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中信摊牌-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中信摊牌

    “好!”张延龄随明中信来到房中。

    却只见李兆先正在房中。

    “李兄,这是要与我一道吃饭吗?”明中信笑着道。

    “不是,实则是父亲让我来替你招待建昌伯,你去陪同他们二老用膳。”李兆先擂手道。

    什么?让明中信丢下我?张延龄一阵心塞。

    他岂能不知,这李阁老怕自己带坏明中信,只怕是叫过明中信去,说自己坏话,如果知道我们二人要合伙做生意,只怕也会阻止吧!看来,这二老对这明中信挺上心的啊!

    “好吧!那就委屈张兄在此用膳了!”

    “既然是李阁老延请,兄弟你只管去,为兄在此用膳就好!”张延龄装作一脸大度道。

    明中信看看张延龄,点头示意,转身而去。

    “建昌伯,请!”李兆先抬手示意道。

    “李兄请!”张延龄一拱手后,拿起筷子,望着满桌的菜肴,食指大动,且先尝尝这明中信的手艺吧!其他一切再说!

    小心翼翼地挟起一块菜肴,放入口中,却感觉齿颊留香,“好手艺!”

    瞬间,张延龄化身吃货,双手齐攻,消灭桌上的菜肴。

    李兆先望望张延龄,从怀中取出一壶小酒,慢条斯理,自斟自饮。

    丝丝,张延龄吃着吃着,居然闻到了一丝果酒香。

    循着香气的来源之处,却见李兆先居然自斟自饮,自得其乐。

    望着他手中的小壶,欣羡异常。

    然而,自己又不是没有,张延龄也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正是从明中信手中搜刮而来的美酒。

    冲李兆先一扬脖,小样,看,我也有!

    咦!李兆先一阵惊奇,这瓷瓶是如此的眼熟!

    “怎么羡慕吗?”张延龄一脸得意,举起手中的瓷瓶显摆道。

    李兆先笑笑,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与张延龄手中的一模一样。

    咦,他居然也有?张延龄一阵吃惊,但仔细想想,明白了,可不嘛,这是明中信的美酒,依人家的关系,肯定比自己还早得到!

    一时间,张延龄居然有些沮丧,突然,一个念头闪过,那小壶中的酒不会也是明中信所酿吧?

    “李兄,这小壶中的酒不会也是”张延龄未说完,只是看着李兆先。

    “不错,此壶果酒正是明哥儿所酿。”李兆先肯定了他的想法。

    这明中信还真的是酒菜双绝,怪不得要与我一起开酒楼,连我都未曾尝过如此佳肴美酒,其他京城中的达官贵人岂不是也未尝过,那么,如果我们开在京城岂不是冠绝五六城。到时可谓是财源滚滚,自己也不会再被老姐斥责了!

    张延龄眼中闪过一丝金光,这真的是有钱途啊!

    不提张延龄在此打着小九九,单说明中信。

    “来来来,明小友喝一杯。”李东阳叫道。

    明中信上前施礼坐在桌前。

    “小友,哪些是我能吃的?”刘老双目放光,望着满桌子的菜肴,垂涎欲滴。

    “刘老,这些你都可以吃,但是要小吃,毕竟你的身体还不允许爆饮爆食。”明中信笑笑。

    “真的!”刘老瞬间满血复活,举筷如飞。

    “慢点!”李东阳一皱眉,摇头道,“真是饿死鬼转世!”

    刘老根本顾不上接话茬,而是将菜肴猛往嘴里塞。

    “刘老,如果再如此吃像,我可就收回让你吃菜的指令了啊!”明中信正色道。

    “什么?”刘老筷子停了下来,抬头可怜巴巴地望向明中信。

    “好了,不要再装可怜了,不是不让你吃,而是要细嚼慢咽,如此才能促进消化,对你的胃肠也好,毕竟,你的胃肠功能还不正常。”

    刘老点头应是,慢慢夹菜,然而,每一筷子的菜却有刚才的两倍都多。

    明中信与李东阳对视一眼,摇头失笑,也就不再说什么,由得他吧!

    “明小友,你是如何与那建昌伯认识的?”李东阳问道。

    戏肉来了!明中信心中暗道。

    早在他见到建昌伯的一瞬间,前后对照,心中明白,只怕这建昌伯就是那与李老他们船只相撞的苦主,再有建昌伯的封号,心知肚明,这张延龄只怕就是皇亲国戚。

    而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对这些皇亲国戚有种天然的排斥感,李东阳见自己与他相熟,必然会过问。这不,马上就来了!

    明中信缓缓将与张延龄的相识过程一一道来。

    当说道,张延龄居然与一商贩小厮纠缠之时,李东阳脸色铁清,喝骂道,“败类!”

    再说自己为其解围之时,李东阳瞪一眼他,“你为何要为他解围?”

    “实不相瞒,中信也是觉得,这建昌伯虽然有些惫赖,但却也不欺压百姓,还算可取,故而相帮,实则也是帮那小厮。”

    李东阳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话,“但你切不可以为今日那建昌伯不欺负小厮,就是好人。实际上,依他平时为人,只怕是觉得我们二人在天津卫,不敢放肆而已。”

    明中信虽想再行辩解,但见李东阳一脸厌恶之情,心中明白,要想转变李东阳的观念只怕是很难的,毕竟读书人与皇亲国戚乃是天敌,互相看不惯是很正常的。

    明中信继续讲述,再说到张延龄居然要买酒方,李东阳嘴里蹦出四个字,“强取豪夺!”

    看来,真的是立场不同,见识也是不同,在自己想来,这张延龄并未强取豪夺,只是口气姿态不一样而已。

    讲到明中信甩袖离去,李东阳大叫,“痛快!”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是欲擒故纵,李东阳却以为自己是扫了那张延龄的面子,故此才有此说法。

    “不错,真是痛快!对待这些家伙就应该如此!”不知何时,刘老已经停下了筷子,附和道。

    “二老,中信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明中信一抱拳道。

    “说!和我们还客气什么!”刘老潇洒道。

    “其实,中信想和这建昌伯做生意!”明中信小心翼翼地道。

    “什么?”二老瞪大眼睛望着明中信,一脸的无法置信,皆以为听错了。

    “我说,我想与那建昌伯做生意!”明中信重新讲述。

    二老面面相觑,无法理解明中信的想法,转而望向明中信,等待他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