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不欢而散-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不欢而散

    “只怕你是现在欺骗于我吧!不想卖方就说!你兄长我也不是那强取豪夺之人!”张延龄一脸的不相信。

    “兄长此言岂不是打中信的脸,中信岂是这般样人。也罢,既然兄长不信,那小弟就画一张图,您看看,这些器具能否打造。如果能够打造,而且还有人会用,小弟将酒方白送与兄长。”明中信满脸心痛道。

    “掌柜的,拿笔墨纸砚来!”明中信高声叫道。

    “来了!”掌柜的在下面应声道。

    张延龄闻听明中信要将酒方白送与自己,先是眼前一亮,但见到明中信一脸的悲愤,心中不好意思,难道是自己错怪了他?人家没有这心思,真的只是工艺复杂无法复制?

    但是现在又不好低头,只好眼巴巴看着明中信。

    明中信也不再说话,只是一脸阴沉地坐在那儿,一言不,好似生气一般。

    稍顷,掌柜的拿上了笔墨纸砚。

    刷刷刷,明中信取过笔,三下两下画出了一些器具,递给张延龄。

    张延龄接过一看,瞬间懵逼。

    这都是些什么,一张张尽数都是鬼画符,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会是这小子专门画一些鬼画符应付自己吧?张延龄怀疑地看着明中信。

    明中信一见张延龄的表情,岂能不知他的心思!

    “这样吧,张兄,这几日你在天津卫寻找匠人打造这些器具,打造出来后,中信为您展示一番,如果无法酿出酒来,就是中信欺骗于你,到时,小弟任打任罚。”

    明中信一脸的气愤,仿佛张延龄侮辱了他一般。将称呼也变了,显然准备与张延龄断交。

    张延龄一脸的不好意思,但却将纸张收入情中,显然,他还真的要照明中信的话做。

    真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明中信脸色无比难看,站起身形,向张延龄一抱拳。

    “张兄,中信在天津驿站,待你打造好后,来驿站找我即可。中信告辞!”

    说完,明中信拉起憨儿,转身下楼而去。

    张延龄一阵失神,口中喃喃自语,“天津驿站!”

    待他反应过来,明中信早已不见身影。

    “这?”看着满桌的菜肴,张延龄一阵心塞,这怎么话说的,这明中信也太刚烈了吧,自己只是略有质疑,居然就此离去。

    这张延龄也是养尊处优惯了,根本不知他刚才的作法有多伤人,明中信岂能不给他脸色,否则如何达到目的。

    驿站!张延龄又想起这两个字,心中一惊,难道这明中信还是官吏家眷不成?

    再想想自己的目的,神情一变再变。

    不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要是真的能将酒方带回去,也算大功一件,就算不与这明中信结交也罢!

    还是先去办正事,再找匠人吧!张延龄也无心吃饭,站起身形,下楼而去。

    明中信下了酒楼,紧行几步,过了街脚,脸上神情瞬间平复,再无一丝波动。

    不错,刚才明中信是假装气愤而已,只是他的手段而已,顺手挖了一个小坑罢了!

    领着憨儿回到驿站。

    “明哥儿回来了。”李兆先居然已经站在驿站门口迎候于他。

    明中信满含深意地望望李兆先身后的随从。

    随从讪笑着冲明中信抱抱拳,显然他也知道,明中信肯定知道自己跟踪并抢先回来报信之事。

    明中信笑笑,点头示意。

    他知道这是李兆先好意,深怕明中信在一个陌生地方,受到不知名的损伤,才派随从跟踪保护于他。

    “劳李兄相候,罪过罪过。”

    “刘老如何了?”一番寒喧过后,明中信问道。

    “刘老精神大好,正在房中与家父对弈。”一说起这,李兆先就一阵欣喜。

    “那就好。”明中信点点头向驿站内行去。

    “这?”李兆先一指憨儿。

    “哦,这是我为刘老买的药引,憨儿为我送来的。”明中信解释道。

    “好了,接过来!”李兆先一听,指示随从接过麻袋。

    “给!你且回去!”李兆先取出一锭银子,递给憨儿。

    “不,俺不能要!”憨儿连忙摆摆手,拒不收银,冲明中信一躬身,转身就跑。

    “这!”李兆先望着憨儿的背影有些失神。

    “李兄,不必介意,这憨儿就是如此憨厚,我刚才已经见识过了。走,咱们去看看刘老。”

    “将这些药引拿到我的房中,有空了我再煎制一番。”明中信边转身边吩咐随从道。

    明中信推门而入,却见二老正在聚精会神地对弈。

    神识一扫,瞬间了解了刘老的状况,还行,这段时间维持着病情,没有变化。

    却只见,李东阳抚须微笑,注视着棋盘,却不骄不躁。

    刘老面色凝重,手持一子,斟酌再三,就是不下。

    “这儿!”明中信站立半晌,见刘老皱着眉头就是不下,忍不住指点道。

    “别闹,观棋不语真君子!”刘老呵斥道。

    刘老一脸怒意地抬头看过来。

    咦!见是明中信,刘老神情瞬间大变,满面喜色,“回来了,如何,天津卫还行吧?”

    明中信望着刘老的变脸技术心中哭笑不得。

    “哦,小友回来了。”李东阳抬头看了明中信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但却比刘老有所矜持。

    “见过二老,中信领略了天津卫的风土人情,真真是车水马龙,繁华似锦。”明中信一拱手。

    “又骗人,如此短的时间,怎会有些感触?”刘老一番白眼,揭穿道。

    明中信为之哑然失笑,确实,在这两位老人精面前,还真是说不得慌话。

    “是中信错了,中信只是遇到集市进去买了一些药引而已!”

    “这就对了嘛!年纪轻轻,就用假话哄骗我们老人,真是不学好!”刘老点头道。

    “行了,收起你那副嘴脸吧,明小友还不是为你的病操心,都没工夫去逛逛,还如此不知好歹,真是没良心啊!”李东阳刺激道。

    刘老这次倒没说什么,只是目光万分感触地看了明中信一眼。

    明中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刘老,您还是恢复原状吧,中信看着渗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