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开始审卷-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零二章 开始审卷

    万分感谢书友肥鹰的月票,及书友1590144857的推荐票,谢谢!

    “哪里,哪里!萧某今日前来只是为的看我济南府又出了哪些人才而已!审卷定名次,还得鲁提学来啊!”萧知府笑容可掬地道。

    笑面虎!鲁子善心中定义。

    “好,既然萧知府来了,那咱们就开始定名次吧!”鲁子善心道,既然你如此说,我就依你,看你如何插手?

    萧知府瞠目结舌,看着鲁子善,自己本就是客气一番,哪想到平日里十分重礼的鲁子善,今日居然就坡下驴,如此作手,怎一个不要脸之极!

    但这院试本就是人家的份内之事,与自己干系甚小,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找个座位坐下,等待他的审卷,反正自己今日只是来打压明中信等陵县一干学子,看准时机出手即可!萧知府心安理得地看着鲁子善审卷。

    却未想,鲁子善居然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萧知府这才想起来,审卷定名次之前是要拜祭孔子的!

    无奈只好重新站起身形,紧随其后来到大堂。

    一番拜祭之后,将试卷置于公案之上,鲁子善细细看来,就这一百份试卷,居然用去了一整天时间,从中筛选出了五十份试卷定为录卷。

    鲁提学将其中十份卷子提出,再行仔细揣摩定出前三。

    再行大致将剩下的卷子定出座次。

    萧知府在旁看了一整天,顺便不时验看一下这些试卷,暗暗点头,这些试卷确实水平可以,比以往年都要强一些!想挑刺也没机会,就看那前三名了!

    鲁提学伸个懒腰道,“诸位,这是本官定的名次,你们看看,还有何异议!”

    在场的名家大儒、府儒学署教官、县儒学署教官心中腹诽,你都定了座次,我们谁敢再行有异议,这不是自找不自在吗?

    真要有诚意,应该是大家一起讨论后,再行定名次。

    但谁让院试之中人家最大,只好纷纷应是,毫无异议。

    “若无异议,本官就揭开糊名,放榜了!”鲁提学见众人毫无异议,开口道。

    “慢着,鲁大人!”萧知府见此情形,再不开言,可就再无机会了。

    虽然自己也不知陵县明中信的试卷究竟是哪一个,但不妨碍自己给他添堵,如果鲁子善与那明中信暗通款曲,这第一二名,其中之一绝对就是他,自己得想办法将第三名提到前面,恶心也得恶心他一下!

    “怎么,萧大人有异议?”鲁子善一脸镇静道。

    有好戏看了!在场众人心中暗道,皆是将目光转向了萧知府,就看他如何搅和?

    “本官还真有一点小小的提议,鲁大人!”萧知府一脸正色道。

    “萧大人请讲!”

    “你看,此考生的文章皆是佳作,沉稳中不失严密,篇篇引经具典,真是难得啊!尤其是这第三题破题无比精巧,文章清真雅正,论述深入浅出、入目三分,不取第一,实在可惜啊!不知为何鲁大人将其定为第三?”萧知府拿起一份试卷,一脸的愤愤然。

    哦,瞬间,大家为之哗然,真的有萧知府说的那么好吗?纷纷涌上前来观瞧。

    鲁子善也不答话,不理众人的举动,只是看着萧知府。

    萧知府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戏谑,看你如何接招?实话说,那篇第三的文章确实老成持重,但却绝没有萧知府说的那般神奇,只是比前两名更胜一筹罢了!

    而且,他早在来之前,就已经收集了明中信的书法,对于明中信的字体,他早已经研究透彻,这第一名正是有九分神似,而这第三名却又是另外一种字体。在府试之中,他还为明中信审过试卷,明了明中信在考场之中所用字体,万不会看错。

    尤其是他在考场中的眼线告诉他,鲁子善曾经在明中信交卷之时看过,他更形确定,鲁子善绝对记得明中信的试卷。

    因此,萧知府深信,鲁子善定的这第一绝对就是明中信的,否则他鲁子善怎么都不会选这篇文章为第一。

    众人看过之后,也是一阵议论,最后纷纷点头,认可这考生绝对配得上这第一的名次。

    一众官吏纷纷看向鲁子善,想要上前劝柬却又怕得罪鲁子善。

    而各位名家大儒却跃跃欲试,想要上前。

    但见书法名家王玄机急步上前道,“鲁大人,此考生的文章,确实极佳,比之那两位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所有文章论述尽都无比新颖,文意诽然,定这第一实至名归,还望鲁大人深思!”

    这王玄机虽是书法一道称雄府城,但实则他的学问并不差,所以此次鲁子善邀请了他前来审卷。

    见王玄机开口,府城一干名家大儒纷纷开言。

    “还望鲁大人三思!”

    “还请鲁大人重新评定!”

    这些大儒可不怕得罪鲁子善,相反,在这府城文坛,他还得依靠这些名家大儒来为他的提学司提高声威。

    当然,这些大儒无一丝私心,只是为的不让明珠蒙尘。

    众人眼巴巴望着鲁子善等待他的决断。

    “这?”鲁子善有些犹疑,眼光望向那第一第二的试卷,满脸不舍。

    犹豫半天,鲁子善拿起第一第二的试卷,递给各位大儒,“诸位,非是本官偏心,实在是这两位考生的文章也是写得极好,典故信手拈来,而且文辞更加秀丽,文字功底也是极佳,与这第三实乃是各有所长。”

    众人接过试卷重新审定,纷纷点头,鲁子善说得倒也在理。

    “而且,这第三有些言辞确实有些偏激,大家想必心中清楚,所以我才给他定的第三!”鲁子善见众人点头,暗自松了一口气,却被在旁仔细观察他的萧知府看个正着。

    萧知府将鲁子善的神情看在眼中,心中更是笃定,这第一第二绝对有明中信,否则鲁子善绝对不会不听这府城名家大儒们的意见。

    得加把劲了!

    “鲁大人,你说这第三文辞有些偏激,但却不知,这正是少年人本就该有的锐气,如果如老朽般暮气沉沉,咱这大明岂不是丧失了奋勇向前的锐气!”

    众位大儒听得萧知府此番话语,眼前一亮,不错,年轻人锐气不可失,咱这大明的锐气更不可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