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初识张延龄-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五十四章 初识张延龄

    “兄台,交个朋友!”青年追上明中信道。

    “不交!”

    “见你挺有个性的!交个嘛!”

    “有何好处?”明中信上下打量一番青年道。

    “好处?”青年一时间愣住了,呆呆望着明中信。

    “不错!”明中信一脸的理所当然道。

    “哪方面的?”青年也是奇葩,居然不以为意,反而一皱眉问道。

    有点意思,明中信看看青年,开口道,“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到这,青年眉飞色舞道,“那可多了,金钱、美人、权势,你想要什么?”

    “哟,看不出来啊,挺能吹!”明中信一脸戏谑。

    “吹什么吹!我还用吹!”青年一脸臭屁,“也不看看我是谁?”

    “还未请教?”明中信一躬身。

    “爷乃张延龄是也。”青年趾高气扬道。

    眼神却一直盯着明中信,希望看到明中信倒头便拜的样子,然而他失望了。

    却见明中信一挖耳朵道,“没听过。”

    “我你都没听过?我是张延龄啊!”张延龄指着自己鼻子道。

    “是啊!我知道了,你叫张延龄,你很有名吗?”明中信一脸不解道。

    张延龄一脸失望,自语道,“也对,这的天津卫,岂能听到本大爷的名号!不过这样也好。”

    张延龄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瞬间恢复了神气。

    张延龄上前搂着明中信的肩膀道,“不用管我是谁了,只要知道我叫张延龄即可,兄台你呢?”

    “什么?”

    “姓名啊?咱们都是朋友了,岂能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张延龄一脸的理所当然。

    “我答应做你朋友了吗?”明中信一歪头道。

    “是啊!人家还未答应!”张延龄一脸呆滞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噗嗤一笑,“好了,刚才是跟你开个玩笑,在下明中信,山东行省济南府陵县人氏。”

    “你是山东行省济南府陵县人氏啊,怪不得?”张延龄一脸的恍然大悟。

    “怪不得什么?”明中信不解道。

    “没事,没事!”张延龄笑得像开了一朵花。

    “那你就是明弟了。”张延龄一脸的自来熟道。

    “你好像多大似的!”明中信一皱眉,不习惯别人叫自己弟。

    “当然,看你这年纪也只有十四五岁吧。爷已经二十有四了,当你大哥绰绰有余。”张延龄上下打量一下明中信猜测道。

    “大哥?”明中信神情有些怪异。

    要知道,自己加上前世,可是已经有了几千岁了,这个二十几岁的娃娃居然要当自己大哥,这种感觉还真是新鲜啊!

    “哎,就这么定了,今年要叫大哥!”张延龄一脸得意,终于自己有了一个弟弟。

    “走,为咱们的相识,庆祝一番。”着,张延龄搂着明中信就向一座酒楼走去。

    “哎,相公,这些东西送到何处啊?”憨儿叫道。

    “走吧,咱们一起吃一顿,然后再给我送回去。”明中信看看兴高采烈的张延龄,只好无奈地道。

    “这?”憨儿有些为难。

    “对,走,爷请你吃饭,咱们不打不相识,没有你也认不到这个弟弟,也算有个见证。”张延龄豪爽地冲憨儿道。

    “是啊,你也算见证人!走吧!反正你的老板还未回来。而且,你既然答应了我,必须给我送到地头吧!”明中信欺负老实人道。

    憨儿一脸为难,看看车上的麻袋,无奈地只好跟着两个不良少年进了酒楼。

    “掌柜的,好酒好菜只管上来,今日大爷要请客!”张延龄一进酒楼门就大呼叫道。

    “得嘞,您楼上请!”掌柜的从后台转出来,上前作揖道。

    显然,这掌柜的认识张延龄。明中信看得分明,但也未什么。

    三人在掌柜的带领下,来到二楼。

    二人坐定,憨儿却站立楼上,不敢坐下。

    “坐!”明中信冲憨儿道。

    “这?”憨儿看看张延龄,不好意思坐下。

    “坐,婆婆妈妈的干什么,刚才只是爷心中不顺,与你有点争执,爷大度,原谅你了,坐吧!”张延龄不耐道。

    憨儿见二人没意见,怯怯地坐了下来。

    “弟,你买那些人参干什么?”张延龄问道。

    “有位长辈需要以此作为药引。”明中信微微一笑。

    “男子汉大丈夫,一点都不爽利,为我解围就是了,还找到如此弊脚的借口,当你大哥我是瞎的啊!”张延龄一翻白眼道。

    “真的!”明中信肯定道。

    “你啊,骗我也得找个好借口。就算你是买来当药引的,但谁会整麻袋整麻袋的买啊!更何况,这最好的人参你都卖给了我,这是为长辈买的?”张延龄拍拍怀中的人参反问道。

    “这?”明中信还真没法解释。

    他总不能,其实,最好的人参其实是在麻袋之中,他自己用神识已经辨识出来了,而且,人参并非越重越好,其实是以其中的药性为主的,这张延龄也不会懂啊!

    况且,张延龄先入为主,解释是没用的!

    罢了,就让他如此以为吧!

    明中信讪笑着默认了。

    “看看,我就嘛,以我如此英明神武的人才,岂会洞察不了你这心思?”张延龄满脸的自豪。

    “憨儿啊,我这明弟为我解了围,保全了我的面子,其实也是救了你一条命,否则依爷以前的脾性,早已经将你送官查办了。你得谢谢他。”张延龄冲憨儿道。

    憨儿却傻傻地望着他,并不理解他所的话。

    令张延龄的表情都喂了狗了。

    憨儿的一脸懵懂令张延龄心中一阵无力,算了,不与这憨厚的家伙理论了,他也听不懂,于是,不再理会于他。

    “张兄”

    “叫大哥!”张延龄一瞪眼道。

    “大哥。”明中信看着这位有大哥综合症的病人一阵无奈,只好屈服。

    “哎!”张延龄一脸的享受,仿佛这个称呼带给了他极大的快感。

    “你买这人参有何用处?”

    “什么?”张延龄回过神来。

    “我,你买这人参有何用途?”明中信无奈,只好再一遍。

    “人参,用途!”张延龄脸色瞬间阴转多云。

    咦,这里面有故事!明中信心中一动。

    张延龄望着明中信长叹一声,“你大哥我走背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