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酒楼开业(一)-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十七章 酒楼开业(一)

    为感谢龙之海魂第一个对《帝国支撑者》打赏,特加更第四十六章,以资感谢。

    每日三更时间不变。

    这正是那位朱员外。

    话说朱员外回到家后,心情不太好,大发雷霆。

    朱喜为打开朱员外心结,转移话题,说出,明家酒楼送来一份膳食,还能够保温。

    朱员外作为一个吃货,当然感兴趣,当即让下人端上来。

    一摸铜盆,居然还是热的!

    朱员外兴趣大增,仔细研究一番铜盆,却只见,铜盆底座处有一暗格,可以抽拉,里面放着火红的木炭,心思太细了!

    朱员外对设计铜盆的人一阵佩服,毕竟这主意虽不起眼,却颇费心思。

    再揭开铜盆,却发现,里面正是“红烧大虾”!

    “色泽枣红亮丽、味香飘逸,太完美了!”

    他馋涎欲滴,却又舍不得吃。

    观赏半天后,眼见菜品都快凉了,他才下嘴。

    “鲜嫩微甜、油润适口。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还有没有了?还有没有了?”吃完后,双眼放光地望着朱喜。

    朱喜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膳食竟然如此好吃,能够让朱员外这个吃货发出如此高的评价。

    朱喜遗憾地摇摇头。

    朱员外一阵失落。

    “对了,还有一壶小酒。”

    “什么?还有酒。”朱员外催促道,“快快拿来,菜如此美味,酒想必也不差,聊胜于无,聊胜于无!”

    酒壶打开,朱员外深吸一口气,只闻得醇馥幽郁,香纯如幽兰。

    喝入口中,只觉入口甘美醇和,回味经久不息。

    “真乃美酒也!朱员外赞叹出声。

    不知不觉,一壶小酒见底。

    “还有吗?”朱员外不自禁又问出口。

    朱喜尴尬地摇头。

    朱员外摇头叹息,一脸遗憾。

    “不过,还有一张菜谱!说明日可以凭此菜谱五折购买!”

    “在哪,在哪?”朱员外听后,双眼圆睁,急忙追问。

    见过菜谱上那鲜艳传神的菜品后,朱员外更是心痒难耐,不断抱怨时间过得太慢,“好想现在就吃上“名轩阁”的菜品啊!”

    如朱员外般,正在度日如年的乡绅大户比比皆是!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叫好,那些卖小吃的小摊一个个将明氏小吃车恨得牙痒痒,你说你那么大的家业,和我们这些苦哈哈抢饭吃,太不要脸了!

    另外,明家酒楼对面的知味酒楼老板兰云轩现在手拿明家酒楼的菜谱,桌上放着一个铜盆,铜盆的丝绸、盆盖早已揭开,兰云轩明显已经尝过这份膳食,此时他一脸震惊。

    对面坐着的正是兰家小少爷兰景泽。

    “明氏小吃车怎么会一日之间,遍布全城,你们事前就不知道吗?”兰景泽皱着眉头问道。

    “少爷,知道明家酒楼正在改造,但却不知明家酒楼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明家小吃车还真的没有防备,是我大意了!”兰云轩是兰家的庶出子孙,被派来l县开设酒楼,打击明家!

    一直以来,知味酒楼暗中针对明家酒楼,抢夺菜源、客源,本来进行得非常顺利,而且明家酒楼也只是维持经营,都快倒闭了。听说明家酒楼要改造,也未重视,只是派人盯着,看什么时候开业。谁知道他们竟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来了这么一手,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这些菜品,咱们酒楼能做吗?”兰景泽指着铜盆道。

    “还真不能,这些菜品都从未见过,而且味道异常鲜美,制作手法与众不同,应该是明家不知从何处收罗而来的吧!”兰云轩不确定道。

    “有何应对?”

    “今日这般宣传,大势已成,只怕明日会有更大的动作!我想,明日先看看明家酒楼有何底气居然如此高调,再做应对!”兰云轩回道。

    “不行,不能让明家酒楼顺利开业。明日,我们也要降价大酬宾!与明家酒楼打对台!让他们开业也无多少人!”兰景泽狠狠道。

    “好吧,就这么办,明家的花招还挺多,但如果我们以本伤人的话,他们也开不了几天了!”兰云轩也下定了决心。

    县衙后衙。

    “东主,这就是明家酒楼送到学生府上的膳食。”师爷指着桌上的铜盆向柳知县禀报。

    “膳食?这是何意?”

    “我与那明家酒楼并无交道!”师爷强调道。

    “那不就是明家酒楼为了邀请你去为他们------捧场!”柳知县恍然大悟。

    “而且他在衙门公人中只给我一人送了!”师爷再次强调。

    “你是说?”

    “为了让我向您传话!县试在即,他怕瓜田李下,徒惹嫌疑。”

    “想让我关注他,再看看他的实力,加强一下他在我心目中的份量!”柳知县补充道。

    “东主英明!”师爷躬身祝贺。

    柳知县抚须自得而笑。

    “您再看,这道菜的名字!”师爷将菜谱递给柳知县。

    “四喜丸子!”

    “隐喻!”二人齐声道破。

    “一喜,我喜获《幼学琼林》。”柳知县点透。

    “二喜,文会他顺利过关。”师爷点透。

    “三喜,他在l县扬名。”柳知县点透。

    “当然,也有感谢之意,感谢您在兰亭文会上站在他这一边。”师爷补充。

    “但这不会是第四喜啊!”柳知县皱眉,思索半晌,眉头一挑。

    “县试过关!”二人默契地同声道。

    二人相视而笑。

    “这小子,送个礼物还这么多道道。”师爷道。

    “不,这是在向我显示他的聪明!坚定我对他的信心!”柳知县自得的说。“来,让我们尝尝这道菜。”

    “不错,‘醇厚香浓’,四字形容,恰如其分。”柳知县点头称道。

    “东主,学生如何回复?”

    “点一道九转大肠,即可。”柳知县露出一丝坏笑。

    师爷愣在当场,片刻,也是露出一脸坏笑。

    开业正日。

    “快点,将匾额挂好!”

    “左边点,右边点,好,就这样!”

    “把那些桌子摆好!”

    “往那儿移移!”

    “椅子,椅子呢?”

    明家酒楼“名轩阁”前,吴掌柜正在上下忙碌,统筹布置。

    “老李,让工匠们上楼看看,还有哪儿有问题,再检查一遍。”李管事翻翻白眼,这家伙,还没上任就指挥起我来了!心中一阵埋怨。

    但谁让人家今天他最大呢!唉,听指挥吧!

    “你,你,还有你!”李管事指挥道,“上楼再检查一次,看有没问题。”

    “噼里啪啦”一阵鞭炮之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