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两个奇葩-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两个奇葩

    运用神识一扫,咦,这些人参大部分只是刚刚成形,只有几支年份长久,药性士足。

    那青年手中可不是拿着一支,咦,这支?

    明中信心中一惊,随即一喜,这不正是自己要找的药引吗?

    不错,明中信此次出来实则是为的寻找药引,太医们并非没有,但是其成色有些不足,他就想,这天津乃是南北要冲,物资集散之地,说不得会有惊喜。

    本来,他到这集市之上只是想逛逛,顺便碰碰运气,却也未想到,在此真的见到药引,还是如此足色之物,居然有二斤之多,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明白,这青年肯定也看中了这支足色人参,想要购买。

    但他有些不解,听那憨儿所言,这批人参得一齐购买,看那青年衣着,并非买不起,为何要坚持买一支呢?只要尽数买了,岂不是也将这支买了,何必与这憨儿计较!

    “相公,憨儿他就是这脾气,认死理,要不然,您就将这些人参尽数买去,那一支不也就是您的了吗?”农户人见无法说服憨儿,转而劝那青年道。

    “不行,我今儿还跟他耗上了,非得买这一支!”青年满面通红,恶狠狠望着憨儿。

    “就不卖!”憨儿一伸脖子道。

    “打你丫挺的!”青年见憨儿如此,怒火冲天,就要上前动手。

    农户人连忙拦住,“相公,您息怒,您息怒!”

    “滚开!”青年冲农户人喊道。

    农户人看着他就是不让。青年人无奈,只好瞪向憨儿。

    “就不卖!”憨儿回敬三个字,狠狠瞪向青年。

    二人如斗鸡般,伸长脖子对视着,谁都不让!

    “我说憨儿啊!你这些人参多少钱?”一个声音插入进来。

    憨儿望向声音来处,却见一个文雅俊秀的秀才公正看着自己。

    “相公,您好!”憨儿连忙施礼道,“这些人参共计一百斤,共计八十两纹银。”

    “包括这支吗?”明中信一指青年手中的人参,和颜悦色道。

    “包括!”憨儿连忙点头。

    “小子,不要截胡啊!这可是爷先看中的!”青年急了,冲明中信嚷道。

    明中信冲他笑笑,“这位兄台,人家可还没卖给你呢!”

    “那也是我先来的,要买,也是我买。”青年气急败坏地道。

    “但人家不卖你啊!”明中信气死人不偿命地道。

    “你!”青年本来通红的脸更是气得紫。

    “憨儿,你能给我送到地头吗?”明中信不再理会于他,冲憨儿道。

    “当然!”憨儿点头,“但你真的要买吗?”

    “不错。”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银票就要付帐。

    “慢着!”青年大叫。

    明中信与憨儿望向他。

    “这些人参爷包园了!”青年冲过来,直接将一张银票递到憨儿手中,趾高气扬地冲明中信一扬脖。

    “相公,您这给多了!我没零钱找您!”旁边憨儿拽一下青年的衣袖怯怯道。

    “多的爷赏你了!”青年不耐烦地冲憨儿摆摆手道。

    “不行,我不能占人便宜,还给您!”然而,憨儿根本不领情,直接将银票递还给他。

    “你!”青年气急之下,颤抖着用手指指着憨儿,说不出话来。

    明中信差点笑出声来,真是奇葩遇到奇葩啊!这二位,可真是一对奇葩。

    “好了,这是八十两,这些人参我要了。”明中信递给憨儿银票。

    憨儿看看票额,高兴地接过去,仔细藏在怀中,再拍拍胸脯,确认藏好无误。

    冲明中信道,“相公,您要往哪儿送?”

    “不急!”明中信冲憨儿一摆手,转头望向青年。

    此时的青年双目放出凶光,恶狠狠地望着明中信,显然对明中信心怀愤怒。

    “这位兄台!”明中信上前施礼道。

    “哼!”青年双目冒火,冷哼一声,待要火。

    “承惠,二十两!”明中信一伸手道。

    “什么?”青年瞬间懵逼。

    “承惠四十两,这支人参卖您了!”明中信不紧不慢道。

    “卖我了?”青年仿佛不敢相信一般喃喃自语道。

    “不错,卖您了!”明中信接话道。

    “好!”青年反应过来,迅将手中银票递给明中信,迅将人参揣在怀中,好似深怕明中信反悔,转身就走。

    “兄台!”明中信叫道。

    “怎么,卖给我了后悔了?”青年回身护着胸口,一脸警惕地道。

    “非也,这是您的找零,请收好。”明中信递给他一张银票。

    “找零?”青年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一番明中信,再看看旁边的憨儿,摇摇头,“今天真是见鬼了,见到两个奇葩!”

    “什么?”明中信不敢置信地望着青年。

    “爷说,今日真是见鬼了,见到两个奇葩!你,还有你,一个有钱不赚,一个有好处不收,这世道真真是变了。”青年摇头不已,仿佛深感遗撼一般。

    明中信哭笑不得,刚才自己在心中嘀咕今日见到这两个奇葩,没想到在人家眼中自己也是奇葩,真真是报应啊!

    “给!”明中信将银票递给青年,转头向憨儿道,“走,帮我送到地头。”

    说完,明中信迈步向集市之外行去。

    憨儿答应一声,取过一个两轮小车,将几个麻袋放在小车之上,推着就走。

    “兄台,兄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明中信回头看去,不错,正是那青年。

    “怎么,数目不对?”明中信看着他手中的银票问道。

    “呼,呼,不-----不是!”青年跑到跟前,大喘几口气道。

    “那你这是?”明中信不解。

    “见你这人不错,刚才给我解围,够义气,爷与你交个朋友。”青年一脸的臭屁,仿佛与明中信交朋友是如何看得他一般。

    “敬谢不敏!”明中信一抱拳,转身就走。

    青年一时间居然被震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无法置信,居然有人将自己的示好不当回事?

    “哎,别走呀!”青年反应过来,冲明中信背影喊道。

    然而,明中信头都不回,向前行去。

    “有意思!”青年眼前一亮,口中自语道。

    “等等我!”青年大喊一声,追向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