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辞别二老-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六十五章 辞别二老

    “那建昌伯如何说?”李东阳追问道。

    “但建昌伯得回去与他大哥商量,所以现在先行搁置,但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

    “那青楼生意只怕很难令他们兄弟二人放弃?”李东阳摇头叹道。

    咦,李老居然知道张家做的生意?但想想也不奇怪,作为朝中大佬,岂会不知张家兄弟的买卖?明中信释然。

    “不错,刚开始建昌伯死活不答应,但在我劝说之下,还是答应回去说服他大哥。”

    “真的?”二老对视一眼,惊奇无比。

    “当然,我抛出琉璃这个诱饵,只怕他们很难拒绝。”明中信一脸自信地道。

    “琉璃?”二老大为吃惊,异口同声地叫道。

    “是啊!琉璃!我以琉璃生意作饵,让建昌候拿些样品回去,说服他大哥的!”明中信疑惑地看看二老,难道这有什么问题?

    “你会制作琉璃?”

    “不错啊!我不是告诉过您,我有很多工艺吗?”明中信不解。

    “唉,这下问题大了!”二老一阵跺脚。

    “还请二老明示。”不明白就问,明中信一抱拳询问道。

    “唉,你呀,早知道你有这琉璃工艺,何必寻找那建昌伯,我们二人就可以与你合作啊!”

    “您二位身在朝堂,身不由已,岂能参与这商贾之事?”

    “我们二人不行,但我们可以在宗族中挑选别人和你合作啊!有些工艺我们也能够说服宗族全力支持你啊!”

    “唉,怪咱们非要试探一下,这下子!唉!早知道,早知道”李东阳说不下去了,后悔莫急啊!

    “不错,谁让你个老李头非要试探一下明小友的能力,这下好了吧!试出水来了吧!活该!”刘老一跺脚道。

    明中信恍然大悟,原来二老只是试探自己,暗中已经决定投资了,这下可是玩脱了!

    明中信心中暗笑,坐在那儿看好戏。

    “怪我啊,怪我啊!”李东阳一脸懊悔。

    “要不然,咱们截胡?反正明小友与那建昌伯只是口头协议,又没立下契约!”刘老建议道。

    李东阳象看白痴一般看着刘老。

    刘老见此,讪笑不已,自言自语道,“是啊,咱们拉不下那脸,而且,如此做的话,岂不是将明小友架在火灾上烤,不妥,不妥!”

    “唉,棋差一招啊!”二老齐声叹道。

    “既然二老这般说,中信也不敢隐瞒。其实,中信还有些技艺!”明中信迟疑道。

    “什么?还有?”二老瞬间满血复活,双目放光地望着明中信。

    接下来,就是明中信与二老的探讨之旅。

    接下来的日子,平淡无奇。

    除了明中信与太医们为刘老调理,就是与二老探讨如何合作的事宜。

    岁月匆匆,转眼间,刘老身体痊愈,大家分别的日子也已来临。

    “明小友,再等几日,打听消息的应该就会回来,你何苦现在回去。“李兆先苦口婆心地劝道。

    “李兄,中信思家心切,而且你也知道,此番回去也呆不长时间,就得前去京城游学,我得回去安排妥当才能成行,时间紧迫,必须回去了。”

    “徽伯,不用劝了,明小友既然要回去,就让他去吧!反正,过些时日就会在京城聚,来日再聚吧。”刘老一摆手。

    李兆先不舍地叹口气,不再说话。虽然二人未曾多方交流,但他却真的感激这个少年。

    如果不是这个少年,自己的父亲可能会饮恨济南府;不是这个少年,刘老可能会饮恨天津卫;不是这个少年,自己不会顿悟父亲的苦心。一切的一切都令他回味不已,也留恋不已。

    “哦,对了,中信在此还有一事要麻烦一下李兄!”明中信猛然一拍头,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何事?”两老一中年齐声道。

    尤其是李兆先,居然感觉到心在怦怦直跳。

    大哥,心不跳那不就死了吗?(作者语)

    李兆先无比激动,明中信居然有事拜托自己,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一脸期待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望着双眼放观的众人,一阵无语,就那么好奇自己的事吗?

    “实际上是中信忘记了,本来想让那建昌伯顺便办的!”明中信解释道。

    众人不理明中信的解释,依旧一脸期待地望着明中信,他们关心的是明中信还有何事要麻烦李兆先。

    算了,他们对自己的解释不感兴趣,还是直接说正事吧!

    “就是明家学堂的落脚点!”

    哦!后来呢?众人一阵哦后,继续盯着明中信。

    “明家学堂不能呆在城中,只能选择偏避一些,安静一些,周围还得有大片田地,因为学堂还得置办田地,筹划建立实验区域,最好一次购齐最好!”

    “至于面积?”明中信补充道,“越大越好!”

    “好!”李兆先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而二老却在那儿低头陷入沉思。

    “这里有伍仟两白银,你先用着,不够的话,还请你先垫付,到京城后,我补给你。”明中信从袖中取出银票递给李兆先。

    “这?”李兆先一脸为难。

    “李兄,此乃是中信的事,如果你不收钱,中信再不敢托付于你!”明中信正色道。

    李兆先见明中信一脸坚定,无奈地看看银票,再看向李东阳。

    李东阳抬起头,看一眼是明中信,冲李兆先点点头。

    李兆先无奈收起。

    “二老,希望保重身体,重见之时,希望见到你们龙精虎猛的状态!不过,千万不要再逗嘴了,不利身心啊!”最后一句,明中信还调戏了一下二老,活跃一下气氛。

    “保重!”二老抬头笑道。

    明中信翻身上马,向众人微一抱拳,点头示意之后,打马扬鞭赶往陵县。

    五名随从紧随其后策马追赶。不错,这几名随从是二老送他的,也是为的确保他一路平安。

    二老望着明中信的身影眼眶居然有些湿润,虽则相处日短,但明中信却已深深印入了他们的心中,名虽忘年之交,但实则待之如同子侄。

    一路之上,晓行夜宿,终于回到了陵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