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合股生意-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六十章 合股生意

    “别啊!我做,我做还不行吗?”不冲着美酒也要冲着这明中信的关系啊!如此好机会,岂能放弃!张延龄连忙答应。

    “嗯,你不会为今日的决定后悔的!“明中信满意地点点头,臭屁道。

    张延龄苦笑,美酒虽好,自己可不是做生意的材料!也罢,为了交好明中信霍出去了。不就是亏损一些银子吗?小事一桩。

    “你就不问问要在何处做这生意?”明中信问道。

    到此地步,张延龄也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了,“你想在什么地方做?”

    “京城啊!有你这地头蛇,当然要在最好的地方做啊!”明中信一脸你很笨的表情。

    “京城?”张延龄有些懵逼,这就一杆子支到京城了?

    “不错,你有爵位,有势力,我有技术,咱们强强联手,在京城打造一个品牌,售卖酒菜,做全天下最好的酒楼。”明中信豪气地道。

    酒楼?张延龄更是懵逼,说得好好的美酒呢,马上又蹦出一个酒楼,思维太跳跃了吧!

    “你不会只是想售卖美酒吧!要做就得做大,酒楼是最好的选择。不知道吧!我们明家最有名的其实是菜肴,你去陵县打听一下,誉满全陵县啊!”

    全陵县?那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城啊!能见过多大世面!还誉满全陵县!张延龄在心中吐槽道。

    “怎么?不信?”明中信一瞪眼。

    “信,信,怎会不相信!”张延龄连忙肯定道。

    “明明就是不相信,算了,今日我就给你露一手!”说着,明中信吩咐道,“来人,让厨房准备一些蔬菜,今日我就亲自下厨展示一番。”

    弄得张延龄瞠目结舌,这明中信的画风转得也太快了,刚才还与自己拿乔,此时居然如此兴奋,还要亲自下厨!你下厨弄的饭菜能吃吗?

    你可是秀才,岂不闻君子远庖厨,你还是读书人吗?

    然而随从们应声而去准备。

    张延龄看着一脸兴奋的明中信,心底一阵无力,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就这,那二老能与他成忘年之交?不会是骗人的吧?他深深怀疑,自己掉进了一个粪坑,然而此时再说什么都晚了!看看再说,看看再说!

    张延龄自我安慰道。

    “明小友,听说你要亲自下厨,是真的吗?”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吱呀一声,一个人影推门而进。

    不是别人,正是那李东阳,却见他满面兴奋,进门后急切地望着明中信,仿佛极度期盼明中信下厨一般。

    这是什么鬼?张延龄更是懵了,至于吗,看上去,此时的李阁老哪还有阁老的风范,看去就是一个吃货!

    “不错,中信想亲自下厨一番,也为二老改善一番!”明中信淡淡然道。

    张延龄一阵腹诽,明明是为的向自己展示一番厨艺,现在见了李阁老马上改口,说是为他们改善,满口谎言,你还能再猥琐一些吗?

    “好,好!”李东阳双目放光,连连叫好。

    然而,身后转出的刘老却是一脸阴沉。

    张延龄看着刘老万分不解,这二位怎么表情如此的截然不同?

    “刘老,不要变着脸了,呆会儿我为你做几道菜,今日开一开洋荦。”明中信望着刘老开口笑道。

    “真的?”刘老一脸惊喜地反问道。

    “是啊!也该为你补补身体了!”明中信肯定道。

    “终于能解解馋了!”刘老瞬间变得满面春风。

    张延龄彻底懵了,这是什么情况,明中信一句话一脸阴沉的刘老头居然立刻满面春风?

    难道明中信还能管得了刘老头的膳食?

    还有,明中信的厨艺真的很逆天吗?否则为何这二位为何听到明中信下厨如此兴奋?

    此时,就连旁边站着的李兆先都一脸向往。

    在场所有人皆将张延龄视为空气,为明中信下厨而欣喜雀跃。

    “还请二老回房等候,我要去准备了。”明中信冲二老一抱拳道。

    “好,好,快去准备。”二老急切地转身回房。

    “张兄就在此等候吧!”明中信冲张延龄道。

    “兄弟,你到如今这个地步都不原谅为兄吗?”张延龄一脸哀怨道。

    “还是分清一些为好!”明中信一脸淡然道。

    哎,罢了,看来这明中信还真是小心眼,不就是怀疑了一下他吗?至于这么记仇吗?

    “好,称呼的事以后再说,为兄能否见识一下你的手艺?”

    明中信怪异地看着他。

    “不是不相信你啊,我只是去见识一下你的技艺。”

    相信你才怪!明中信心想,也罢,就让你为我那丰姿所折服吧!

    不再说话,明中信领先而去,张延龄紧随其后,如果他不亲眼得见明中信的厨艺绝不会相信明中信居然有卓厨艺。

    明中信系上围裙,抱起袖子,右手持刀,咚咚咚,开切。

    却见他菜刀上下翻飞,所切菜肴如同细丝一般,不差毫厘。

    旁边的张延龄都看呆了。不说菜做得如何,只说这刀工就令他惊叹不止。

    心中有些动摇,难道这家伙真的有逆天厨艺?

    接下来,明中信秀了一番炒菜的花样,左手持锅,右手掂勺,炒锅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前掂后拉,勺子还不时在锅中翻滚,锅中菜肴上下翻飞,令得张延龄叹为观止。

    他从未见过,有人将厨艺如此展示,就似杂耍一般,他心中也慢慢相信了明中信的厨艺。

    “搞定!”明中信一拍双手,满意地点点头。

    却原来,不知不觉中明中信已经做出了一桌子的菜肴。

    闻着菜香,看着明中信,至此,张延龄不得不相信明中信确实精通厨艺,就是这味道?

    他看看色香俱佳的菜肴,心中蠢蠢欲动。

    “来人,上菜!”明中信大喝一声,随从们冲了进来,端着菜肴就走。

    这些随从们在明家可是都尝过明家菜肴的,皆被明家菜肴所征服。更何况今日是明中信亲自下厨,自是要先行观赏一番,即便无法吃入口中,但闻闻香也是好的。

    张延龄望着如狼似虎的随从,深切明白,这些随从都知道明中信的厨艺,看来不假了!

    “张兄,请吧!”明中信一伸手,延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