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拜见老祖宗-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章 拜见老祖宗

    “你那般宣扬,好似这天下只有自己一人在为大明着想,将其他读书人置于何地?将官场诸位臣工置于何地?”兰伯符越说越气,脸色变得赤红,甚是吓人!

    明中信见他这番表情,只好低头服软,无论这位舅公之前如何对待自己,但如今这番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为的自己,担心的也是自己,自己岂能不识好人心!

    心下居然有些感动。

    感动这老头真心为自己着想,感谢这老头始终还是向着自己。

    “而且,你这誓言是将那些工商贱业也纳入了其中,是吧?”

    “不错!还不只!”明中信只好承认。

    “还不只?你真真是想要捅破天啊!糊涂啊!你难道不知,现如今是读书人的天下,你放着这读书人的身份不要,反而操心工商行业这些贱业,真真是舍本逐末啊!你将贱业执于已手,这是自绝于读书人!今后,即使你进了官场,入了仕途,有些污点,让大家如何靠近你,更甚者,你也许会因操持此贱业,会令得你无法入得仕途。而你无法进入仕途,就产生不了重大影响力,如此的话,你岂能影响别人,领导别人?又谈何支撑这大明?”

    兰伯符越说越激动,将脸憋得通红,最后居然低头大咳。

    兰河连忙上前为其抚背,缓解咳嗽。

    明中信有些不解,这老头,我的事用得着你如此激动吗?

    真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然而,毕竟这老头是自己舅公,更何况此番教训真心是为自己好,自己勉为其难,救一下他吧!

    明中信上前,一反手,将一根针插在兰伯符的胸口。

    兰河大惊失色,“你干什么?”

    明中信举手示意他看兰伯符。

    兰河心急父亲,连忙转头看向兰伯符,令他吃惊的是,父亲居然不咳了!挺直了身体,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

    兰河见之瞬间傻眼。

    难道这明中信是为父亲治咳?这也太神了吧!

    “舅公,你看信儿这般手段如何?”明中信冲兰伯符道。

    兰伯符此时也有些惊异,难道这明中信还懂医术?

    不自觉冲明中信点点头。

    “舅公,这就是我的依仗!”明中信微微一笑。

    “不错,我承认,前番话语有些激进,但那是在迫不得已之下立的誓,当时那般情形之下,我别无退路,否则我连踏足仕途的机会都将失去,又谈何今后呢?”

    “再者,我还真的收藏有一些绝传技法,必定能够培养出一些行业精英,这却绝非夸口!”

    望着自信无比的明中信,兰伯符与兰河再无法说出劝说之语。

    “无论如何,任何事,皆得徐徐图之,切不可操之过急!”稍停半刻,兰伯符语重心长地望着明中信道。

    “信儿谨记舅公教诲!”明中信躬身道。

    兰伯符与兰河相视苦笑,这明中信明显左耳进右耳出,全未放在心上。

    由他吧,毕竟之前有过恩怨,现在再说多也无法消除芥蒂。

    “好了,你去见见老祖宗,老祖宗可是想你得紧!”兰伯符一脸疲惫地道。

    明中信这次却未曾听话,而是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放到案几之上。

    “舅公,信儿也没什么孝敬您的,只有这些自己炼制的丹药,功能强身健体,还望您笑纳!”

    “你炼制的?”兰伯符与兰河对望一眼,这明中信可真是出人意料啊,居然还能炼丹,你确定不能吃死人?

    还大言不惭地说能够强身健体!真是,真是!二人已经无话可以形容这明中信了。

    “好了,这份心意我领了,你去吧!”兰伯符一挥手。

    明中信情知这舅公真未将这丹药放在眼中,算了,由得他们吧,反正日后总会知道的!就是不知最后他们会不会后悔今日未曾重视这些丹药!

    明中信的坏心眼再次窍笑!

    明中信施礼退下,兰河紧随其后出来。

    二人再往后宅而去。

    二人来到一个小院,其中只有一间房,其中居然传出一阵阵木鱼敲击之声。

    难道这是一座佛堂?明中信有些讶异,老祖宗就住在佛堂?

    “老祖宗,信儿来看望您来了!”兰河在门外通禀道。

    吱呀一声,佛堂门开了。

    一个红色身影跑了出来。

    “老祖宗说让信儿进去!”红色身影一本正经地向兰河道。

    明中信抬眼望去,可不正是那朝思暮想的兰馨儿!

    却见此时的她强绷着脸庞,望着自己的父亲,在那装酷。

    明中信为之失笑,这兰馨儿这番做作的模样还真是可爱!

    一瞬间,温柔涌上心头,明中信一脸柔情地望着兰馨儿,再不眨眼睛。

    “信儿,你独自进去吧,老祖宗不希望别人打扰她!”兰河冲明中信道。

    嗯,明中信点头抬脚,就要进佛堂。

    却见兰馨儿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进了佛堂,却将门留了一道缝,显然,是让他进去。

    进得佛堂,却见佛堂中简单异常,正中案几上供奉着一位观音大士,案几之上有个香炉,却见其中檀香阵阵,袅袅升起。

    案几旁有一木鱼,木鱼旁有一老妇人,手持木鱼锤正在那不紧不慢地敲打着木鱼,那似繁实慢的木鱼之声似缓实急,敲在心头,令得明中信心中浮躁的杂念渐渐退去,变得平静异常。

    “现在老祖宗正在做功课,每日这个时辰必做,你稍等片刻!”兰馨儿低声在明中信耳边提醒道。

    明中信侧头看看兰馨儿,却见她脸色微红,眼神中闪现着惊喜与激动,看来,她见到自己也是激动无比。

    明中信冲兰馨儿微微点头,投之以深情的目光。

    二人目光瞬间交织在一起,一时间竟然无法分离。

    良久,明中信反应过来,这是佛堂,岂可在此儿女情长,亵渎菩萨。

    向兰馨儿笑笑,走上前去,在案几之上取几根檀香,点燃,作揖之后,插手于香炉之中,退步向后,跪于薄团之上,恭恭敬敬向佛像磕了几个响头,双手合十跪坐于地,闭目静思。

    “你来了!”一个声音传来。

    木鱼之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