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二老愧疚-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三十八章 二老愧疚

    “看什么看!鬼鬼祟祟的!”李东阳转头看到太医们诡异的眼神,瞬间战斗值爆表,向他们训斥道。

    “是,是!”

    太医们吃了一惊,瞬间将那般念头抛得远远的,又变得唯唯诺诺。

    李东阳见太医们如此听话,更是心烦。

    “出去,出去!”李东阳挥挥手,将这些扰人的苍蝇赶了出去。

    “受了气就往我们身上撒,对上人家明大夫那般模样,对上我们就如此,真是个双面人!”太医们一边往房外退,一边心中腹诽道,李东阳借题挥的居心被太医们看得透透的。

    李东阳转头看到明中信正在一脸戏谑地看他,瞬间老脸不由一红,显然,自己的居心被明中信看了出来。

    再看向一旁,却见刘老也正在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自己,明显,这是在讥笑自己,一瞬间,李东阳火往上窜。

    “你!”

    李东阳不由得就待火。

    嗯!明中信轻哼一声。

    瞬间,李东阳想到了刚与明中信的约定,强压下怒火,扭头不再理会刘老。

    “明友,将我们离去之后的事讲一讲吧!”刘老的声音传来。

    “好!”明中信答应道。

    李东阳不由得想要转头去听,然而想及刚才自己的作为,现在转过去,岂不是向那老刘头低头!当着明友的面,自己的面子往哪放!

    李东阳重重哼了一声,强撑着,依旧未曾转过头去,但却竖起耳朵,听着明中信的述。

    然而,随着明中信慢慢讲述,李东阳二人不知不觉代入其中。

    当明中信讲述到即将到达府城,却查觉情况不对,府城可能被围,自己与马良等人决定破敌解围之时,情势万分危急。

    “你们真的去解围了?”刘老惊声问道。

    明中信却久久未曾言语。

    “后来呢?”终于李东阳忍不住了,转头追问道。

    此时沉浸在情境当中的刘老也不再与李东阳斤斤计较,而是同样一脸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不错,当时我们真的解围去了。”明中信看看转过来的李东阳,微微一笑。

    上当了,李东阳一瞬间就明白,明中信那般沉吟不语,正是在等他回头。

    李东阳不由得看着明中信好气又好笑,这家伙还算计上自己了!

    到此地步,李东阳也不好什么,只好催促明中信将分别后的际遇一一道来。

    待得明中信将大破匪军的际遇出来,二人松了口气,却也对明中信的大胆有了了解,这子居然敢上战场,真真是胆大啊!

    战场情势瞬息万变,谁知道可能遇上什么危险!

    之前,二老还为他担心,听他大破匪军,心中安慰幸好没出什么乱子!

    担心过后,心中不由得怒气上涌。

    亏得自己二人还千叮万嘱要他谨慎行事,行事前要深思熟虑,他却将之抛诸脑后!一到战场,这家伙却就此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想到这,二人就恨得牙痒痒。

    明中信自是感觉到了二老的怒气,但他刻意将情节得更加的跌宕起伏,令得二老心下七上八下,沉浸于情形之间,慢慢地怒气逐渐消散,转而为明中信的际遇担心。

    明中信心中窃喜不已,看来又过了这一关!

    待到居然有匪军密谋要前去明家报复,二老对视一眼,李东阳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深深的担忧及愧疚,要不是自己让李兆先前去接明中信,只怕人家现在已经回转陵县,与明家并肩作战了。

    如果明家出了什么事,自己岂不是百死莫赎!

    李东阳愧疚地看看明中信。

    明中信自是觉察到李东阳的愧疚,微微一笑。

    “李老,不用担心,有锦衣卫前去,再加上柳知县的关照,明家应该没什么大事,而且我明家也不是什么软柿子,随便别人欺侮!”

    明中信故作轻松的神情,令得李东阳更是愧疚。

    人家丢下身处险境的明家,而赶到天津,这份情可是欠大了啊!

    刘老却未曾话,只是深深望了明中信一眼,低头沉吟。

    李东阳拍拍明中信的肩膀,叹息一声,一切尽在不言中,现在什么都晚了,谁让事情赶在一块呢!记在心中即可!

    “明友,你不如现在赶回陵县,反正我现在已经醒了,待你将陵县事宜处理完毕,再度来此!”刘老抬头,言道。

    明中信但笑不语,只是看着刘老。

    哦,刘老满面尴尬,他心中清楚,这个主意真心不靠谱,即使现在明中信赶回去,该生的事情,已经生,明中信此时回去一无益处,反而会耽误他的病情。

    而且人家明中信既然已经来了,岂会不治好他就回去,这是陷人家明中信于不仁不义不孝啊!

    唉,愧疚缠身,迷了心智,自己真心是失了方寸!

    李东阳白了他一眼,朝明中信言道。

    “明友,既然你已经中了秀才,离乡试之期还远,不知你今后有何打算?”

    “先行治好刘老,再行回乡,将明家学堂进行完善,然后准备出外游学,为乡试做准备。”明中信只好将自己的打算出。

    李东阳眼前一亮,游学,斟酌着字眼冲明中信道,“不如你那游学第一站就定在京城如何?”

    “不瞒二老,中信正有此意!”明中信点头道。

    “太好了!”二老眼光大亮,如果明中信前往京城游学,自己等人自能为其介绍名家大儒,同学秀才,助其学问大涨。

    “有什么好?”明中信有些不明白。

    “这啊!你如果前去京城,可以与我们再聚,岂不是好?”刘老满脸堆笑道。

    “是吗?”明中信怀疑地望着刘老,心道,这二位一脸诡笑,绝对有问题。

    “不错,你如果来京城,可以住在我们二人府上,我们府上虽人多,但却尽皆惧怕我们,无法与我们谈心,故而心中有些寂寞,像你这般与我等平等对话的友,真心不多了啊!”着着,李东阳居然有些感慨道。

    确实,以二位这般年纪,这般身份,不论家人还是外人,尽皆当他们是上官是长辈,平时见一面,尽皆是战战兢兢,哪还能与他们谈心事论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