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原来是他-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一十三章 原来是他

    却原来,那唐姓书生离开之后,直奔知味酒楼。

    小二刚回到酒楼没多久,唐姓书生就赶到了。

    小二知道明中信肯定已经付了画资,对他自是热情相待。

    令得唐姓书生根本就没有借口生事。

    唐姓书生再次点菜,这番却又与之前不同,真是有贵的绝不点便宜的,有大的绝不点小的,整了满满一桌菜,就在那慢条斯理地吃着喝着。

    小二也精心伺候,全无之前打骂的姿态,态度真是要多殷勤有多殷勤。

    唐姓书生全无借口,只好喝酒。

    就是如此这般,唐姓书生越吃越多,越喝越多。

    最后,唐姓书生居然引吭高歌,令得前来用餐的客人烦躁不已,纷纷向掌柜的质问。

    掌柜的上来与之理论,说让其小声些,但唐姓书生不管不顾,掌柜的也不好再行打骂,毕竟,之前与明中信可是有了交集,谁知最后两人又谈了什么,交情到了什么地步。

    掌柜的只好向各位前来用餐的客人赔罪,并打折安抚他们。

    谁料想,这唐姓书生越来越过份,最后居然开始大骂,一会骂人,一会骂科举,一会骂自己,令得小二也为之头痛。

    最后甚至,摔起了碗筷盘碟。

    这就不能忍了,小二上前好言相劝,但唐姓书生狂性大发,不管不顾,居然翻桌踹椅,砸了起来。

    见这唐姓书生大发酒疯,小二请来掌柜的,掌柜的相劝依旧无效。

    不得已,将后厨壮汉们召来,想要制服他。

    却未想到这唐姓书生喝酒之后,居然力气大增,再加上手持一些盘碟,挥舞不已,令人无法近身。

    而这些壮汉又受过明中信的恩赏,知道这唐姓书生与明中信有些交情,也就未曾尽全力抓捕于唐姓书生,怕伤着他。

    一时间,居然令得他无人能制。

    掌柜的见此情形,也是束手无策,报官吧,又怕明中信难为。只好派小二前来请明中信过去,劝服于他。

    “哦,原来如此!”明中信心中好笑,这唐姓书生也真是人才,前脚刚刚有了钱,居然就前去酒楼找麻烦,真是一点亏都不愿吃啊!

    但听得那唐姓书生居然喝骂科举,只怕这其中另有隐情,令他对这唐姓书生重燃兴趣,说不得自己要走一趟了!

    “明案首,您可得赶紧前去劝劝他,否则我们酒楼可就真的要毁了!”小二委屈地道。

    “待我换上衣裳咱们就走!”

    小二一听,脸现喜色,出房相候。

    待明中信换过衣裳之后,与小二赶往酒楼。

    “一杯愁绪,几年寒窗,错,错,错。”

    “知已虽在,锦书难托,苦,苦,苦。”

    两行词,将一个悲苦交集的人心说了个通透。

    明中信闻听之后,不由得一阵凄凉,这唐姓书生也是个可怜人啊!

    不错,这高吭引歌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唐姓书生。

    明中信进得酒楼,却见那掌柜的愁眉苦脸,坐在一楼,眼睛盯着楼梯,一阵发愣。

    见得明中信进来,脸上瞬间出现欣喜,如同找到救命的稻草般,跃身而起,那矮胖的身躯仿佛瞬间里面充满了能量。

    扑到明中信面前,“明案首,你可来了!”

    “无妨,无妨,有我!”明中信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掌柜的脸色瞬间松弛下来,仿佛找到了靠山。

    明中信迈步向楼梯走去。

    “老天,你何其不公!如今我唐寅将何去何从?”一个声音如雷霆般冲入明中信的耳中。

    明中信闻听,心中一紧,原来是他!

    唐寅,生于成化六年二月初四,字伯虎。早年随沈周、周臣学画,宗法李唐、刘松年,融会南北画派,笔墨细秀,风格秀逸清俊。

    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明中信在功德轮盘中抽奖可是曾经抽中过秀才唐寅的策论技能。更何况之前还借用了人家名留千古的《桃花庵》。

    本以为今生都不会见到的人,现在居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还是活生生的人,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而依照唐寅的技能水平,现如今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秀才功名,那他为何如今这般凄苦呢?

    看来,还得找到打开他心锁的钥匙才行啊!

    明中信迈步上了楼梯。

    “滚!”却只听一声怒吼,一个盘碟飞向刚刚走上楼梯的明中信。

    明中信稍一伸手,稳稳地接住了盘碟。

    “哟,这是怎么了!火气如此之大!”明中信笑着道。

    “咦!”唐寅听到这不一般的笑声,愣在当地,定睛仔细观瞧,但为何眼前居然是重影,而这上来之人居然是有些面熟!

    这是谁呢?唐寅皱眉细思,但现在因为喝了大酒,脑中打结,居然一时竟想不起来。

    唐寅摇头不已,想要记起来。

    明中信也他细打量唐寅,之前未曾好好看看这位实际上的老师,如今一看。

    却见,他衣裳虽然破旧,但却是玉色襕衫,皂色缘边,两侧有宽摆,面上再无污垢,想必是在酒楼洗的,面如冠玉,剑眉冷目,满脸醉意,眼神中居然有种疯狂之意。

    “唐兄,表现如此狂放不羁,却是为的哪般?如果是店家不对,我自会为你讨还公道!”明中信止住笑意,正色道。

    “你是何人?为----为----为何要管我?”唐寅晃荡着身子,舌头打结,询问明中信。

    明中信却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已经喝得连人都不认识了,怪不得要撒酒疯。

    “唐兄,一个时辰之前我们还进行了交易,你现在喝酒的银钱都是你用画向我换的!”

    “哦,我向你换的?”唐寅一脸不解,依旧搞不清状况,看来,这位还真的喝太多了!

    “是啊!我姓明,你再想想!”

    唐寅侧头作沉思状,但皱着眉头,依旧想不起来。

    无奈,明中信只好从袖中的储物袋中取出唐寅的画作,向他展示。

    “看,这不正是你所画吗?”

    唐寅走上几步,却是东倒西歪,好悬跌倒在地。

    “哦,还真是我所画!”唐寅歪着脑袋仔细看看画作,看向明中信,“你姓明?”

    “不错!”

    “明案首?”

    “正是!”

    “哦,原来是他!”唐寅口中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