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中信露底-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中信露底

    “明小友,有何要事?”李东阳冲床塌之上的明中信道。

    明中信看看旁边的随从。

    明白!李东阳瞬间反应过来,这是要说私密之事。

    “你们下去吧!站远点,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是!”随从们应声而退。

    李氏父子望向明中信。

    “李老,您错了!”明中信微微一笑,出口惊人。

    “我错了,什么错了?”李东阳一脸懵样。

    “不用装了,您心中明白。”明中信看着李东阳,眼睛眨都不眨。

    李东阳依旧懵懂地望着明中信。

    二人不再说话,只是对视。

    良久,终于,李东阳开口了。

    “好吧!我承认。”李东阳败下阵来。

    “但是你又是如何知晓的?我与徽伯可是远在房间一丈地之外,平常人根本就听不到啊!”

    “李老,您也说了,中信还有些不为人知的本事,怎么会转眼就忘了呢?”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还真有?”李东阳惊诧道,之前,他只是猜测,未经证实。

    “不错,您以为中信为何如此快地恢复,就是因为我有一套功法,能够令得我耳聪目明,方圆几丈之内的动静皆逃不过我这耳朵。”明中信抬手一指耳朵道。

    “世间真的有此功法?”李东阳难以置信地看着明中信。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说大明之外,境遇广阔,充满了各色未知事物,您可知大明东海之外有何事物?您可知西边山外有何事物?您可知咱们头上的星空之中有何事物?”

    “你知道?”李东阳呆呆地看着明中信。

    “中信不才,略知一二。”

    李东阳惊诧地看着明中信,静待他解释。

    索性今日就让李老听听,也能解除他的疑惑、焦虑与担心。明中信心中拿定主意。

    “先说我这自身吧!其实我继承了上古之时诸子百家的书籍经典,所以我才说要培养各行和各业的精英骨干,支撑起这大明的一片天空,否则我岂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大放厥词。”

    李东阳点点头,不错,之前第一次听到明中信在陵县发出如此宣言,心中确实认为这明中信不知天高地厚,只不过当时被明中信所救,有些话自然无法明说,但在明中信赶赴府城之时,他与刘老的告诫其中就含有警告之意。

    如今才知道,原来他是有所倚仗。

    “我的医术、丹药、功法这些本事其实也是学自这些典籍,我设立明家学堂也是倚仗于此。只不过我资质有限,还有很多本事无法学习,故而设立明家学堂想要将其发扬光大。”

    “那你怎不将这些典籍公诸于世,让百姓得益。”李兆先兴奋异常。

    “住口。”李东阳喝道。

    李兆先看看父亲,心下不解,为何父亲呵护于他?

    “其实,之前我也想过要公诸于世,但是,后来一想,典籍中的很多东西超出大明很多,而且其中有些甚至可能破坏当前的世界结构,对大明百姓绝非好事,如果被有心之人运用,只怕会为祸苍生,所以才隐而不传。”明中信向他解释道。

    “而且,那些知识技艺只能循序渐进,才能造福百姓,急功近利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明白了吗?以后遇事要三思而行,人家明小友年纪比你小,但就是比你心思细密,你得好好学习。”李东阳呵护道。

    “李老您过奖了。其实,我也未曾有此思虑,只是我这些典籍传自我那师尊,是他老人家将这些事情一一交待,我也是依照而行,绝非比徽伯兄心思细密。”明中信解围道。

    “你那师傅?”李东阳不再纠缠于此事,但对明中信的师承有些好奇。

    “我那师傅传授一些我能够学习的技艺,而后留下这些典籍,将这个烂摊子交给我,就云游四方去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还寻思去拜访一下这位前辈呢!”李东阳有些遗撼。

    “中信现在也不知师尊身在何方,师尊说有缘自会相见!”明中信一脸的怀念。

    明中信回过神来,从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李东阳。

    李东阳接过册子,翻开细看。

    却只见李东阳看着看着,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瞬间额头居然出现了汗珠。

    “此乃是其中一册,我摘抄而出,书上所述,令人可惊可怖,师尊临行之时,再三嘱咐,让我不得令其现世。”

    什么东西居然如此?李兆先有些好奇,探头看向册子。

    啪,李东阳合上了小册子,闭目静思片刻,然而,他那起伏不定的胸脯暴露了他心中的不平静。

    良久,李东阳睁开双目,郑重地冲明中信道,“明小友,现在绝不可让如此利器现世!否则,就是百姓的不幸啊!”

    “李老放心,就凭咱们现在的技艺水平,根本就无法做出此等利器。”

    李东阳深以为然,点头不已。

    “然而,咱们不能因噎废食,毕竟世界是在不断发展的,如果被其他种族研究出来,只怕会令得咱们的大明受到威胁,故而,我会挑适当时候令其现世,对抗外族,即使不诉诸于武力,那也算对外的一种威慑。”

    “好!还望你好好保管,切不可令其外传。”说着,李东阳将小册子送还给明中信。

    李兆先探头探脑想要观看,但李东**本不给机会,此时满脸疑惑地望着小册子,跃跃欲试。

    “徽伯,今日之事切不可外传,而且,这本小册子你就不要惦记了!”李东阳严肃地吩咐道。

    李兆先一阵失望,看来自己与那小册子无缘了,但心中忍不住好奇,父亲为何如此郑重地吩咐,其中究竟记载了什么技艺利器?

    然而,明中信谨慎地将小册子收起,与李东阳继续攀谈。

    有此小册子作证,李东阳瞬间相信了明中信的话语,对明中信的态度又有所变化。

    之前的话还是看待后辈,如今却将他当成了一位平辈相处,

    “李老,这些只是我显露的冰山一角,恕中信不能在此一一展示。请相信,我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不要再有那般想法,也请你劝劝刘老,中信会将事情处理好的,即使有所遗漏,那也不会有多严重!”明中信正色道。

    李东阳点点头,认可了明中信的说法。

    从今日起,自己得与这明小友换种方式相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