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告一段落-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四十二章 告一段落

    太医们疑惑不解,紧紧盯着明中信的手法,想要探出究竟。

    然而,明中信的手法太快,凭他们的经验眼光居然跟不上,看不清!这真是太骇人了!

    “呀!快看!”却见一位太医惊声尖叫,但却只是一声,自己就堵住了嘴,惊慌失色地看着明中信,深怕打扰到明中信治病。

    众人望去,皆被吓了一跳。

    却原来随着明中信治疗的深入,刘老全身上下渐渐浮现出出了一条条黑色青筋,异常吓人。

    众人大惊,难道这是出问题了?

    李东阳见状,既担忧刘老出问题,想要阻止明中信继续治疗,但又怕打扰明中信治病,令刘老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左右为难之下,只好望着明中信跳脚不已,干着急。

    然而,他们望向明中信时,却见他根本就视若不见,依旧拍打着刘大人。

    哦,看来,这是治疗效果了!

    此时的明中信也是一脸凝重,根本就无暇顾及于他。

    只见他手法加快了速度,双手居然出现了残影。

    从未见过如此快速的双手舞动,这番手段真是太他娘的令人惊艳了,人类能够施展出这种手法吗?

    太医们张大嘴巴,尽数震惊地傻了。

    他们傻呆呆看着明中信的双手,早已忘记了刘大人李大人,眼中只剩下了明中信的手法,尽皆沉浸在研究手法当中。

    李东阳却不看明中信的手法,只是关注着刘老,神情紧张地望着刘老。

    “嗯!”一声闷哼传来,如石破天惊。

    众人皆望向刘老,却只见他额头汗如雨下,青筋满面,紧咬牙关,强忍着痛楚。

    李东阳一阵心悸,老刘头,你可千万要撑住啊!

    “呀!”刘老大喊出声。

    众人大惊,这是怎么了?

    众人望去,却只见刘老面上青筋爆裂,身上的银针处慢慢渗出了一丝丝黑血,而且是每个银针处都有渗出。

    “李阁老,还请制止明大夫,如此这般,只怕刘老撑不过去啊!”一位位太医上前劝说道。

    “闭嘴!”李东阳眼冒怒火,厉声喝道。

    一时间,太医们噤若寒蝉,闭口不言。

    李东阳盯着太医们,心中怒极,恨不得将他们拉出去砍了。

    人家明中信在那儿竭尽全力地救治刘老,你们却在此拉他后腿,这是何道理?真是岂有此理!

    然而,他知道,此时不是动怒之时,不再理会太医们,转眼望向明中信与刘老,心中万分担忧,但却毫无办法。

    看看双手挥舞的明中信,心中一阵无力。

    即使自己权倾朝野,那又如今,今日在此也是力不从心。

    只好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刘老的面容,只希望这是明中信的治疗效果!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蒸笼渐渐地水气上升,一阵药味随之散发开来。

    众人鼻中不自觉地吸入水气,咦,怎会如此好闻,而且深吸一口,这水气居然令得他们心旷神怡,飘飘欲仙。

    这是何物?众人心中好奇。

    望向蒸笼,心中讶异。

    难道这明大夫在这蒸笼之中添加了什么药材?

    太医们细细闻之品之,相互探讨,但却毫无头绪,这香气居然也是闻所未闻!

    这明大夫到底还有何手段,怎会尽皆是自己等人未知之物事!难道这世间变化如此之快,令得自己这些在宫中呆着,渐渐变得孤陋寡闻了?

    不行,必须得继续观察学习,我们还不信了,这明大夫小小年纪都有如此造诣,自己等人这一大把年纪岂能被他比了下去!

    一时间,太医们斗志旺盛,集中精神观察明中信的手法,希望从中看出端倪,了解其来龙去脉,最起码也学习一番!

    不提太医们偷学技艺,却说明中信及刘老。

    此时,刘老身周水雾缭绕,渐渐隐去了身形。

    逐渐地,明中信的身影也被水雾环绕,若隐若现,只听到一些手击的拍拍之声及银针的嗡嗡响动。

    太医们再想探个究竟,但却被水雾阻挡,再看不到明中信的手法。

    他们回过神来,相互问询、探讨、印证,却依旧无人知晓明中信的手法究竟传自何方。

    太医们心中一阵失落,多好的学习机会啊,就被这水雾破坏了,真是可恶!

    一时间众太医居然恨起了这水雾。

    李东阳看不到刘老,心中更是焦急万状,这水雾隐去了二人的身形,情况无法查明,自己也就无所应对,到时出事,想阻止都难啊!

    这,这,这却如何是好!却见他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原地乱转。

    “加柴!”明中信的声音传来。

    随从们应是加柴,一瞬间水雾弥漫,笼罩的范围居然再次扩大,居然慢慢向他们飘来。

    随后不时传来明中信的命令之声。

    众人细听之下,从他的声音之中听出了疲惫。

    而且,是越来越疲惫,越来越弱。

    李东阳的身形迟滞,停下了转动的脚步,明中信难道撑不住了?

    李东阳深深望向水雾,但却只是隐隐约约看到明中信的身形,已经无法辩识了!

    李东阳心脏仿佛被抓着,越来越紧,越来越紧,都快无法呼吸了,几次冲动地想要上去阻止,但却强行运用理智命令自己停下,压下这份冲动。

    转圈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神情也越来越狰狞。

    突然,只听得水雾之中,啪一声巨响,刘老惨叫一声。

    哇!连续的呕吐之声传来。

    李东阳再不敢迟疑,第一时间冲进了水雾之中,来到蒸笼近前。

    猛然,印入眼帘的是,刘老正坐在蒸笼之上,一道黑红条纹印在全身,而身上的银针却早已不见。

    低头在那儿呕吐不止,一股股黑血喷涌而出。

    “老刘头!”李东阳上前一把扶住刘老,拍着他的脊背,以便让他舒服一些。

    终于,刘老缓过神来,不再呕吐。

    “快看看明小友!”刘老第一时间冲李东阳喊道。

    “什么?”李东阳未及时反应过来。

    “起开!”刘老一把推开李东阳,就要下蒸笼。

    “别动!你这是干什么?”李东阳吓了一跳,一把将刘老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