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刘老脱险-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刘老脱险

    “老刘头,你还活着啊?”李东阳声音颤抖着,问道。

    “我怎么会先死呢!总得先耗死你吧!”刘老虚弱地道。

    “好,好,我等着!”李东阳挂满泪珠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又哭又笑,狗撒尿!”刘老虚弱地笑笑。

    “你呀,就改不了这臭贫的毛病!”李东阳擦拭着眼泪道。

    “这辈子只怕是改不了喽!”刘老自嘲道。

    “改不了好,改不了好,否则我去找谁去臭贫去!”李东阳笑道。

    刘老笑笑不再接茬,眼珠乱转,看向四周。

    “咦,明友来了?”刘老惊讶非常。

    “见过刘老!”明中信刚才被李东阳挤在一旁,现在见刘老相问,上前施礼道。

    “怪不得我醒了呢!原来是明友为我治的病!还得靠你啊!”刘老叹息道。

    着,就要挣扎着坐起来,李东阳连忙上前压住他。

    “就躺着吧!你刚醒来,还很虚弱!”

    旁边的太医们尴尬无比,刘大人这话得,仿佛他们是酒囊饭袋一般。

    “起开,我得感谢明友啊!”刘老冲李东阳一瞪眼。

    “刘老不用客气。”明中信在旁连忙道。

    “不行,这次一定得谢,不然,怕是没机会了!”刘老怅然道。

    李东阳深有同感,这把年纪了,朝不保夕,今日不知明日事,真真是有些惆怅啊!

    “但这些银针?”李东阳虽有心成全刘老,但有些为难地看看明中信。

    “心一些,倒也无妨!”明中信心有戚戚,对刘老的情感感同身受,冲李东阳点点头。

    想当初自己转身此世,前世也有些遗撼未曾达成,至今想起都无比懊悔。

    “好,好!你得病,你最大!”李东阳苦笑一声,心翼翼地将他慢慢扶起。

    刘老坐在塌上,微微闭目,艰难地冲明中信一点头,“明友,你又救了我一命啊!”

    刘大为何又呢?太医们震惊无比,难道这明大夫还曾救过他,但这明大夫年纪并不大啊!

    “刘老不用客气!你的病并未痊愈,这条命可还有半条命在阎王手里呢!”明中信皱眉道。

    闻听此话,众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原来这明中信并未将刘老治好。

    李东阳面色瞬间黑如锅底,但却满眼希冀地望着明中信。

    而一干太医却面含喜色,原来这明中信也就技止此耳,还以为他有多高明呢!

    “无妨,大不了去见见阎王老儿嘛!”倒是刘老豁达地一笑。

    既然刘大人如此,那么即使是自己治不好刘大人也是无妨。李阁老也不出什么来,但却可以借此机会在刘大人面前表现一番。太医们抱着这个心思迅上前。

    “刘大人,你感觉如何?待我等再为你诊治一番!”

    刘老戏谑地看看他们,待要什么。

    “哇!”一声,刘老一扬脖,一股黑水喷出,上前答话的太医瞬间被喷了个满头满脸。

    “呕!”太医一阵恶心,弯腰呕吐不止。

    一股酸气在房中弥漫,众人一阵恶心。

    却见明中信迅上前,挥手之间,将刘老前胸的银针尽数取下。

    一挥手,银针又插满了刘老身后。

    “哇!”刘老继续呕吐。

    李东阳被刺激地出是“哇”一声,呕吐起来。

    一瞬间,房内举行了呕吐大赛。

    太医们虽恶心无比,但作为医者,还是能忍受的。

    至于明中信,早已将五识关闭,自是闻不到这些臭味。

    此时的明中信却是一脸笑意,神情之间无比轻松。

    却见他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塞入李东阳口中。

    李东阳瞬间止吐,心有余悸地望望房中场景。

    “老刘头为何会如此?这样呕吐没事吗?”李东阳看看刘老,却见他正爬在床塌边上呕吐不止,不由得担忧地看看明中信。

    “之前刘老还有半条命在阎王那儿,现在的话,阎王已经无法掌握刘老了!”明中信面带笑意地回道。

    “这是为何?”李东阳更加糊涂,明中信的话为何如此颠三倒四。

    明中信知晓李东阳无法理解,待要解释。

    “明大夫,你这是要害死刘大人啊!你得给我们个解释!”几位太医满面愤愤然冲明中信道。

    一时间,房中众人的目光皆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不再答话,而是不紧不慢地来到塌前挥手将银针尽数取下。

    瞬间,刘老止住了呕吐。

    刘老缓缓抬起头,众人却见他红光满面,哪有什么危险!

    太医们更是满是惊讶,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要知道,就算是个正常人如此呕吐,身体也会受不了的,更何况,这些时日刘大人一直在昏迷,根本就无法进食,只是向他喂些稀粥,吊着命,身体应该虚弱无比,呕吐之后岂会变得如此精神焕?

    无法理解,真是无法理解!

    李东阳扑上前去,扶住刘老,问道,“老刘头,你感觉如何?”

    这话,也正是太医们想问的,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居然齐聚到了刘老身上。

    却见刘老闭上双目仔细体验身体的感受。

    忽然,他睁开双眼,满脸惊喜道,“老李头,我感觉现在能打倒一头牛!”

    如此话语,李东阳长出一口气,好啊,老刘头终于活了!

    此时再想明中信刚才的话语,他瞬间理解,这真的是从阎王手里将老刘头拉回来了啊!

    太医们则是张大嘴巴,望着这一幕,满心的无法置信,他们无法理解,为何明中信前后两次施针,只是令得刘大人清醒、呕吐、呕吐再呕吐,如此这般,怎会就此将刘大人这病治好了呢?

    “哈哈哈,我就嘛,哪有明友不能治的病。”刘老体查一番后,冲着明中信大笑道。

    “刘老,咱们还是换个房间吧,否则你这病体还得犯病啊!”明中信微微一笑。

    “对,对!换房间!”李东阳瞬间反应过来,虽然他已经被明中信喂食了丹药,无法闻到这股酸臭味,但却也不愿看着这满屋狼藉,真是糟心啊!

    至于太医们,他们则是巴不得赶紧离开此屋,虽然他们是大夫,但却也还是有味觉的,都快被熏晕了!

    一番吩咐之下,迅换到了一个干净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