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准备回乡-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七章 准备回乡

    “咱们兄弟说这些话就见外了啊!”武雄怪嗔道。

    明中信笑笑,望着武雄,欲言又止。

    武雄心领神会,“你是想问那弥勒会之事吧?”

    “不错,还请武大哥明言!”明中信见被武雄道破,也就不再矜持,直言道。

    之前是不清楚武雄招他前来的用意,深怕武雄以此要挟于他,所以他还强压想要知道弥勒会消息的**,如今二人已经说了开来,自是不用再担心武雄要挟,自是想要探听一番弥勒会动静,好为今后的布置做一番考量。

    “其实,这些消息是我锦衣卫所在劫匪退兵之后,尾随而去,抓了几个落单的劫匪,严刑烤打之下,探听到了他们的几个落脚之所,提前安排布置之后,居然探听到那尊者对你怨恨极大,居然不顾其他匪首的劝告,计划前去报复明家。”

    “至于何时前去,却还暂时未定,但现在他们也正在积极筹备,估计最迟应该是在五日之内就会前去。”武雄判断道。

    “五日?”明中信紧锁眉头,心中暗暗思量,五日的话,自己得尽快赶回去,否则还真怕来不及。

    “无妨的,我已经让人先行通知你府上了,他们应该有所布置,而且我还通知了陵县柳知县,想必他也应该会护卫明府周全!”武雄安慰道。

    “大哥考虑如此周全,小弟在此谢过了。”明中信面露喜色,一躬到地向武雄致谢。

    “这就见外了啊!咱们兄弟谁跟谁!”武雄故作生气状。

    “哦,是小弟的不是!”明中信站直身形,连连作揖道。

    “这次就饶过你了,再有下次,可别怪我不认你这兄弟!”武雄正色道。

    “好!”明中信只好应是。

    武雄见状,眉开眼笑,不再故作姿态,又询问了明中信一些科举之事。

    然而,明中信虽竭力保持镇静,但却目光闪烁,显得心不在焉,武雄这只老狐狸自是看得出来。

    “兄弟,你还是回去准备一下吧!”武雄开口道。

    “既然如此,小弟得赶紧回客栈收拾行囊,咱们得尽快赶回陵县!就不打扰武大哥了,小弟就此告辞。”明中信一抱拳道。

    “好,明日清晨,咱们动身,回转陵县!”武雄情知他无心在此,也不留客。

    两人各怀心思,相视一笑,就此约定。

    明中信干净利落地转身疾行而去。

    武雄望着明中信疾行的背影,笑着自语道,还以为你小子铁石心肠,不怕明家遭难,如今看来,你也不是胸有成竹吧!想必现在心急如焚了吧!

    “来人,安排一下,明日咱们就去陵县。”武雄叫过小旗吩咐道。

    不提武雄安排各项事宜,单说明中信。

    他一路之上,脑中迅速转动,思量着明家如何应对此次危机。

    虽然明家已被通知,但老夫人现在身体有恙在身,府内外之事,皆由福伯一力操持。

    再加上明家学堂,虽有孙宇管理,但毕竟他刚至府上,并无足够威望,无法胜任这领衔之人。

    族叔明有仁虽在,但他一介书生,只怕魄力不足,也无法胜任这领衔之人。

    到时,遇到事情只怕会意见相左,如此这般,明中信居然发现,自己离开之后,明府居然无法统一号令,这就是隐忧啊!

    此次事件,明家获知后,只怕要乱成一锅粥啊!

    想到此,明中信心中乱成一团,毫无头绪。

    明家能否渡过此次难关,还真得看天意了!

    希望福伯应对得法,切实保障好老夫人及家人的安全吧!

    事到如今,明中信也只好往好的方向猜想了!

    “明兄,回来了!”

    “明兄,何时回转陵县啊?”

    一入客栈,众陵县读书人皆向他打招呼。

    明中信脸色稍稍好转,一一与之应对。

    “明兄,怎么才回来?快快前来,咱们对饮几杯!”唐寅恢复了放荡不羁的性格,远远向明中信打招呼道。

    却只见他与黄举三人组晃晃悠悠从楼上走了下来。

    “唐兄,你们与我来!”明中信阴沉着脸道。

    话说完,只身向客房走去。

    黄举等人对视一眼,发现不对,默然不再作声,悄悄然随在明中信身后,回到客房。

    “各位,只怕我们得尽快赶回陵县了!”明中信到了房中,转身面向他们道。

    “出了什么事?”黄举一脸震惊地问道。

    唐寅、王琪、李婷美看着一脸严肃的明中信,也是一脸疑问。

    “我刚才去了锦衣卫,打听到匪军虽然兵败,但他们计划前去陵县,报复明家。但我只怕匪军不会空手而过,陵县一定会遭受池鱼之殃,尤其是你们几家大户,如果匪军顺手牵扯羊,你们几家大户难逃此劫,所以我们得尽快回去,以作回援!。而且,锦衣卫千户大人也将随我们一同前往救援。”明中信简明扼要地将事情说明。

    听闻此消息,众人震惊无比,傻在当场。

    “黄兄,你前去联系众位同乡,看谁与我们一同回去,明日清晨大家在大堂集合。”明中信吩咐道,“还有,千万记住对此消息严格保密,不要告诉大家!”

    黄举回过神来,情知情况紧急,先去联系同乡,再回来准备,点头应是,出去联系。

    “唐兄,此次回去,太过慌张,不如你在此等候,过此时日,我再派人前来接你,你看如何?”明中信向唐寅道。

    “明兄,你如此看轻唐某吗?”唐寅紧紧盯着明中信道。

    “唐兄说的哪里话来!明某绝无此意!”明中信苦笑一声。

    “那你为何在此时,将我丢下!”唐寅不愤道。

    “这不是我们走的急,而且还得尽快赶回去,一路颠簸,怕慢怠于你嘛!”

    “唐某岂是贪图享受之人,难道这点苦都吃不了吗?”

    明中信苦笑不语,他知道,唐寅已经看出了自己的用意。

    本来,他万分希望唐寅前去明家学堂教授学员,但值此兵凶战危时刻,只怕自己等人都会凶多吉少,而人家唐寅本来是要平安回归家乡的,自己如果将其领到那般危险境地,心中过意不去,这才想了这折中办法,让唐寅在此等候,自己先行回去解决此次危机,危机解除之后,再行派人前来请唐寅,如此的话,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却未想到,如唐寅这般聪颖之人,岂能想不到此点!

    这不,人家就挑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