栩栩如生,但有一败笔。大家请仔细看,此副画像缺了一个衣角,根本就未曾作完,岂能登得大雅之堂?”

    众人望去,还真是!一时间鸦雀无声,望向李照影,难道李大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却见,李照影一脸的恍然大悟,居然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而几位大家也疑惑尽解,相视而笑。

    这下轮到萧飒、杨邺及在座的读书人感到疑惑了,为何几位大家如此?杨邺的话有什么地方很好笑吗?真是令人费解!

    李照影也不解释,而是直接将书案上另一张宣纸拿起,将双手中的宣纸对齐,向大家展示。

    一瞬间,众人哗然,不错,这两张宣纸连在一起,可不就补全了那个衣角了吗?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人家明中信是用两张宣纸作的画!

    而萧飒与杨邺则脸色苍白,他们注意的不只是衣角,还看到了另一张宣纸上的诗词。

    如此一来,这明中信可不是已经完成了这副书画!看这画作可真是惊人啊,单纯评价画作的话,自己等人是万万比不上的,就连那马启博也是比不了的。

    至于诗词,就那平日明中信所传诗名,今次这首诗,绝对不会掉链子的!

    “不错,大家看到的就是一整幅书画,明中信并非未曾作完,只是书画分别作在了两张宣纸之上!而且”李照影环视一周,却见大家正在眼巴巴地看着他,急切地想要知道而且什么。

    难道这明中信的画作之中竟还有不为人知的亮点、技法?马启博闻听此言一阵激动,专注地看向画作。

    李照影见众人如此急切,也就不再卖关子,而是心情激动地宣布道。

    “而且,这书画是明中信左右开弓,双手所作,这幅画像是左手所作,这首诗词是右手所写!”

    一时间,现场居然鸦雀无声,大家已经被李照影的话语惊得呆住了。

    “不可能,不可能!”杨邺双眼无神,只是嘴里嘟囔着。

    萧飒也是一脸苍白地望着明中信的画作。

    无论如何,大家都没想到,明中信居然能够左右开弓,还作出如此精彩的书画。

    马启博则目瞪口呆,左手所作?怎么可能?他望着李照影,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真的怀疑是自己重听了,或者是听错了!

    然而,李照影面对众人怀疑的眼神,只好无奈地看看几位大家。

    王玄机与李光元相视而笑,齐齐站起身形。

    “诸位,此乃是我们三人亲眼所见,共同见证,明中信亲手所画,亲手所写,绝无半点虚假。”

    一瞬间,现场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