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致谢武雄-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七十一章 致谢武雄

    “好了,你好生休息吧!这瓶丹药,每日一粒。”明中信吩咐道。

    赵明兴点点头,没说二话,从明中信手中接过瓷瓶。

    明中信欣慰地看看赵明兴,转身出了房门。

    “少爷(少东家、中信)如何?”众人围上来七嘴八舌询问道。

    “过些时日你们就会见到一个崭新的赵明兴。”

    耶!众学员一阵欢呼。

    声音之大吓了明中信一跳。

    定睛看去,原来,所有的学堂学员都已站在院中,看来,他们听到风声,尽皆过来看望明中信,同时也希望真的治好赵明兴,毕竟现在赵明兴可是他们的榜样偶像。

    经此一战,赵明兴勇武的形象早已深入学员们的心中。

    对于赵明兴在匪徒偷袭一战中的表现,他们与有荣焉!

    同时对赵明兴此后的消沉有些心痛,自是希望赵明兴痊愈,恢复以往的开朗豪放。

    此时听说明中信居然真的治好了赵明兴,自是高兴异常。

    “好了,大家散去吧,好好照顾明兴。”明中信吩咐道。

    “是!”众学员齐声应是。

    然而,却并未依照明中信吩咐去休息,而是全数涌进了赵明兴所在房中,去探望赵明兴。

    明中信心中异常高兴,同窗情深,这是他希望看到的,并未阻止,而是欣慰地望着他们的背影。

    “中信,你也去休息吧!”明有仁看着明中信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心疼地劝道。

    “好!大家也回去吧,明日在学堂之中聚会议事!”明中信也不推辞,冲大家道。

    大家虽有千言万语,但见明中信马不停蹄地回来后,还为赵明兴治伤,心中知道,只怕明中信早已疲惫不堪,自是不会再行打扰。

    大家纷纷告辞离去,明中信也回转小院休息。

    一夜无话。

    一大早,明家一座小院。

    门前锦衣卫林立,戒备森严。

    “还请通禀,中信求见武大人。”明中信上前冲锦衣卫拱手道。

    “武大人说了,明案来了直接进去即可。”

    明中信抬脚进了小院。

    却只见小院中,武雄正在院中挥舞着钢刀进行晨练。

    明中信站于一旁静候于他。

    却只见武雄龙行虎步,虎虎生风,刀风阵阵,凌厉异常,一股杀伐之气扑面而来。

    嗯,这武雄确实下过苦功,下盘极稳,刀法纯熟,看来应该上过战场。明中信心中暗道。

    “哟,明兄弟前来,怎么不叫我?”武雄收住刀势,看到旁边的明中信,叫道。

    “不敢打扰武兄的雅兴啊!”

    “唉,什么雅兴,这是我们粗人的饭碗,不得不练啊!哪像你们读书人,动动手,动动嘴,就一辈子不愁了。”武雄叹道。

    明中信笑笑,不接话茬。

    “看,我又牢骚了,见笑,见笑。屋里请!”武雄自嘲道。

    二人进屋落座。

    “武大人,此番援手明家,明某在此谢过。”明中信脸色一正,站起身形,向武雄躬身一礼道。

    “明兄弟,这就见外了啊!”武雄脸色一沉。

    “应当的,应当的!”

    “什么应当!我这援手才叫应当!谁让我们锦衣卫无能,无法将这些弥勒余孽一网打尽,才令得明府遭了池鱼之殃啊!还得我说声抱歉呢!”

    “不管如何,此次是锦衣卫示警,而且还援手,明某确实应该致谢!”

    “咱们就不用客气了吧!如此的话显得多生份。”武雄一瞪眼道。

    “无论如何,明某必有后报。”

    “再说可就不当我是兄弟了啊!”武雄脸色一变道。

    “好,好,不说了。武兄,不知此次剿灭弥勒余孽,抓到大鱼没有?”明中信只好转移话题。

    “唉,狡兔三窟啊!还是去得晚了。”武雄摇头叹道。

    “不知那朱家究竟是何来历?”

    “朱家乃是化名,实则乃是弥勒会济南府陵县的暗桩,负责整理所有济南府的情报,此次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手的。”

    “此话怎讲?”明中信疑惑不解。

    “明兄弟不知,弥勒会中有个情报组织,单独设立,只对总会负责,而且在弥勒会每个地盘皆设有一个情报整理分析中心,负责将所有情报汇总整理分析之后送往总会。”

    “此次也是凑巧,这些匪徒潜入陵县之后,居然选择了朱府作为基地,准备找准机会动对明府的袭击。本来他们互不知情,可能有一番火拼,但朱家掌舵人在紧急关头认出了匪徒的身份,无奈,只好表明身份,二者合流,才策划了此次袭击。”

    “这些乃是抓到的匪徒招供的,但却也只知道一些皮毛,实则是我与以前所获情报分析后才得知,唉,如果抓到朱家掌舵人,那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出这个情报组织的蛛丝马迹,将其连根拔起,可惜棋差一招,让他们跑掉了。“武雄后悔不已。

    “无妨,下次再抓吧,这些家伙早晚会再露出马脚的!到时就可以一网打尽了!”明中信安慰道。

    “谈何容易啊!”武雄叹道,“不说了,不知此次你前去天津卫,情况如何?”

    “不错,幸亏武大哥相劝,小弟才能及时赶到,否则还真的麻烦大了!”明中信一脸庆幸道。

    “怎么?”

    “刘老病重实际上是大雨淋后,旧病复,再加上药不对症,引不良反应,致使刘老命悬一线,小弟赶到后,与同样赶到的太医们相商,制定治疗方案,才得以救回刘老,再迟一日,可就真的回天乏力了。实际上,武大哥才是刘老真正的救命之人啊!”

    “哪里,哪里!”武雄连连摆手。

    “刘老也知晓此情,故此,让我向武大哥致谢!”

    “真的吗?”武雄瞪大了眼睛,满眼惊喜。

    这倒不是明中信胡言乱语,实际上,在闲谈之中,刘老也知道了当时明中信及明府的情况,明中信向刘老明言,如果不是有武雄帮腔,只怕他真的不放心,会先回陵县解决袭击一事,才会前往天津,如果是那样的话,时间可能就会耽误,刘老可能真的会出意外。

    幸亏当时武雄帮腔,让明中信放下心中焦虑,安心前往天津卫,才得以及时诊治刘老,刘老听了也是唏嘘不已,让明中信代为致谢。

    故此,今日明中信才予转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