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降服李山-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零四章 降服李山

    明中信周围的读书人皆是怒目看向声音来处。

    明中信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胡文超,可不正是这手下败将吗?

    有认识胡文超的,瞬间确认了,声音正是自他们这历城童生处传出。

    但这胡文超见明中信看到他,却装作一副根本不知道何人说话的神情,躲避着明中信的目光。

    “胡兄,不要躲在背地里说人坏话,要说就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黄举却不会给他面子,直接冲胡文超喊道。

    “是啊,要说什么就出来,躲在背后算什么英雄好汉!”李婷美随后道。

    “他算什么好汉啊!不记得府试之时丢人丢到家的事了!”王琪补刀道。

    “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本不想与你们计较,你们太过份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更何况胡某已经向你们履行了承诺,为何还是抓住不放呢?”胡文超涨红着脸冲出人群道。

    “胡兄,黄兄三人说的话确实有些过份,明某在此向你道歉,但还请你将刚才说话之人交出!我得问清楚,否则府尊大人与县尊大人因明某蒙羞,明某可担当不起!”明中信上前,紧紧盯着胡文超道。

    “这?”胡文超一脸难为,如果自己就此交出此人,岂不是说明自己怕了明中信,但明中信却将萧知府、柳知县搬出,柳知县倒也罢了,但这萧知府今日之后如果知道自己等人如此编排于他,要是动怒的话,自己等人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更何况如今历城童生以自已为首,这笔账可是要记在自己头上的!

    想想,自己听说的萧知府对付人的手段,就不由得不寒而栗。

    “胡兄,不要再行隐瞒了,刚才的话就是李某说的,咋的吧!”一个身影从历城人群中冲出。

    明中信一看,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府试上榜的李山,哦,原来他也是历城人啊!

    这个二愣子,胡文超心中一惊,转而就是生气,你说你有没有脑子,如今明中信将知府与知县推出,你如果没个交待的话,今日虽不能怎样,但你以后可是还要参加科举的,柳知县倒没什么,但那萧知府可是一府父母,此次你要是过了院试还好说,如果不过,今后总有一日要落在萧知府手中的,到时,他如果记起你今日所为,岂不是要给你小鞋穿!

    就算人家不明着给你小鞋穿,只需在录取之时稍一动手,你不只是名次要落后,更甚者可能让你的科举之路自此断绝。

    越想越气,胡文超望着李山,心下一阵无奈。

    “原来是李兄,我们也不为难你,就是请李兄向我们道歉,并向萧府尊与柳县尊道歉,说明你的话乃是无稽之谈,今日之事就此揭过,否则!”明中信并未将话讲完,但谁都明白,如果李山不道歉,那么今日他可就真的要悲剧了!

    “怎么的吧!你敢做还敢不让人说了-----”李山叫嚣着,就要向明中信冲过来。

    胡文超连忙拉住他,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再不能让这个二愣子说了,要说这李山也算是历城有名的天才了,今日怎会如此不经脑子的说话,如果再这样下去,还真有可能将历城所有读书人害死的。

    如果你单纯是针对明中信,只怕萧知府会高兴坏的,但你连带人家萧知府,骂人家徇私舞弊,这可就是坏人家官声的大事了,如果让他知道,记恨于历城,到时历城每年的府试上榜名额可是要缩水很多的,到时,历城读书人尽都知道是你李山今日之话得罪人,从而断绝了人家进身之阶,准会将历城所有读书人得罪死,你,包括你的家族,还能在历城立足吗?

    此时的胡文超可是要后悔死了,让这李山挑衅明中信,真真是一招昏棋啊!

    同时,他心中对明中信也是忌惮,本来只是几人的口角,但这明中信看似不经意地就将府尊县尊拉入了这个事件当中,令得自己等人进退不得,真真是厉害啊!

    他将李山交给身后的历城童生看管,返身来到明中信面前。

    “明兄,李兄这是有些喝多了,有些胡言乱语,还望你见谅,胡某在此代他向你道歉。”

    “喝多了?现在可是在早晨,这李山怎会在早晨就喝多?不是你要为他开脱吧!更何况,酒后吐真言,说不定李山真的如此认为的呢!“黄举在旁吹风道。

    “哪能呢?李兄是咋夜喝多的,到今天早晨都未醒过来。”胡文超看着明中信解释道。

    他明白,如今主事人是明中信,他只需求得明中信谅解即可。

    “就算喝醉了,也不能如此编排萧知府啊,要知道,府尊大人可是我等的座师,岂能被他如此诬蔑?”明中信绵里藏针道。

    “那明兄你要如何才能原谅于他?”胡文超咬咬牙看着明中信道。

    “不多,只需他当众承认他刚才所说尽数是他编造的,并向府尊县尊道歉即可!”

    “这?”胡文超回头看看依旧在挣扎的李山,万般无奈,只好走到李山面前,在他耳边说道,“你要不想被萧知府记恨,就乖乖道歉,否则不只你李家,我们全历城的读书人都要受害。”

    李山猛然停止了挣扎,瞪大眼睛望着胡文超。

    胡文超向旁边抓着李山的读书人一使眼色,放开了李山。

    这次李山却并未再行开口,只是眼中的挣扎暴露无疑。

    良久,李山苦涩地向胡文超说了几个词,“萧知府?李家?历城?”

    胡文超也是眼中含着痛苦,狠狠点了点头。

    李山不再说话,缓缓向明中信走去。

    黄举三人组深怕他再行发疯,快步上前挡在了明中信与李山之间。

    “你们让开吧!他不会将我怎么样的!”明中信开口道。

    黄举三人组犹疑了一下,看看明中信,见明中信向他们点头,只好侧身站于一旁,但却依旧身体紧绷,如果李山再发疯,他们会随时冲上前去制止。

    李山并不说话,来到明中信面前,盯着明中信半晌。

    就在大家都要不耐烦的时候,开口了。

    “对不起,我刚才说的皆属我本人臆测,万无此事!”李山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从他口中蹦出。

    众人无论知情的不知情的,尽皆哗然。

    这李山还真的认错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