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临行安排-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三十章 临行安排

    武雄连忙拉住唐寅。

    “唐兄,你且先行回车中,待我与这位谈谈!”明中信冲唐寅道。

    唐寅不愤地望了望李兆先,冷哼一声回转车中。

    明中信苦笑一声,就待话。

    “李先生,其实,你错怪明案了!”武雄抢先开口道。

    “怎么?”李兆先本不是这般急性之人,但他在天津已经待得太久,刘老的病却无起色,而且还向恶化的方向展,此番是抱着救命的使命而来,自是焦急无比。

    但他见明中信为难,而武雄这位锦衣卫千户居然为其话,顿时反应过来。

    明中信如此着急地赶回陵县,而护送的居然并不是那马良马指挥,而是这锦衣卫,还有一位千户随行,难道明家出什么事了?

    不由得,心中后悔无比,看来是自己未清楚情况就乱脾气,希望明中信不要介怀吧!

    “实则是,我们已经接到消息,那弥勒会已经密谋要前往陵县报复明家,此番我们回去,是为的救援明家,明家身处危难之时,明案自是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回去,而你又让他前去救人,所以他有些左右为难!”武雄几句话将因果解释了个一清二楚。

    李兆先更是羞愧,自己只在乎了自己,而忽略了明中信也有自己的为难之处,真是太不该了,怪不得父亲一直强调让自己修身养性,提升修养,还真的是如此啊!

    一瞬间,李兆先居然念头通达。

    “不好意思了,明哥儿,是我太过急躁了!”李兆先躬身道歉道。

    “无妨,你的心情我理解!”明中信叹了一声道,“不过,我真的是对明家现在的处境心中不安啊!”

    “明案,我有一个建议,不知你是否愿意?”武雄迟疑道。

    “千户大人请!”明中信眼前一亮,自己是关心则乱,武雄可是旁观者,也许他真的有两全其美的主意呢?

    “其实,我已经派了锦衣卫的人在缉拿案犯的同时,保护好明家,并且通知了陵县柳知县,有这双保险,已经可以确保明家无甚大碍,再加上这个消息明家已经知道,自会有所防范。而且,我现在还去支援,明家应该会万无一失。而容我在此一句不好听的话,即便你回去,实则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倒不如,你与李先生一同前去,救人,我则依旧赶往陵县支援,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武雄冷静地分析建议道。

    “嗯!”明中信不由自主地点头道,是啊,自己是关心则乱,现在的情势正如武雄所言,自己回明家的作用已经可以忽略不记,倒不如前去拯救一下刘老,那可是必须自己前去的呀!

    李兆先希冀地望着明中信,希望他考虑一下武雄的建议,虽然这个想法有些自私。

    “这个建议倒也不错,就如此办理吧!”明中信沉吟半晌,下定决心道。

    一时间,李兆先为之雀跃,但随即想到,人家明中信可是忍痛将家人放在一边,前去医治刘老,又不由得有些尴尬地望着明中信,讪笑不已。

    “不知这位大人是?”李兆先还是有些急智的,直接向武雄请教道。

    武雄一阵窃喜,自己这般建议,虽是中肯之言,但心中也不无私心,希望借此让李兆先领了这份情,今后不也好在李阁老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吗?

    “不敢,我乃济南府千户所千户武雄是也!”

    “原来是武千户!李某有礼了!”李兆先施了一礼。

    三人皆是明白,这礼是为的感谢武雄的建议。

    三人心思各异,李兆先自是欣喜无比,明中信虽决定前去救刘老,但却心中有点的纠结,而那武雄则是心中欣喜,终于与李阁老建立了一丝关系。

    此番建议,李家肯定会领情的,包括那位不知何方神圣的刘老也是要领这份情的,如此一想,这个人情可是做大了。

    武雄越想越欣喜。但见到明中信那勉强的神情,心中有些过意不去,下定决心,此番前去,一定要竭尽全力护卫明家周全,报答明中信此番情义!

    既然决定了,明中信也就不再拖延,回身叫过黄举三人组及唐寅。

    “黄兄,我只怕不能回陵县了。”

    “为何呢?”黄举大惊,追问道。

    他虽也看到了李兆先一行,但刚开始却以为是找的那千户大人,却未曾想是找的明中信,而明中信现在如此,只怕与那李兆先此来有关,故而问话之余,眼角不自觉地看向李兆先。

    “你也看到了,李兄前来,是有十万火急之事,他有长辈命在旦夕,此番前来是来求救的,我不得不去。如此的话,就回不了陵县,只好麻烦黄兄带着唐兄先回陵县安置,到明府对我大母,我此番前去天津救治一位长辈,少则十几日,多则一个月,必定返回,让她不必担心。”

    “黄兄,这些银票,拜托你回去转交给我家大母,就这是兰家的欠款,此番兰家老祖宗话,兰家奉还的!另告知我家大母,我不在期间,明家内部大事务,还请大母操心了!”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摞银票,递给黄举。

    “这!”黄举有些为难地看着这些银票,按他的经验,这些银票看上去数额绝对不,明中信的信任虽然很令他感动,但他却不敢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

    “拿着,你的,咱们兄弟谁还信不过谁!“明中信抓住他的手将银票塞在他的手中。

    “这!你就不怕我独吞吗?”黄举为难道。

    “你敢,这可还有我二人作证呢!”王琪在旁接话道。

    “不错!”李婷美在旁猛点头。

    “看来,我的心思无法实现了!”黄举哀嚎不已。

    “拜托了!黄兄!”明中信向黄举施了一礼。

    黄举看看银票,郑重地向明中信点头应承。

    “另外,告诉我家大母,唐兄是我请的客人,让福伯先行安置住下。再去找我族叔明有仁,族兄明中远,明家的外部大事务,由族叔明有仁一言而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