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了结恩怨-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了结恩怨

    兰家老祖宗阅历眼光不凡,对明中信的用意自是心知肚明。

    心中深深庆幸还有姻亲这层关系,否则依照明中信刚才表露的杀气,如果明兰两家开战,会两败俱伤,兰家即便安全保存,只怕也要伤筋动骨了!

    她却不知,明中信有千般手段,能够令得兰家瞬间土崩瓦解,而明家毫发不伤。

    当然,这些明中信是不会告诉她的。

    “也罢,今日我这老不死的就为兰家此前的所做行为做一番补偿吧!”老祖宗叹息道。

    说着,老祖宗起身走到书架之前,从中取下几本书册,返身回到案几之前,

    将书册递给明中信,“信儿,这几本乃是我这佛堂之中的珍藏书籍目录,听说你建立了明家学堂,要培养各行各业的精英,老祖宗也没有什么帮你的,只能将这些书籍送给你,为你那学堂增添一些助力!”

    明中信接过书册,翻开一看。

    却见目录尚书左传周易论语墨子庄子管子黄帝内经资治通鉴山海经木经营造法式天下水陆路程等等。真可谓是包罗了诸般行业。

    “这?”明中信无比震惊地抬头望向老祖宗,这兰家居然有这些藏书,真是不可思议。

    “不错,这些目录之中的书籍兰家皆有,而且就在此屋之中。”老祖宗肯定道。

    明中信一脸惊喜地望向书架,这些可都是宝贵的财富啊!虽然明中信有归元书库,假以时日,自然能够将书库中的书籍抄写出来,但那得耗费大量时间。

    之前,他就有心在市面上收购各类书籍组建明家书库,为明家学堂提供教材,此番老祖宗将这些书籍赠送给自己,可真的是雪中送炭啊!

    当下,明中信也不矫情,起身作一长揖,“谢过老祖宗。”

    “希望这样能够弥补兰家对明家的伤害,从而消弥兰明两家的怨恨!”老祖宗紧紧盯着明中信道。

    “信儿在此保证,今后,只要兰家不主动招惹明家,明家绝对与兰家秋毫无犯!”明中信立誓道。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老祖宗在此有个请求,不知信儿可能应允?”老祖宗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明中信。

    “这?”明中信一听老祖宗此话,就感觉到在给自己下套。

    但人家刚刚给了自己好处,自己岂能如此不知好歹。

    也罢,就算应允了又如何,难道还怕自己办不到吗?

    “老祖宗请讲,信儿保证,在信儿能力范围之内,绝对应允!”

    “小滑头!”老祖宗不由自主地说道。

    明中信讪笑不已,不错,他这话中留了余地,自己能力范围之内,这就弹性大了,如果老祖宗的请求超过了他的底限,他自会说不在能力范围之内,自可不去帮忙。

    “哎,你也不用为难,我只是想为兰家留下一线希望。只是想求你,在兰家面临灭顶之灾之时,帮他们一把,让兰家留下一支血脉,繁衍下去!”

    哦,原来如此,明中信望着头发全白的老祖宗,心中感叹,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大母,这位老祖宗为了兰家操心了一辈子,临了临了,还在为兰家寻找后路,太苦了!

    其实,大母又何偿不是如此!之前,明家也是境遇困顿,大母一人在那支撑,如果不是自己重生而来,只怕现在明家已经分崩离析,不复存在了!

    想想就觉心痛,这两位女性真的是一辈子都为各自的家族殚精竭虑,在这即将走向生命终点之时,居然还在为各自的家族寻求出路,真真是有些伟大啊!

    面对如此无私伟大的老祖宗,自己岂能敷衍塞责!

    “好,信儿应承下了!”明中信此番再无一丝犹豫,真诚地应道。

    “好,好!”老祖宗安慰不已,连连点头。

    “老祖宗,信儿有些调理的丹药,还请你笑纳!”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递给老祖宗。

    “好!”老祖宗二话不说,接了过去。

    “此丹药每半月服用一粒,三月之后,您的身体应该会变得异常强健,今后信儿也好回来聆听您的教诲!”明中信解释道。

    老祖宗点点头,慎重地收起瓷瓶。

    “老祖宗,您就不怀疑信儿是骗您的?”明中信也有些不解,老祖宗居然并无一丝疑惑,坦然接受。

    “信儿,老身这把年纪,看重的并非丹药,而是你这份心,只要你记得老祖宗,关心老祖宗,老身也就满意无比了,这与丹药有无功效关系不大!”老祖宗豁达地笑笑道。

    哦,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不愧为兰家的精神领袖,老祖宗真是活得明白,无论明中信的丹药有无功效,对老祖宗来说真的无所谓,老祖宗只要知道明中信心中有她也就足够了,这就表示,明中信心中有她,也就不会对兰家做出过份之事,自己还有何遗憾!

    她却不知,明中信这丹药还真的有神奇的功效,不过那是她服用之后才会知晓的事!明中信也不会再行提醒!

    “老祖宗,那信儿就此离去了,以后再来拜会于您!”明中信站起身形,向老祖宗作揖道。

    “也罢,你去和馨儿说几句体几话吧!这些时日馨儿可是憋闷坏了,之前被她祖父禁足,还大闹了一场!你去安慰安慰她也好!”

    姜还是老的辣啊!本来明中信心中对兰馨儿还有些埋怨,为何自己来了府城这么些时日,兰馨儿居然无一丝消息,也不来看望于他。

    如今老祖宗看似不经意的几句话,就将之前的因果解释了个明白,也消除了明中信心中的芥蒂,真真是世事洞明啊!

    明中信感激地一笑,冲老祖宗深深作了一躬,“信儿明白了,老祖宗费心了!”

    老祖宗脸带笑意,一看明中信就已经明白了自己话中深意。

    与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心,不像自己那后辈子孙泽儿,一个榆木疙瘩,自己就是百般提醒都没这份机灵劲,反而会理解得差到十万八千里,将自己的意思曲解无限,最后事未办成,反而让自己操心添乱,真是同人不同命,雅玲还真是生了个好孙儿!真是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