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训斥二老-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三十七章 训斥二老

    “就算庆祝也没你的事,还是乖乖喝你的粥吧!”李东阳一瞪眼。

    刘老瞬间脸色垮了下来,心中哀叹,是啊,就算庆祝,自己也无法解解馋瘾!病人没人权啊!

    然而他还是嘴硬道,“就算没我的份,但也可以沾沾明友的喜气嘛!”

    哼,李东阳冷哼一声,不再刺激于他。

    “好,老刘头虽然平时不靠谱,但这次这个建议不错,徵伯,你去准备,咱们一则为明友接风,二则庆祝明友中了三元,三则庆祝这老刘头清醒过来。”

    “什么叫清醒过来?我是快痊愈了好不!”刘老不愤道。

    “明友还未话,你有什么权利话!”李东阳冲他一瞪眼,“你痊愈与否得明友了算!”

    “我?”刘老看看李东阳,再看看明中信。

    明中信故作未看到未听到,转头看天。

    刘老为之气急,“都欺负我!当我这病人好欺负是吧!”

    然而,李东阳与明中信皆不再理会于他,任由他在那自己抱怨。

    这个气氛令得刘老无比憋气,一气之下,躲倒在床,拉过被子,面朝墙壁,盖被睡觉。

    李兆先强忍笑意,低头应是而去。

    李东阳与明中信看刘老这般模样,二人相视而笑。

    “对了,明友,老刘头此病到底何时能够治好?”李东阳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各种手段用上的话,多则半月,少则十天,必能痊愈!”明中信斟酌一下道。

    “真的?”李东阳惊叫道。

    旁边的太医们也是惊讶地望向明中信。

    “怎么?时间太多了?”明中信吓了一跳。

    “不过,如果我再加把力的话,也许大概可能只需要七天左右吧!这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快的了!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只能这么快了!”明中信愁眉不展犹豫不已,苦笑道。

    “什么?还能加快!”

    这次,不只李东阳,就连太医们也是惊叫不已。

    明中信吓了一大跳,这都什么人啊!不就是自己不能够让刘老快痊愈嘛,何至于如此。

    明中信不悦地撇了太医们一眼,人家李阁老是担心老友,基情四射,你们担心个什么劲啊!

    李东阳一看,就知道明中信误会了。

    “明友,其实,大家只是惊讶你所用时间太少而已,并非嫌痊愈的时间太多!”

    李东阳心翼翼地向明中信解释,深怕将明中信气到。

    “什么?”明中信叫道。

    李东阳也吓了一跳,这明中信什么毛病?一惊一乍地。

    却不知,明中信此时心中无比苦涩,心下更是苦笑连连。

    他确实是怕李东阳嫌弃刘老痊愈的时间太久,想当初,他在前世之时,一粒丹药下去,瞬间可生死人而肉白骨,只不过是到了这一世,因种种限制,自己无法修炼功法,也无法炼制更高层次的丹药,所以治疗手段才如此落后,效果也才如此缓慢,

    本以为李东阳等人嫌时间太久,未曾想,他们是惊讶于时间太短,真真是闹了个乌龙!

    看来,自己是太想当然了,以前世的逆天手段来衡量这一世的治疗效果,自是闹出乌龙,确实有些偏颇了!

    明中信看着激动的李东阳,也无法开口解释,只好讪讪地一笑。

    此时,就连刘老都坐了起来,看着明中信。

    “明友,你可不要骗我们!真的能有如此之快?”刘老询问道。

    幸亏刘老询问,否则自己岂不是要尴尬而死。明中信心中庆幸刘老适时话解围,连忙走到床塌之前。

    “不错,七到十天,我一定让刘老沉疴尽去,恢复当初!”明中信肯定道。

    刘老欣喜地点点头,感叹道,“是啊,老夫早就躺腻了,虽然之前处于昏迷状态,但心中真想早死早了,不受这般活罪。此番醒来,幸亏有你啊!”

    着,刘老满眼感激地望着明中信。

    “不过,您得答应我一件事?”明中信肃然道。

    “好,只要你让我早日脱离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不一件,哪怕是十件百件我都答应。”刘老连忙应承道。

    “好,中信不需要您答应十件百件,只需要您在我治疗之时好好配合我,日常起居尽听我安排就好。”

    “好,我答应!”刘老连忙应是。

    “而且,不得再与李老闹别扭!”明中信紧紧盯着刘老的眼睛道。

    “这!”刘老满面为难,看着旁边幸灾乐祸的李东阳,心中别扭。

    “答不答应吧!”明中信追问道。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与老李头计较了!”刘老勉为其难地答应道。

    “什么嘛!还不与我计较,是我不与你计较才是真的!”李东阳还击道。

    “你!”刘老就待与李东阳理论。

    “嗯?”明中信轻哼出声。

    刘老看看明中信,瞬间萎了,刚刚答应人家,岂能转眼就反悔。

    恶狠狠瞪了李东阳一眼,扭头不再理会于他。

    李东阳也不为已甚,占了便宜见好就收,微微一笑,冲明中信点点头。

    “李老,在我治病期间,您也不得再招惹刘老!”明中信转过来,看着李东阳,正色道。

    “我!”李东阳惊讶地看着明中信。

    “不错,就是您!”明中信肯定道。

    “闹别扭不只是一个人的事,您也有责任,如果您不招惹刘老的话,他也不会与您闹别扭,所以,还请您管好自己的言行!”

    太医们瞬间斯马达了,这明大夫是什么人啊,居然先是那般对待刘老,现在又这般训斥李阁老,真真是活腻了啊!

    然而,更令他们惊讶的是,李东阳居然看着明中信,乖乖低头应是。

    想不通,真是想不通啊!

    太医们的世界观瞬间被摧毁了!

    以前,只有李阁老与刘大人训斥自己等人的份,如今人家这明大夫年纪,居然如此牛逼,训得他们一愣一愣的!难道自己等人之前那般阿谀奉承都是错的?这些达官显贵都是贱骨头,越是对他们态度不好,越是喜欢?

    太医们诡异地望着李东阳。

    难道咱们也能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