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警告兰家-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一章 警告兰家

    明中信缓缓张开双眼,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老妇人,却见她正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

    明中信连忙起身,“见过老祖宗!”

    “罢了!随我来!”老祖宗转身向佛堂侧门行去。

    明中信望望兰馨儿,兰馨儿报之以微笑,示意尽管去。

    但兰馨儿却立于当地,并未跟随,显然,老祖宗吩咐过,要独自与明中信叙话。

    明中信信步随老祖宗进了后堂。

    原来后堂之中别有洞天。

    却见后堂之中第一眼印入眼帘的就是几张书架,上面布满了书籍,旁边有一张小案几,上面有一盏油灯,案几旁有几张蒲团,显然是供人读书之用。

    “坐!”老祖宗率先坐于蒲团之上。

    明中信到老祖宗对面坐下,直视老祖宗,静候老祖宗问话。

    “面如冠玉,温文尔雅,但却虎目含威,威凌乍露,不错,不错,真真是变了!”老祖宗端祥半晌,开口叹道。

    老祖宗显然对如今的明中信很是满意,边说话还边欣慰地点着头。

    “谢老祖宗夸奖!”

    “你大母可好?”

    “托老祖宗的福,一切安好!”

    “托我的福?”老祖宗神色怪异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却无法接话,本就是一句客套之语,却未想到老祖宗却当真了。

    “也是,托我的福,明家差点被兰家毁了!”老祖宗自嘲一笑。

    明中信听闻此言,心中甚是奇怪,明家被兰家针对,这与老祖宗有何关系?

    难道老祖宗对兰家家主的主张并不满意?

    望着明中信一脸疑惑,老祖宗哑然失笑。

    “想必你不清楚,老身为何如此说吧?”

    明中信微微点头。

    “想当初,你面相虽好,但却性格懦弱,加上童生试屡屡落第,老身对你失望透顶,故而流露出了悔婚之意,未曾想伯符却将之理解为老身授意他悔婚,故而才有了之后的事,悔婚也就罢了,居然还专门利用与雅玲,也就是你那大母的亲情之心,向明家借来巨款,拖着不还,想要借此机会,将明家拖垮,占了明家产业,到时顺理成章,取消与你的婚约。诸般行径真真是令人发指。”老祖宗怅然若失,悔恨不已。

    “而老身虽然之后知道此事,但却未曾及时阻止,竟令得兰家上下皆以明家为仇,实在是不该!老身真是悔不当初啊!”

    明中信听了为之瞠目结舌,来之前,他还真未想到,兰家针对明家居然还有此因果!

    要知道,这老祖宗可是那兰伯符爷爷辈的偏房,想当初,兰家老一辈的先后因怪病去世,只留下这位偏房,而小一辈的也是回怪病去世,只有这孙子辈的兰伯符兄弟姐妹三人存活,孤儿寡妇受到兰家旁系欺凌,想要谋夺兰家直系的家产,是这位老祖宗挺身而出,接管了兰家产业,行了铁血手段,励精图治,慢慢将兰家领回正轨,并查出实乃是有人下毒害死兰家上上下下六七口人,得报大仇。

    故而这位老祖宗虽非兰伯符兄弟姐妹三人亲生长辈,但对他们却有养育救命之恩,所以,对这位老祖宗真可谓是言听计从,即使老祖宗已经将兰家大权移交给了兰伯符,但她的意见也为兰伯符他们所重视。

    兰家老祖宗发话要与明家退婚,他们岂能不听?听老祖宗这话,当时她确实有意,但却未想到兰伯符等人的手段居然如此激烈,与明家的关系居然降到了冰点。

    怪不得吩咐兰馨儿不要进来,估计她也是心怀愧疚,怕面对兰馨儿这后辈无法将这段因果说出口吧!

    “信儿,你要怨就怨老身这个老糊涂吧!一切因果皆是因为老身!也由老身一力承担。切不可将这份仇恨留在心中!”老祖宗深深望着明中信,眼神中充满了内疚之情、期盼之情。

    明中信洒脱一笑,“老祖宗,这不是还未造成严重后果吗?兰明两家不还要结亲吗?如果您再如此,叫信儿情何以堪?莫不是您心中还想悔婚?”

    “信儿,你是真不介意?还是不愿吐露心事?”老祖宗望着明中信,惊疑不己。

    “老祖宗,大母教诲过信儿,遇事绝不可鲁莽,首先得从自身找出问题,再行考虑其他。信儿心中自有一杆秤,谁负了信儿,谁是真心为信儿好。不说大母与您兰家的这层姻亲关系,单说之前信儿表现的那般不堪,谁见了都不会想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嫁过去的!信儿理解老祖宗的心意。”明中信诚挚地望着老祖宗道。

    “至于舅公对明家激进的做法,信儿确实无法释怀,但看在馨儿的面子上,再加上并未对明家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信儿也只当没发生过,但是,如果今后再有这般行径,那么就不要怪信儿不讲情面,信儿会让他感觉到生不如死的。”明中信眼中闪过凌厉的精光。

    老祖宗见到明中信眼中的精光,居然心中猛然跳了一下,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感到明中信此番话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看来,这信儿也是个杀伐绝断之人,今后绝不可招惹!老祖宗心中居然有了如此认知,令她这久经事务的老姜都感到心惊胆寒。

    “好,信儿如此深明大义,老祖宗也就安心了!”老祖宗掩饰着心中的惊惧道。

    明中信自是通过神识感觉到了老祖宗心中的惊惧,但他这番行为却是诚心所为。

    他这般作为,自是有其用意所在。

    要知道,大母虽然不说,但大母的诸般行径表现出了她对兰家的感情,即使兰家对明家做出如此不堪之事,她依旧心情期盼,既然大母有此感情,明中信自是不会违逆于她,对兰家下手,令她伤心,毕竟大母是他在这一世对他最好的唯一亲人。

    今日对老祖宗说的话也是对兰家的一种警告,不然,他还真怕兰家不知死活地对明家出手,他怕最终兰家逼得他下狠手,到时令得大母悲痛。

    要知道,凭他前世的手段,随便拿出几样,就会令兰家上下鸡犬不留,此番恐吓,也是对兰家的一种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