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强制疗病-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四十一章 强制疗病

    “到时,只怕明小友的科举之路出会变得异常艰难,毕竟,明小友现在还未身在官场,也无同僚同窗相帮,孤军奋战,他的仕途之路将难过百倍、千倍!到时,他还能在朝堂立足吗?”

    刘老一口气说完,大口喘着粗气,只是恶狠狠盯着李东阳。

    “你能护卫周全他一辈子吗?”

    李东阳张张嘴,却无言以对。

    “如果治好,会给明小友招致太医们的仇视,如果治不好,更糟,会令得明小友今后的科举之路艰难百倍千倍。如此情形之下,我岂能让他为我这风烛残年的老人承受如许啊!”刘老长叹一声。

    李东阳一脸措败之色,但却已经无力劝说刘老。

    旁边的李兆先也是一脸凄然地望着刘老。

    “刘老此言差矣!”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二老齐齐望向门外,却见明中信满脸笑容,信步走了进来。

    “你!”二老齐齐说道,待想言语,但却无从说起。

    “二老过虑了,先不说今年的事谁能说清楚,就从现在而言,岂不见刘老精神已经大好,随后的治疗实际上并无多大风险。”

    “但是”

    “且先听我说完。”明中信挥手制止刘老的辩解,“怪我未曾提前与刘老说清楚,其实蒸笼疗法只是要驱除体内余毒,毕竟,银针过穴只是清除了一部分体内毒素,但人体是一个庞大的网络,如果想要尽数清除,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尽量运用各种手段清除。而这蒸笼之法只是其中一种,但却对人体有不俗的效果。”

    “再说,之前的一切诊疗过程,岂不说明我这治疗之法是对症下药,效果也是非常显著。而今,事到临头,为何又不相信我了呢!”

    二老欲言又止。

    “二老真的不用担心,虽然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但却也大谬。”明中信叹口气。

    “在医者的世界里,虽然医者之中也有那趋炎附势之辈,但更多的却是对技艺精湛境界的追求,包括太医之中,虽则受到官场风气的影响,但只要他的医术达到一定境界,其实心底皆存有一份悬壶济世之心,换句话说,其实医者之界真的是一个比官场更形纯粹的世界,一切以实力为尊,一些魑魅魍魉只是少数。实则不用担心的。”

    “至于官场,如果我未存心进入官场,也就不用担心了。而如今我既然想要进入仕途,那就不可避免地要经历这些,即便没有此事,也会有人针对于我,二位想必深有感触,这不是能够避免的,就当这次是对我的考验即可。”

    “但是”刘老待要再说。

    “不用但是,相信我明中信不会被此小小门槛所绊倒,要知道,我未来的方向是星辰大海,这道小沟小槛只当是对我的历练即可!”

    这番话说得二老无话可说,对视一眼,心中居然有了一丝对这少年的钦佩。

    想当年,我等这个年纪之时,可没有如此胸怀,如此抱负!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老了!真的是老了!二人心中感叹。

    然而,刘老还是不愿让明中信治疗。

    明中信心中感动,看来,刘老还真的为自己着想。

    但自己真心不需要啊!有那逆天的神识辅助,刘老身体情况随时监控,绝对出不了纰漏,但二老却不知道啊!如何让他们相信呢?

    明中信无比头痛。

    自己总不能直接演示吧!

    算了,不是不想了。明中信一狠心。

    却见明中信直接上前,来到刘老面前,一抱拳。

    “得罪了!”明中信说着话,将手一挥,一根银针扎在了刘老身上,却见刘老满脸惊诧地软倒在地。

    旁边的李东阳父子也是呆立发场。

    明中信扛起刘老就往外走。

    “哎,你这”李东阳反应过来,惊叫道。

    “李老,你就呆着吧!只当不知道。”明中信扔给他一句话,出房而去。

    李东阳父子岂敢让他乱来,小跑着紧跟而来。

    然而,二人却惊异地发现,明中信虽然扛着一个人,但却健步如飞,奔向厨房。

    二人更是奋力追赶明中信。

    明中信健步如飞地将刘老扛到厨房之中。

    正在议论纷纷的太医们听到脚步之声,抬眼望去,瞬间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明中信怎会扛着一个人来到厨房?

    定睛一看,呀,却原来是刘大人,齐齐惊呼,这还带绑架的?

    太医们待要上前阻拦明中信,却见旁边的随从们上前将他们拦了下来。

    他们只好傻愣愣看着明中信将刘老放于灶台之上,将他身上的衣裳褪个干净,小心翼翼地将赤身**的刘老平托起来放在蒸笼之上。

    却见明中信深吸一口气,手中一片银光闪过,刘老身上瞬间布满了银针。

    “明小友,不可鲁莽啊!”李东阳随后来到。

    明中信转头冲李东阳笑笑道,“李老,您就瞧好吧!”

    说完,不再理会李东阳,转头面向蒸笼,运用手指,弹动刘老身上的银针,却见那银针齐声振动,居然不再停歇。

    李东阳张张嘴,想要阻止,但见明中信已经全神贯注地治疗,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担心地望着他们。

    “生火!”明中信冷然道。

    随从们上前生火。

    灶堂中柴火熊熊燃烧,逐渐地蒸笼冒出了热气。

    还真的蒸啊!太医们望着这个场景瞠目结舌,这明中信还真敢啊!

    居然直接将刘大人蒸了起来!

    李东阳神情紧张地望着刘老,向随从们示意,听令行事,只要见刘老情况不对,就准备抢人。

    随从们紧紧盯着李东阳,蓄势待发,随时听候命令。

    却只见,明中信双手拍打着刘老的身体,最神奇的是,明中信的双手居然并未碰到银针分毫,而且,他还顺手不时将刘老身上的银针弹一下。

    在众人眼中,明中信的双手如蝴蝶一般,在刘老身上飞舞。

    银针嗡嗡作响,有规律地颤动。

    太医们震惊无比,从未见过如此手法,又似按摩又似推拿,再加针炙,中医什么时候有此手法了,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难道是明家独有的手法,明家独门祖传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