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酒楼开业(六)-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十二章 酒楼开业(六)

    “诸位,还有一项手续没有办完,大家请稍候!”吴阁主拦住大家道。

    什么手续?难道帐单不对吗?众人相视无语,说好的五折难道有变?这黑店!脾气不好的却已经想着发作了。

    却见两位经理已经手捧托盘走上前来,托盘上被红色丝绸盖着,却不知为何物?

    众人惊奇地望着经理。

    明中远掀开丝绸,却只见托盘上放着的是一本本小册子,书面上是一张彩图,只见一个武生手挥拳头正在打一只老虎,书面上书“武松打虎”四个字。

    原来是武松打虎的说本!

    “诸位,感谢各位捧场,名轩阁无以为报,仅以此书相赠,不多仅只一回,万万笑纳!”说着,明中远拿起书册递给每位客人。

    至此,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人家名轩阁是好意,为感谢自己等人要送个小礼物。不过,这礼物可也不轻,这次来得值了!不用说下次还来,人家这仁义啊!

    那几位误会的客人一阵尴尬,人家是好意,自己却误会了。

    心中下定决心,没说的,还得多来,常来啊!

    众人尽兴而归。

    钱师爷望着这一幕,暗自点头,继续细嚼慢咽,待众人皆走之后,才站起身形慢慢向外走。

    明中远、吴阁主紧随其后。

    下楼之际,钱师爷忽然站立不动。

    明中远、吴阁主讶然望着钱师爷,难道钱师爷还对不提供酒水感到不爽吗?

    正在明中远与吴阁主讶异之时,钱师爷开口了。

    “柳知县让我转告明中信明少爷一句话。”

    “请讲!”明中远和吴阁主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找麻烦就好,躬身应道。

    “请告诉明少爷,柳知县点了一道‘九转大肠’!”钱师爷说完脚步不停走下楼去。

    因为他怕再呆下去,会笑出声来,刚才就是想到要传这句话,差点笑出声,强行忍住才没失态。

    这,这是何意?中信(少爷)什么时候和柳知县打交道了?二人一头雾水,无法理解。

    但这不妨碍他二人急忙下楼,送送钱师爷,毕竟人家可是知县代表,能来就是给了名轩阁天大的面子了!

    三人来到“名轩阁”大门口,吴阁主从伙计手中接过一壶酒,递给明中远。

    “钱师爷,这是我的私藏,赠于钱师爷。”明中远将酒递给钱师爷。

    “会做事!”钱师爷在心底评价道,口中却不言语,接过之后扬长而去。

    “您说,刚才钱师爷让传给少爷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吴阁主巴巴地望着明中远问道。

    “问你家少爷去!”明中远没好气地说道。

    不见刚才自己和他一个得性,都是呆愣片刻吗?自己要知道还用呆愣吗?真是没眼色!

    二人看看一楼,明显一切正常,放心地点点头,相携重新回到楼上一个小房间。

    却只见明中信坐在桌前,若有所思的样子。

    刚才钱师爷下楼前说的话听在耳中,明中信也是一愣,他知道,很明显钱师爷那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钱师爷肯定明白,如此重要的场合,自己岂能不现场指挥!毕竟自己才是这一切的主导啊!

    但钱师爷想必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不同,酒楼开张肯定不方便出面,否则会落人口实,所以才让明中远和吴阁主打理。

    因而临走之时才故意说那话给自己听,但柳知县让传的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自己送菜明显已经表明心迹,难道他们没看明白?

    不,不会的,看今天钱师爷的表现,柳知县分明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否则钱师爷如何敢在自己的地盘上用膳!

    难道是?明白了,明中信苦笑一声,好个柳知县,分明是戏弄自己而已,他肯定已经一切都尽在掌握,才有心情与自己开玩笑。

    这下好了,看来,自己县试已经十拿必稳了!明中信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看自己在县试的表现了,如果表现不佳,不免会失分的!暗暗下定决心!

    明中信抬头看看巴巴望着自己的二人。

    “好了,今日做得不错,今后,酒楼就如此运营吧!”赞许地点点头道。

    “今后,我就不再来这儿了,如果有事,就回明府找我。”

    明中远二人点点头,看今天这情形,一切顺利,开张大吉啊!

    对面的知味酒楼自讨没趣,根本没有构成威胁,今后只要不耍阴招,名轩阁稳坐钓鱼台即可。明中信确实没必要再来了。

    说着,明中信站起身形往外就走。

    “少东家,我行吗?”吴阁主巴巴地望着明中信。

    “你行的,相信自己!实在不行不还有我族兄吗?”明中信打气道。

    “是啊,小子,难道没看到我还在这儿吗?你看不起我是吧!”明中远威胁道。

    吴阁主马上变狗腿,向明中远馋媚。

    二人不再理他,下楼而去。

    对面楼上的兰景泽看到明中信走出名轩阁,一阵咬牙切齿。

    明中信仿佛有感觉似地,望向对面,看到兰景泽的身影,笑笑,中指朝天向他行了个礼,飘然而去。

    “你,-----”兰景泽气得七窍生烟,明显那个动作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少爷,看来这明中信不可小觑啊!”兰云轩在旁边道。

    废话,这还用你说,要是能小觑,能让你家少爷我吃这么大亏!兰景泽没好气地瞪了兰云轩一眼。

    “如何?探听清楚名轩阁到底用何招数,竟然吸引这么多乡绅富户去捧场!用膳后还如此兴高采烈地离开!”

    “名轩阁二楼三楼的伙计太热情了,从头跟到尾,咱们的人上去还没探听,就被菜品的价格给吓坏了,没敢吃就出来了!”

    “废物!”兰景泽阴沉着脸。

    “走,咱们去领教领教!”说着,兰景泽下楼直奔名轩阁,兰云轩紧跟而去。

    二人来到名轩阁门前,只见明中远立马迎了出来,毕竟来者是客,更何况兰景泽还是兰家少爷,这可是亲家少爷,理不可缺啊!

    “兰少爷,欢迎光临,楼上请!”明中远抱拳行礼道。

    “哦,今日,名轩阁开业,作为亲家,总得来捧捧场吧,所以我家少爷亲临!”兰云轩解释道。

    切,谁不知道现在兰家恨不得名轩阁倒闭,还捧场。只怕是来砸场的吧!紧随明中远后面迎出的吴阁主心中暗道。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吴阁主狗腿般说道,看呆会不宰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