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中信脱力-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中信脱力

    “明小友,明小友!”刘老指着一边,叫道。

    李东阳目光随着刘老的手指看去,却见明中信跌坐于地,低头大口大口在喘着气。

    李东阳大吃一惊,连忙望向刘老。

    “看我干什么?快去,看看小友!”刘老一瞪眼,中气十足地冲李东阳喊道。

    “你好了!”李东阳问道。

    “废话,我大好了!”刘老急躁地道。

    李东阳上下打量一番刘老,却见他身上的黑色条纹此时已经逐渐被水气所洗,露出了娇嫩的皮肤。

    娇嫩的皮肤?李东阳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这老刘头都五十多的人了,居然还有如此娇嫩的皮肤?

    定睛一看,不错,刘老的皮肤还真的是娇嫩欲滴。

    太不可思议了!

    “快去!”刘老再次催促道。

    李东阳终于确定刘老是真的好了!

    连忙放开刘老,冲向明中信。

    而太医们则迅速上前扶住了刘老,紧盯着刘老看个没完。

    有几个甚至伸手要为刘老诊脉,看他是否痊愈!

    “看什么看!”刘老一瞪眼,将挡在面前的太医一把推开,“别挡着我的视线!”

    这就是差别啊!想当初,对人家明大夫的态度那叫一个听话,如今对自己等人却是这般粗暴,唉,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众太医也就不再坚持,羡慕地向明中信望去。

    “小友,你怎么啦?”李东阳扶住明中信焦急地问道。

    明中信抬头望向李东阳。

    哇!李东阳惊吓过度,差点将明中信推倒。

    却原来,就这一会儿,明中信居然眼中血丝遍布,眼珠鼓凸而出,满面苍白,简直憔悴得不似人形。

    “太医!快给明小友看看!”李东阳转头叫道。

    太医们闻听此言,有几人迅速上前,见了明中信这般情状,尽皆吓了一跳,心中暗道,看来这治疗之法真心不简单,居然将这明大夫累得都脱力了。

    他们就要为明中信诊脉。

    明中信一摆手,“不用,我无大碍!”

    “小友,让他们看看!”李东阳压下惊惧道。

    “不用,我只是治疗过程中用力过度而已!休息休息就会好的!”明中信安慰道。

    李东阳就待要扶起明中信。

    “李老,先不要扶我,让我休息一会儿,让人准备洗澡水,为刘老沐浴更衣。如果现在不沐浴,刘老的病情会有反复!”明中信虚弱地制止道。

    “这!”李东阳看着明中信那虚弱的样子,心中不忍,虽然明知明中信是借口,但却也不忍违逆于他。

    明中信颤抖着手,从袖中取出一粒丹药递给李东阳。

    “好了,我没事,先为刘老沐浴一次,而后换水,再行将此丹药化于水中,为其沐浴!”明中信强撑着挤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道。

    李东阳接过丹药,盯着明中信,满眼感激与担忧。

    “李老,不要矫情,快去安置刘老!”明中信挤出一个笑容道。

    李东阳转身望向刘老,却见他,精神虽好,但却坐在蒸笼上汗流浃背,却端坐不动,只是焦急地望着自己与明中信。

    他心中明白,如果刘老有力气,肯定已经从蒸笼之上下来,而非坐在蒸笼之上干着急。

    也罢,先安置好一个再说吧!

    “也好!”李东阳无奈一笑,站起身形走向蒸笼。

    “徽伯,搭把手,将刘老抬下来。”李东阳吩咐道。

    其实,李兆先早已与太医们一同站在蒸笼旁边,但未得明中信的吩咐,不敢随便乱动刘老,怕坏了大事。

    此时一听,李东阳吩咐,就要扶刘老。

    “我来!”

    “我来!”

    “我来!”

    未曾想,李东阳的话音未落,太医们早已纷纷争先恐后地将刘老抬了下来。

    “将我抬过去。”刘老一指明中信。

    太医们面面相觑,却也不敢违逆刘老,将他抬到明中信面前。

    “明小友!”刘老低声细气地道。

    明中信抬头看向刘老。

    吓!众人吓了一跳,明中信面相居然如此,这是太过虚弱了。

    “你啊!”刘老冲明中信摇着头,瞬间泪花遍布眼眶,声音哽咽道。

    “幸不辱命,您老病根已经去除,只需将养就会大好!”明中信虚弱地笑笑。

    “您还是先去沐浴更衣吧,否则体表毒素会再次渗入皮肤,那就麻烦了!”

    太医们一听,这还了得,得赶紧为刘老沐浴更衣啊!

    对视一眼,就要转身。

    “且慢!”刘老喝道。

    太医们不敢违逆,只好停下。

    “大恩不言谢,保重好自己!”刘老哽咽着冲明中信道。

    “好!”明中信眨眨眼睛,此时,他连点头的力气都没了。

    “走!”刘老强忍着未使眼泪流下,吩咐道。

    太医们迅速转身,却见李东阳早已吩咐随从们将洗澡盆、洗澡水准备好了。

    太医们小心翼翼地将刘老放入澡盆中,为其沐浴。

    李东阳父子见刘老有太医们安置,转身来到明中信身旁。

    却见明中信此时已经强撑着盘坐于地,五心向天,闭目不语。

    这是?李东阳父子异常不解,这是干什么?

    他们此时不敢打扰明中信,静静立于一旁,等候明中信醒来。

    然而,明中信这一坐就是半天,纹丝未动,如果不是胸前起伏,表示他还活着,只怕李东阳已经让太医们上前抢救他了。

    而刘老早已沐浴完毕,太医们要将他抬离厨房,回转卧房,但他却坚持要在此等候,没办法,他们将求助的眼光投向李东阳,希望李东阳劝说刘大人。

    然而,李东阳异常理解刘老的心思,根本就不劝,只是吩咐随从取来几张椅子,率先坐在椅子之上等候明中信醒来。

    太医们无法,不敢独自离去,只好也在旁等候。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明中信仍未醒转。

    刘老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紧紧盯着明中信,想要上前,却又怕打扰明中信,只好满面焦急地等候。

    想要与李东阳说话,但李东阳却面沉似水,根本不与他交谈,只是呆呆盯着明中信。

    呼!明中信长出一口气,眼皮微微一动。

    醒了!李东阳与刘老满面激动地站起身形。

    刘老身形晃了一晃,旁边的李兆先连忙扶住。

    众人皆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明中信,期待他的醒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