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消除隐患-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四十八章 消除隐患

    既然明中信已经将话到这个份上,李东阳也就不再纠结。

    “实话,此番所作所为,老夫自己也觉得对不住你,虽则你有能力解决这些事,但官场之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以力压人,或者以智压人,情况比之平常更是波谲云诡,连我都无法全盘掌控。”李东阳开诚布公地道。

    “李老其实只是觉得当时未曾拦住中信,心中有所亏欠,又觉得太医们份属官场,而我无论治好治不好,都将得罪太医们。而将来我想要进入官场就会面临他们亲友的打压。”

    “其实大可不必,现在情形不是挺好的吗?刘老的病也已经治得差不多了,我嘛,最坏的境遇也就是太医们在医者层面的打压,至于科举方面,我相信,只要我挥正常,绝对没有人敢断我科举之路。”明中信笑笑。

    着,明中信突然提高了音量。

    “实话,在我们医者看来,其实技艺高下,并非只在于一病的治疗之上,我能够治好刘老此病并非是我的医术高于太医前辈们,而只是我在此病之上正好有独特的治疗之法,所以能够治好刘老。”

    “而且,我们医者最关心的其实还是病患的疾病,如果病患被治好,其实是医者最大的成就,医者心中,只是希望能够了解这个治疗之法,而非嫉妒别的医者治好病患。”

    “我们医者皆会如此想像,所以事情并没有您想的那么复杂。而且,刘老的病还没有彻底治好,我打算用此治疗之法向各位太医前辈们请教一番,寻找到更好的治疗之法,为刘老除去病根,这才是我们医者应该考虑的。所以,李老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担心!”

    着,明中信冲李东阳使个眼色。

    “好吧,你得也对,想必我朝的这些太医们还是有医者之心的。希望你们共同探讨出此病的治疗之法。”李东阳冲明中信竖起大姆指,接话道。

    旁边的李兆先看得莫名其妙,疑惑不已,这两人怎么回事,着着话锋一转,就捧起了医者。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声音。

    “既然李阁老与明大夫在谈话,那我们稍后再来。”话音一落,门外脚步之声逐渐远去。

    李兆先连忙打开房门看向外面。

    “怎么,太医们走了?”李东阳冲回转的李兆先道。

    “啊!”李兆先有些惊住了,父亲怎会知道是太医们来了。

    李东阳与明中信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好了,这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李老也该放心了吧!”明中信冲李东阳挤挤眼睛道。

    “不错,不错!老夫这就放心了!”李东阳抚须长笑道。

    李兆先回过神来,原来刚才那话这二位是给门外的太医们听的,我呢,怎会莫名其妙转移话题。

    同时,也佩服明中信这家伙还真有急智啊,明知太医们在外,瞬间转移话题,对太医一番恭维,还将这治病的功劳分给他们一半,如此也就化解了这份恩怨,再加上针炙、药方的诱惑,只怕这些太医们今后只会明中信的好话,而不会以此为仇了!

    高,实在是高!

    李兆先望着明中信心中感叹,这子如此的年纪就有此心计,父亲与其担心他,倒不如担心那些太医们,被他卖了,还得为他数钱呢!

    至此,隐患排除,李东阳放下心中一番心事,话题转了回来。

    “明友,你将如何履行你那师尊的嘱托?你那明家学堂是否就是完成嘱托的一个环节?”

    “不,明家学堂将是我梦想起航的起点,现如今还只是一个稚形,未来我对明家学堂的设想是这样的,任何童子皆可进入学习,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但每半年皆要进行考试,如果通过则继续学习,如果通不过,则会给第二次机会,如果第二次依旧无法通过,则会予以劝退。而教习,也就是先生的束修将由明家统一提供,不再单独收取。”

    “学堂学员在学业过程之中,可以到明家任何商铺去作工,赚取基本生活费用。在学业有成之后,明家学堂可以提供一笔创业资金,当然,这笔资金是需要学员提供可行性计划才能申请,而且会设立一个放标准。而且这笔资金是要还的,学堂会成立专门的机构进行监管,也会设立一个还款周期计划,毕竟,没有规矩不成方园。”

    “好!”李东阳激动不已,明中信这计划如果实行,可真的要造福无数百姓了,而且他的要支撑起每个行业都不再是空想,而是真的有可能实现。

    “当然,如今只是梦想,有朝一日,我会让它成为现实!”明中信自信道。

    “期待你梦想成真的那一日!”李东阳衷心祝福道。

    看着明中信,李东阳再看看李兆先,心中不由一叹。

    “未来免不了有些事要麻烦李老,希望到时李老不要推辞!”明中信半开玩笑地道。

    “那可不定哟!”李东阳同样调笑道。

    他虽赞赏明中信这个梦想,但是,毕竟是官场老油子了,照顾明中信可以,但要想让他为明中信的梦想保驾护航,那可不敢轻易答应。

    因为他明白,明中信这个梦想太大,早晚会动了别人的蛋糕,到时,只怕麻烦不,此时将话死要帮助明中信,到时没了回旋余地,那可不是官场老油条能做出的事!

    当然,李东阳此时含糊其词,并不代表来日不帮明中信,但肯定得有个限度,正所谓,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明中信与李东阳相视一笑,二人心照不宣。

    “好了,今日咱们到此为止,这个话题就不再谈论了!”李东阳一锤定音道。

    “好!今后还望李老多多关照。”明中信一抱拳。

    二人相视而笑,默契在胸,同时也达成了协议。

    “徽伯,晚膳好了吗?”李东阳问道。

    “我去问问!”李兆先转身出去安排。

    “明友,老刘头的病情如何了?还会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