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治疗明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七十章 治疗明兴

    无论如何,救治学员乃是理所应当之事,众人也不好阻止。

    众人心情复杂地退出房间。

    “拿些纱布来,再取几盆热水来!”明中信吩咐道。

    须臾,十几盆热水、一堆纱布送了进来。

    “来,我帮你把衣服脱掉。”明中信上前将赵明兴扶起。

    赵明兴听话地站起身形背转身形,任由明中信为其宽衣。

    霍,在为赵明兴脱光衣服的一瞬间,明中信心情一阵激荡。

    只见赵明兴背上一道道伤疤狰狞无比,仿佛张着嘴巴向明中信呲牙咧嘴。

    在明中信看来,这些伤势不足为道,然而,不要忘记,赵明兴可才仅仅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即使他身材魁梧、面相早熟,也只是一个少年。

    显然,这些伤痕皆是此次为了明家而受。

    从这些伤痕之上看,此次战况是如何惨烈了,无法想象,这个少年究竟是如何忍着这些伤痛抗击匪徒的。

    明中信忍住心中的激荡,为其褪下衣裳。

    “来,吃下去。”明中信取出几枚丹药,一股脑尽数塞入赵明兴嘴里。

    “忍着点痛楚!”明中信吩咐道。

    赵明兴一言不,只是点点头。

    呲呲撕拉,明中信将包扎在赵明兴左臂的纱布一一撕掉。

    咝咝,赵明兴牙关紧咬,脸上肌肉扭曲,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显然,痛楚无比。

    然而,赵明兴忍住了。

    而明中信仿佛一座雕像般,面无表情,无视赵明兴的痛楚,狠心地一一将纱布撕掉。

    纱布尽数撕掉的一瞬间,鲜血喷涌而出。

    银光闪过,几根银针钉在了赵明兴的左臂之上,瞬间鲜血止住了喷涌之势。

    霍,只见左臂明显泾渭分明,上下分为两段,中间有一道狰狞的伤口,鲜红的血肉还在颤动着。

    哗,明中信面不改色地从袖中取出几个玻璃瓶,用其中的液体冲刷着赵明兴的伤口。

    咝,赵明兴面色扭曲,斗大的汗珠如雨而下。

    终于,明中信细致地将伤口的淤血一一清理,然而赵明兴却痛得差点昏死过去。

    明中信看看赵明兴的表情,目光中闪过一丝欣赏,这赵明兴还真是坚强,如此疼痛都能忍住不叫出声,不错,不错!

    你要说为何这赵明兴为何不昏过去,那太简单了,正是明中信的那几粒丹药起的作用,它们能够护住神经,不致于令得赵明兴体内神经自的产生保护机制,昏过去。

    而且,赵明兴不昏死过去,也有助于明中信的治疗,能够从赵明兴的反应感觉到神经的变化,毕竟明中信可是要运用神识在修复他的经脉,赵明兴保持清醒有助于明中信体察他经脉细微的变化。

    明中信先把赵明兴的伤口撑开,将一粒丹药粉末撒进去,再将几粒丹药压成粉末撒在伤口之上,却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度在愈合。

    这一幕赵明兴当然无缘得见,如果是一位大夫在旁的话,只怕会颠覆他的世界观,从未见过有一种伤药能够有此效果,这真的是要逆天啊!

    “明兴,现在起,我为你接上经脉,你千万要忍住,否则会功亏一篑。”明中信无视这些变化,面色严肃地向赵明兴吩咐道。

    赵明兴无法开口,只好微微点点头,表示明白。

    明中信缓缓闭上双目,神识小心翼翼地深入赵明兴左臂。

    神识来到伤处,却见伤处各条经脉各自为政,神识慢慢分为几束,将对应的经脉对在一起,又从伤口处将一粒粒小小的白色粒子引导着附着在其上,将两条经脉牢牢裹住。

    一根根,一条条,神识在细致地工作着。

    外界,赵明兴双目赤红,眼神有此涣散,显然,都快到他忍耐的极限,他**的上身汗珠逐渐流淌成了小溪,顺着背脊而下。

    一切的一切显示,这次治疗真的是痛楚到了极点。

    然而,就在赵明兴将要昏迷的瞬间,一道红色丝线从他的心脉出,直冲向脑际,瞬间赵明兴的神智又恢复了清明。

    这一切,明中信都无暇顾及,精心为其接脉。

    而明中信的额头不知何时,也已经被汗珠挂满,面色时白时红,显然,他也并不好受。

    时间在一分一分地流逝。

    门外众人侧耳倾听房中动静,却一无所获,房中静寂无比。

    众人脸上渐渐出现焦急之色。这时间也太久了,到底治疗如何了?二人还好吗?为何无一丝动静?

    时间在众人焦虑之中一分一分地过去。

    房中,终于,明中信长出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但他眼中一片疲惫,血丝遍布。

    但是,他看看赵明兴的左臂,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微笑,显然,他很满意治疗效果。

    然而,工作没有完成。

    明中信站直身形,用纱布沾水,将赵明兴左臂上的血滞一一清理。

    霍,左臂上的伤口居然已经全然愈合,只留一条细微红痕,太神奇了!

    而后他又在红痕之上抹一些丹药粉末,用纱布层层裹好。

    随后,取去左臂之上的银针。

    拍拍赵明兴肩膀,“好了,明兴,只需静养,不日你的左臂就会如常。”

    然而,赵明兴紧闭双眼,紧咬牙关,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明中信哑然失笑,看来,明兴已经成了条件反射了,股肉有了记忆,无法清除。

    一挥手,几根银针扎在赵明兴的头上,瞬间,赵明兴清醒过来。

    眼神从混沌再到清明,赵明兴望着眼前的明中信一脸的不敢相信。

    “明教习,治完了吗?”赵明兴眼中闪过复杂的感情。

    “不错!不日你就会痊愈,如同往常一般使用左臂。”明中信笑着微微点头。

    “是吗?”赵明兴脸上浮现出一丝激动,然而,面色瞬间又有弯化,如此患得患失的感觉实属正常。

    毕竟,之前的大夫们皆认为他的左臂已经回天无术了,如今对明中信的说法自是将信将疑。

    “敢不相信明教习,你小子是要死吗?要不咱们再来一次。”明中信一拍赵明兴头颅,戏言道。

    “不了,不了!”赵明兴大叫,随后心有余悸地望望左臂,他不是为左臂的伤,而是心悸那般痛楚,那般感觉令人如同下地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