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生意起航-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十五章 生意起航

    各位族老近水楼台先得月,从老夫人手中接过墨宝,徐徐展开。

    众位族老纷纷称道,各种恭维不时逗弄得老夫人开怀大笑。

    一番鉴赏之后,一位族老道,“听闻,在文会上,中信年纪轻轻,三诗三词,力压众人,不知可有此事?”

    明中信赶紧起身行礼,“回族叔祖的话,确有此事。”

    族老满意地点点头,笑道,“这是好事,我明家近年来人才凋零,不复以往荣光,我看今后明家复兴的希望在你身上,听说你建立了明家学堂,这是好事,要如你所写的兰花般,不与群芳争艳,不畏霜雪欺凌,但却坚忍不拔,真正成为淡泊、高雅、高洁、贤德的明家麒麟子!”

    一番话语,激励得在座的年轻人齐声高喝。

    随后,就是一番观赏与赞扬的表演,不管如何,老夫人的老怀大慰,小月、小兰的虚荣心得到满足,明中信幸福之感得到加强。

    这次宴席是一次成功的宴席,是一次胜利的宴席。

    曲终人散,宾主尽欢。

    翌日清晨。

    明中信揉揉还在疼痛的头颅,问道,“小月,我族兄、李管事、吴掌柜、秦奋,还有陆先生可都到了?”

    小月上前扶住明中信头颅,双手轻揉太阳穴,“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行了,请他们进来。”明中信振奋振奋精神道。“该办正事了!”

    明中远、李管事、吴掌柜、秦奋、陆明远进入房中,纷纷落座。

    大家都用无比古怪的眼神望着明中信。

    “大家怎么了?”明中信明显感觉到众人与往日不一样了。

    明中远端坐一旁,只笑不语。

    “少东家,我们真得刮目相看了!”陆明远道。

    “为何啊?”明中信奇怪道。

    “昨日之前,大家还当您是少东家,今日之后,大家可得当您是真正的明家家主了!”

    “有何区别?”明中信皱皱眉。

    “不很正常嘛。您昨日之前,只是我们明家生意方面的少东家,而今日之后,您是诗词冠绝县的读书人,也只有明家家主的身份才配啊!”

    呵呵,众人一阵大笑。

    哦,原来大家在取笑他啊!明中信此时才反应过来。

    “好了,中信,不说笑了,说正事。”明中远正色道,“我们大家商量了一下,今后,除了明家学堂之事,你能插手外,外面的生意你不能再出面了!”

    “咋了?”明中信一瞪眼,“你们想造反啊!”

    明中远还未言语,吴掌柜、李管事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们真的是为你着想。”

    “为我着想,架空我就是为我着想,是吧!”明中信抢白道。s

    秦奋和陆先生却依旧坐立一旁,无任何反应。

    “您看,您现在是县读书人的代表,再经营这生意,对您的名声是致命的。毕竟您将来是要参加科举、进入仕途的,做生意,经商,对读书人,尤其是对您这样科举前途无量的读书人来说,这就是污点。以后,官场中就会有人借此攻讦您。”

    “所以大家希望您能转入幕后,指挥大家攻城拨寨。前面选一个代言人,以应付外面。”明中远总结道。

    明中信依旧黑着脸。

    “真的,真的,少东家,您千万要相信我们!”李管事都快哭了,他真的太害怕明中信了,上次明中信那阴狠的眼神依旧留存在他的心底深处。

    “扑哧”一声,望着李管事那哭丧着的脸,明中信再也忍不住了,大笑出声。

    “您,您”吴掌柜与李管事指着明中信一阵惊讶。

    “少东家是与你们开玩笑呢!”陆先生出声道。

    “好了,说正事。”明中信正襟危坐。

    众人也收敛多余表情,等待明中信的指示。

    “你们真的这么怕我?”明中信探头近前着着吴掌柜和李管事,好奇地问道。

    “您,您”吴掌柜和李管事一齐跌坐于地,望着明中信,一阵无语。

    “行了,你就别再逗他们了!”明中远强忍笑意道。

    “说正事。”明中信一板脸。

    众人再次坐好。

    “这次是真的说正事!”

    “扑哧”一声,大家哄堂大笑。

    明中信正色道,“我知道,插手生意对今后仕途可能不利,所以,我早就在想代理人之事,今天,就借此机会确定下来。族兄,你愿意牺牲读书人的名声来接过这个担子吗?”

    明中信望着明中远。

    众人一阵讶异,这不正是他们几人包括师先生商量的结果吗?难道少东家真的早已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我很愿意!”明中远也少有地一脸严肃道。

    不错,明中远以前真的不愿将精力花费在这商贾之事上,但在昨日见识了明中信的诗才、词才、制艺后,明中远看到了光明,明家辉煌的前景,他愿意为了明家的崛起出一份力,因此在今天众人商量之时,才决定做这个代理人。

    明中信一脸感激地望着明中远。

    确实,明中远牺牲很大,大明虽对商贾的依赖日益加深,但商贾的地位依旧未曾改变,读书人一般都耻谈商贾,但却又离不开商贾,所以暗地从事商贾之事的读书人比比皆是。

    “商是执政之基,商是一种武器,你们现在不需要明白,但今后我将改变现状,让这个世界真真正正地认识商人!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明中信在此立誓。

    众人望着慷慨激昂的明中信,一脸激动。

    “族兄,该印的可都印好了?”明中信平静下来后。

    “噢!”

    “李管事,酒楼可改造完毕?”

    “完毕!”

    “我让你打造的器械你可造好?”

    “已经造好!”

    “吴掌柜,秦奋可已将菜谱学会?味道可还好?”

    “都没问题!”

    “仆役、伙计训练呢?”

    “仆役技艺娴熟,伙计整齐划一,令行禁止!”

    “陆先生,说本可已练熟?”

    “请相信一位老说书人!”

    “好!大家既然都已经准备好,那么,

    族兄,你负责对外招待,履行你代理人的职责。

    陆先生,你负责大厅说书,气氛由你调节。

    李管事,酒楼各处维修由你带领工匠负责。

    吴掌柜,酒楼统管,由你负责。”

    大家齐声应是。

    “明日,各司其职,酒楼正式开张!”

    明家生意,正式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