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启程返乡-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八章 启程返乡

    “也罢,我就明说了吧!此去兵凶战危,我怕唐寅受此牵连,还望唐兄体谅,留在此处,静候消息!”明中信苦笑一声,和盘托出。

    “还真别说,唐某长这么大,居然未曾见识过兵凶战危之局,这次就同你们前去见识一番,也不枉此生!”唐寅笑笑道。

    “这?”明中信为难地看着他。

    “好了,唐某这就去打点行囊!”未等明中信开口,唐寅直接反身出房门而去。

    “唐兄!”明中信叫道。

    然而,唐寅却假装未曾听到,反而跑得越快。

    这!唉!明中信望着他的背影轻叹一声。

    “明兄,匪军真的要攻打陵县吗?”王琪有些慌张地问道。

    “王兄休要慌张,匪军只是一小股要前去陵县,应该不妨事的,千户大人前去只是预防万一而已!”明中信安慰道。

    “真的!你可别骗我们!”王琪一脸疑惑地问道。

    “真的,你看明某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明中信故作不悦道。

    “明兄不要见怪,王某只是有些担心而已,绝非怀疑明兄!”王琪讪讪一笑道。

    “你们也去打点行囊吧!”明中信笑笑不再说什么。

    王琪、李婷美放下心绪,心事重重地回房收拾行囊。

    明中信见他们回房,也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其实,他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只需将行囊尽数收进储物袋中,外面仅留下一个小包裹,以应付别人即可。

    随后,他坐于桌前喝着茶水,想着心事。

    “明兄,已经通知完毕!”黄举推门而入。

    “嗯,黄兄也回去收拾吧!”明中信点头应道。

    黄举并未听话,反而坐了下来。

    “明兄,说老实话,为何千户大人要一同前去,难道此次匪军要大举进攻陵县吗?”

    明中信意外地望着黄举,本以为自己有所保留,黄举等人只要一听匪军将要降临陵县,就会失了方寸,绝不会想到其中的漏洞。

    未料想这黄举居然粗中有细,还能听出其中破绽,真是难得啊!

    “不瞒黄兄,实则千户大人此次前去陵县,只是督战,并非是匪军势大,否则只怕府城已经准备出兵了!”

    “既然督战,为何千户大人不在第一时间前去陵县,反而要与咱们一同前去,这不是贻误战机吗?”黄举依旧有些不解。

    “要知道,咱们这些读书人走路的话,绝对快不到哪里,与咱们一起,绝对会拖慢行程。千户大人难道想不到这一点吗?”

    明中信有些惊讶,黄举居然能够想到如此深远。真是不能小看任何人啊!

    明中信无奈,只好透露一些信息给他了。

    “黄兄,实则此次乃是弥勒会作乱,前去陵县报复的匪军中,有一位弥勒会高层,千户大人此次前去,是要将其缉拿归案。”

    “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黄举点点头。

    “不对,那也不需要与咱们同行吧?”黄举想想,依旧有些疑惑。

    “这,我就不知道了!”明中信总不能说与自己有关吧,只好苦笑道。

    黄举望着明中信的苦笑,若有所思,忽然,一个念头闪现,难道与明中信有关?

    黄举也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堂堂千户大人的行程居然与明中信有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太扯了!他连忙甩甩头,将这个念头赶出脑海。

    他却不知,这忽然闪现的念头还真的是接近事实,只不过这个事实令大多数人无法置信而已。

    “好了,黄兄,快去准备吧!”明中信催促道。

    黄举点点头,这次再未提问,站起身形回房而去。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明中信等人早早醒来,在客栈大堂用过早餐等候锦衣卫的到来。

    “明案,大家准备好了吗?”却见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明中信抬头望去,却见一个人大踏步进了客栈,不是武雄还是何人!

    他连忙站起身形迎上前去。

    “见过千户大人!”

    武雄一把扶住他,向他眨眨眼,“好了,明案不用多礼,如果准备好了,咱们这就启程!”

    明中信点头应是,回身向陵县众位读书人道,“各位同窗可已就绪?”

    众人哄然应是。

    “好,本官此次前去陵县有所公干,所以行程会有些紧,所以有些丑话说在头里,还望各位体谅一二!”武雄冲大家道。

    一时间,现场竟鸦雀无声。

    实则是这锦衣卫的千户身份威慑力太强,虽则弘治一朝锦衣卫的名声不错,但却不妨碍民间传言的锦衣卫的凶残,故而大家都有些心惊胆寒,岂敢说话反对。

    如果不是昨夜黄举向大家说明匪军虽退,但这一路却也不会太平,此次回去,幸亏有明中信从中斡旋,才得锦衣卫护持,故此,大家心中虽不舒服,但却为了自身安全,勉为其难上了这艘贼船。

    “千户大人,但讲无妨。”明中信看看大家,只好言道。

    “好,这一路之上,我们得尽快赶到陵县,故此免不了舟车劳顿,这绝对不同于你们平时的游山玩水不,希望大家到时不要喊苦,遵守规矩。”

    武雄顿一顿,继续言道,“如果有觉得坚持不下去或无信心坚持下去的,现在就可以回房休息,到时自已回陵县,否则,到时拖我们后腿,我们会按规矩办事,到时受了刑罚,希望大家不要埋怨!请大家考虑好!是否随我们一同回陵县?”

    武雄话音一停,人群有些骚动,毕竟大家皆为读书人,没有受过太大的苦,武雄说的话自是难以入耳。

    明中信见此,不想耽误时间,举手道,“正如千户大人所说,大家如果觉得无法承受,还请及时退出,到时,如果怨了规矩,我也无法为你们求情,请考虑清楚的退出!”

    大家见明中信也开口,一时间,面面相觑。

    终于,还是有几人退出了人群。

    “好,既然大家已经考虑清楚,就一起上路!”明中信看看众人,一挥手道。

    他率先与武雄出了客栈,却见锦衣卫大队人马正在外面等候,却见他们军容整齐,肃然而立,无一丝喧哗。与那德州卫相比,也毫不逊色!

    明中信暗暗点头,看来这武雄治军也是一把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