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宣传攻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十六章 宣传攻势

    为感谢龙之海魂第一个对《帝国支撑者》打赏,特加更第四十六章,以资感谢。

    每日三更时间不变。

    “对了,少东家,酒楼名字还是用明家酒楼吗?”吴掌柜问道。

    “不,得换一个名字?”

    叫什么好呢?众人陷入了沉思。

    “龙凤酒楼呢?”

    “俗,太俗了!”

    “积香居?”

    “不好!”

    “明景轩?”

    “不好!”

    “福来喜?”

    “不好!”

    “龙腾燕?”

    “不好!”

    “不如叫‘云来酒楼’,客似云来的意思,讨个好彩头!”陆明远说道。

    “不好,不好,这名字体现不出明家独特的风貌!”明中远摇头道。

    “名轩阁?!”明中信道。

    “不错,‘名’与‘明’同音,‘轩’雅致而又上档次,‘阁’透露出与众不同,好名字!”陆明远击节赞叹道。

    明中远也是频频点头。

    于是,明家酒楼正式更名为“名轩阁”!

    今日,l县人民在街上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一辆辆小车走上街头,停在街尾。

    小车上旌旗招展,每个小车上都不相同,上书“明氏小吃车----麻辣烫”,“明氏小吃车----鸡蛋灌饼”“明氏小吃车----手抓饼”“明氏小吃车----煎饼果子”“明氏小吃车----烧烤”等等等等。

    却只见一个个小伙子穿着统一的服装,服装前后都写着大大的三个字“名轩阁”,他们戴着统一白色的圆筒高帽,推着一辆辆小车,整齐划一地走在街道上。

    每辆小车旁跟着一位伙计,手中拿着一摞彩图,嘴里齐声高喊。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明氏酒楼‘名轩阁’明天开业,即将推出新型菜品,今日提前低价请各位乡亲父老品尝一下小菜-----麻辣烫、鸡蛋灌饼、手抓饼、煎饼果子等等。”

    “明氏小吃车酱料采用十余种调料入味,独家配制,甘香扑鼻,回味绵长!”

    “每辆车前十位品尝者免费赠送啦!”

    “赠送名额满后,购买一份只要一文钱,只要一文钱,你没有听错就是一文钱,就是一文钱,一文钱你就能吃到明氏独家研制的麻辣烫,简直太值了。不好吃不要钱,如果你错过了今日,你会后悔终生的,你会后悔终生的!”

    “另外,凡购买小吃总数达到十文钱的客人,我们将免费赠送您明家酒楼----‘名轩阁’新式菜谱一张。凭此菜谱,明日可以在‘名轩阁’享受五折优惠。”

    一日之内,l县大小街道,铺满了“明氏小吃车”。

    和往日一样,推开门,所有人震惊了。

    在目光可以扫到处,皆有一辆小车的背影。

    齐刷刷,整齐划一的衣服、小车造成的视觉冲击真的不可名状。

    而后又传来那魔音式的宣传口号,令所有人感觉都快崩溃了。

    声音比视觉造成的冲击更巨大、更震撼,因为,你不听也得听。

    魔音灌脑的威力无与伦比,抱着试的感觉人们买点尝尝,却发现原来前十位还是免费,热情瞬间膨胀。

    “好吃,好吃!”一个个抱着尝尝的心情购买小吃车产品后,瞬间被美味征服了味觉。

    “再来一份,再来一份!”众人疯抢。

    抢不到的一个个跺脚生气,望着正在品尝美味的乡邻一阵眼馋。

    这时,聪明的乡邻眼睛一转,转身跑向另一个街口,那边还有其他的小吃车啊!小吃不同,味道肯定不同。

    早到一步,早行品尝。

    此时如果从空中下望,能够看到,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布满了人群,而他们的前方是一个旌旗招展的小车------“明氏小吃车”。

    而在那些小吃车相连的路上,人们正纷纷奔跑从一个小吃车直奔另一个小吃车。

    在疯抢中,“明氏小吃车”打响了名号,而“名轩阁”也进入了l县百姓的眼中。

    一日间,l县百姓疯了。

    待品尝过明氏小吃后,人们才注意到手中的菜谱,却见一张彩页上写着“明日,‘名轩阁’开业大酬宾,推出吃新菜品送例汤活动,开业三天,新菜品一律六折。新菜品有:红烧大虾、九转大肠、密汁梨球、清汤柳叶燕菜、四喜丸子、坛子肉、糖醋鲤鱼、一品豆腐、油爆双脆。”

    一道道菜品下面附熟菜图画,看上去一个个鲜嫩欲滴,清脆可口,令人食欲大开。

    这些小吃都这么好吃,那么“名轩阁”的这些菜品岂不是更加好吃?!

    众百姓心思蠢蠢欲动,明日一定要去“名轩阁”品尝品尝。

    另外,还有一拔人马在行动。

    吴掌柜在前面走着,只见他身穿一件紫色长袍,前后并无“名轩阁”字样,而是左胸前挂着一张名牌,上书“阁主”二字。

    后面秦奋跟着,他穿一身素白,背后印有“名轩阁”字样,头顶一个圆筒帽,不过帽子要比小吃车伙计的要高一半左右。

    秦奋亲自推着一辆小车,不过与小吃车不同的是,这个小车,分为四层,每层放着一个铜盆,铜盆上面盖着一个铜盖,严严实实,上面铺着一张丝绸。

    他们来到一个大宅门前,吴掌柜上前敲门。

    吱呀一声,大门开出一条小缝,一人探头问道,“有何贵干?”

    “明家酒楼‘名轩阁’吴掌柜前来给朱员外送一道膳食,请他品尝。”吴掌柜礼貌地道。

    “候着!”那人一缩头进入府中。

    稍顷,一个身着兰衫的老者出来,拱手道,“听说吴掌柜前来,实不敢当,但我家朱员外不在,不好意思。”正是朱府管家朱喜。

    “没关系,明日明家酒楼‘名轩阁’开业,今日为朱员外送上膳食请其品尝。既然朱员外不在,我就将此膳食交与朱管家,请朱员外回来再品尝!”说着,吴掌柜转身小心翼翼地从小车上端下一个铜盆递与朱管家。

    “你且等一下,待我将这膳食交给厨房,再还你铜盆。”

    “不用了,这铜盆也是明家酒楼送与朱员外的礼品!”吴掌柜摆手示意不用再还。

    “是吗?”朱喜也不以为意,一个铜盆而已,朱家也不缺,以后上酒楼吃一餐,补回来即可。

    朱喜伸手接过后,递给身后一个仆役。

    “呀!”的一声。

    仆役差点将铜盆扔掉。

    “怎么了?”朱管家皱眉道。

    “烫!”

    “无妨,只是盆内底部有些炭火,保持菜品温度。”吴掌柜解释道。

    “顺便奉上小酒一壶!”吴掌柜递给朱喜一壶小酒。

    朱管家本来没有当回事,不过是明家酒楼想让老爷捧场,献献殷勤而已,呆会向老爷提一句即可。但看到这酒楼对这膳食如此重视,还有酒有菜,准备齐全。就冲这份用心,呆会还真得让老爷尝尝。

    吴掌柜将一份菜单奉上后,施礼告辞。

    吴掌柜和秦奋一家家,将城中所有乡绅富户皆走了一遍,送上一份膳食。

    “色泽枣红亮丽、味香飘逸、鲜嫩微甜、油润适口。太完美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吃货望着眼前的铜盆,一脸陶醉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