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见兰馨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三章 见兰馨儿

    明中信拜别老祖宗,出了佛堂,却见那道红色身影正在佛堂之外背对着他,踱来踱去。

    明中信微微一笑,看来,这兰馨儿还在等候自己。

    “馨儿!”

    兰馨儿闻听此声,身形一颤,却原来,明中信之前一直称呼她为表妹,或馨儿妹妹,可从未如此亲昵地称呼她。

    兰馨儿缓缓转过身形,望向明中信,却见明中信满面微笑地望着自己。

    不知为何,兰馨儿居然感到一阵心酸,眼眶一红,双眼居然流下了眼泪。

    兰馨儿连忙用手擦拭,然而,这眼泪却如断了线的风筝,根本止不住。

    明中信心中一痛,连忙上前,从袖中取出手帕,为其擦拭。

    兰馨儿转过身形,不让明中信为其擦拭。

    “信哥哥,我这样子太丑了!你别看!”

    明中信缓缓扶住她的香肩,将她扳过来。

    “不要看,我太丑了!”兰馨儿瞬间用双手将小小的脸庞捂住,不让明中信看。

    “不,我家馨儿怎样都是最美的,来,信哥哥为你擦去眼泪。”明中信温柔地将兰馨儿的双手一一扳开。

    却见,兰馨儿紧紧地闭着双目,明中信心中为之失笑,馨儿这是掩耳盗铃啊!你闭着双眼,自己就看不到你了吗?

    兰馨儿虽然紧闭双目,但泪水依旧在不断地向下流,明中信心中无比痛心。

    “见到我,难道不高兴?”明中信故意问道。

    “不是,不是,馨儿见到信哥哥高兴极了!”兰馨儿猛地摇摇头,神情紧张,仿佛深怕明中信误会。

    “那你怎会流泪不止?”

    “馨儿是高兴,是高兴,对了,是喜极而泣!”兰馨儿终于找到了理由,还深怕明中信不信,一脸焦急之色,不知不觉,睁开了双眼,望向明中信。

    “好了,苦了你了!”明中信心痛地拿手帕为兰馨儿擦拭眼泪。

    “不苦,不苦,馨儿不苦!”兰馨儿不断摇头,否定明中信的说法。

    “好了,不要再摇头了,否则摇下来的话,信哥哥可没办法给你安上!”

    噗,兰馨儿破啼而笑。

    明中信也一脸笑意地望着兰馨儿。

    兰馨儿见明中信笑她,面目通红,娇羞无比,抽出双手,捶打着明中信的胸膛,“让你笑我,让你笑我!”

    明中信抓住兰馨儿的手道,“好了,再打下去,信哥哥可要被你打死了!”

    兰馨儿抬头望着明中信的双眼,泪眼朦胧,抬起手来摸着明中信的脸颊,“信哥哥,我是在做梦吗?”

    “是,你是在做梦!”明中信神情肃然地道。

    “真的吗?”兰馨儿一脸焦急状,失声惊叫。

    明中信抓住她的手凑到嘴边,轻轻一咬。

    “啊,痛,痛!”兰馨儿娇脸变色,抽走了手臂。

    兰馨儿轻轻吹着手臂,抬头一脸娇嗔地望着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一脸笑意地望着她。

    瞬间,兰馨儿反应过来,原来这不是梦,眼前之人真的信哥哥!

    “信哥哥!信哥哥!”兰馨儿一脸惊喜地反身扑到明中信怀中,紧紧地抱住了他。

    明中信轻柔地拍打着兰馨儿后背,“好了,大姑娘了,走,咱们去花园走走。”

    兰馨儿反应过来,羞涩无比,站直身形,远离明中信,再不敢靠近他。

    明中信缓缓走过去,牵住兰馨儿的小手,拉着她就往外面行去。

    兰馨儿刚要挣脱明中信的手,但明中信却一使力,紧紧抓着兰馨儿的小手,兰馨儿根本无法挣脱。

    看看明中信的背影,兰馨儿也就不再挣扎,低下头幸福地偷笑不已,而后,乖乖地任由明中信拉着她的小手向前行去。

    二人静悄悄地在这甜蜜温馨的气氛之中前行,兰馨儿居然感到一丝丝的幸福,她柔情似水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心中窃喜,真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突然,明中信停下脚步。

    “呀!”一肚心思的兰馨儿撞在了明中信后背之上,惊呼出声。

    兰馨儿摸着被撞痛的鼻子,一脸娇嗔地望着明中信,责怪明中信突然停下。

    明中信一摊手,“是你撞的我啊!”

    “谁让你突然停下来的?!”兰馨儿抱怨道。

    “看,我不知道路啊!”明中信一指前方。

    兰馨儿此时才注意到,却原来,二人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明中信没有记忆,无法确定花园在哪,自然会停下,让她这位兰府本家人带路。

    哦,原来是这样,自己真是错怪信哥哥了!兰馨儿羞红了脸。

    “这边!”兰馨儿扑向一条路,快步向前行去。

    明中信苦笑着摇摇头,跟了上去。

    二人来到花园,却见兰家花园中的布局疏密自然,以池水为中心,楼阁轩榭建在池塘周围,回廊相连,园内的山石、古木、绿竹、花卉,错落有致,构成了一幅闲适、旷远、雅逸的风景。

    二人来到池塘边,寻找到一块塘石,并肩坐于其上。

    明中信望着兰馨儿,却见她娇羞地低着头,不敢望明中信一眼。

    这副娇羞的模样真是令明中信欣喜非常。

    二人久久不言,在明中信故意营造之下,气氛越来越暧昧。

    兰馨儿的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娇羞,话题也就无法展开。

    明中信欣赏半天,看到兰馨儿越来越坐立不安,觉得再这般下去,馨儿可真就要羞得逃跑了。

    “馨儿,这些日子苦了你了!”明中信打破静寂道。

    兰馨儿抬起头来,一脸诧异地望着明中信。

    “老祖宗说了,你早就急得想要去看我了,只是舅公将你禁了足,致使你无法前去看我。所以,你也不要担心我误会于你!”明中信一脸真诚地望着兰馨儿。

    兰馨儿羞红的脸更加红艳,“哪有?”

    “真的没有?”明中信故意问道。

    “讨厌!”兰馨儿抬手打向明中信。

    明中信连忙抓着她的小手,一脸正色道,“再这样,你可就有谋杀亲夫的嫌疑了?”

    “什么嘛?”兰馨儿扭转身形,不敢看明中信。

    “好了,你就不想知道你信哥哥这些日子是如何渡过的?”明中信抛出了重磅炸弹。

    “是啊,是啊!这些日子,你是如何渡过的?”兰馨儿果然感兴趣,转过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