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祭祖庆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七十三章 祭祖庆贺

    然而,他本意是想要以此为进身之阶,向上官推荐,赢得上官的好感,毕竟谁没个亲朋好友子侄弟子,如果这些书籍能够提升中第机会,尽皆是好事。但这明中信提及李阁老,既然李阁老有此担忧,说明确实有事,自己就不可再一意孤行了,罢了,先就这样吧!况且,明中信也说了,是暂时而已。

    “行,就如此定了!”

    说完,柳知县端起杯子品茶,不再说话。

    “明案首,这次咱们陵县在院试之上大放光彩,县尊大人的意思是要设宴大庆一番,毕竟这也是咱陵县的盛事,不知明案首有何建议?”钱师爷开口了。

    “这?”明中信沉吟着望向柳知县。柳知县为何要将此事提到这儿来说?只要他一声令下,陵县学子岂能不给他面子,还问自己有何建议?这是要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呢?

    然而,柳知县却正在品茶,并未插言。

    盛事!盛事!哦,明白了,明中信眼前一亮。

    不错,这钱师爷在盛事二字上加重了语气,说明猫腻在这二字之上。

    “既然县尊大人要举办这次盛事,那明家也不能小气了,要不然,一应招待由明家一力承担?”说着,明中信看向钱师爷,以目询问。

    钱师爷微笑点头,看来明中信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

    “这不好吧?”柳知县开口了。

    “学生作为陵县的一份子,为陵县的事尽一份力,也是应当的!还请县尊大人给学生这个机会?”明中信起身行礼道。

    “是啊!既然明案首有此心意,县尊大人应该体恤于他啊!”钱师爷求情道。

    “好吧!下不为例!”柳知县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谢县尊大人!”明中信躬身称谢道。

    柳知县点头微笑不已。

    “不知明案首将如何庆祝自己获得小三元这等盛事啊?”见事已落定,钱师爷微笑道。

    “这?”明中信一愣,他还真未想过。

    “这样不行啊,多少年了,陵县未曾出现如此盛事,你岂能让父老乡亲如此失望!”钱师爷叹道。

    “那依钱师爷的意思?”

    “大办特办,这毕竟也是陵县的一份光荣啊!试问这么多年,哪个县城有此荣幸!也就是在咱们县尊大人的治下,才能得此幸事啊!”

    真会拍马屁!明中信心中腹诽道。

    然而,明面上还不得不承认!

    “对,是得大办特办!”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却见明老夫人一身盛装在小兰搀扶之下走了进来,身后紧跟着明有仁。

    “大母、族叔”明中信连忙站起身形,迎向老夫人。

    “见过县尊大人!”明老夫人、明有仁来到柳知县面前,躬身行礼道。

    “明老夫人、明先生不必客气!”柳知县举手示意。

    分宾主落座后。

    “钱师爷说的是,此事乃是我明家的大事,必须大办特办,老身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准备在明府门前摆上流水席,大宴三日。还望县尊大人给老身这个面子,留下来共庆。”

    “好!好!只要老夫人不嫌本县碍事就行。”难得的,柳知县居然会开玩笑。

    “岂敢,岂敢,县尊大人留下乃是明家的荣幸!老身这就与信儿前去祭祖,去去就回。有仁啊,你在此陪着县尊大人、钱师爷。”

    “是!”明有仁应道。

    “恕学生失陪!”明中信向柳知县行礼道。

    “去吧!”柳知县微笑摆手。

    明老夫人拉着明中信前去祭祖。

    此次祭祖不同于往日,皆因此次乃是明中信中秀才第,而且是得了小三元。

    祖孙二人来到祠堂,却只见,明家族老、宗族各房皆已到场,一个个盛装出出席。

    见到明中信喜笑颜开,拱手祝贺,但却不发一声。

    毕竟这是宗族祠堂,庄严肃穆之地,不得喧哗。

    明中信拱手回礼。

    看向祠堂,却只见牌位林立,那是明家历代祖先。

    正中央公案之上,依次舞动着筷、酒、茶、饭、斋菜、青果。盛放蜜饯等甜食一盒,猪首一个,祭饼一大盘,大银锭一副,帛、丝各一匹。

    两旁放:馔三碗,酒三爵,饭一碗,干茶一瓯。

    另放空盘四个,献祭品之用。

    桌两边放高烛台一对。

    公案前有一小祭桌,上摆设筷、酒、茶、饭,猪羊血各一杯,生猪肉一块,酒一杯,清水一杯。

    另放空盘两个,献祭品之用。

    两旁小烛台一对。

    桌下前方,香芒一钵。

    一旁站立着一位身穿暗紫色禅衣礼生(祭祀时在旁提唱起、跪、叩首之仪者)、一位司仪、一位引祭、一位准祭站于一旁。

    明老夫人向司仪点头。

    却只见旁边的司仪唱,“放炮,起鼓。”

    霎那间,喜乐齐鸣。

    祭祖正式开始。

    “盥洗(洗脸洗手)”

    引祭者引导祖孙二人盥洗完毕,来到祭桌前。

    司仪唱道,“上香”。

    祖孙二人上香、酹酒、献茶、献帛、献酒、献馔盒。

    与此同时,准祭口中朗读祝文,全文意思为在祖先保佑之下,明氏中信苦学苦练,终得中秀才,还中了小三元,在此感谢祖先。

    随后,祖孙二人将祝文焚烧掉,向祖先报备。

    而各位族老也紧随其后,向祖先跪拜。

    整个过程庄严肃穆。

    最后,撤馔,礼毕,放炮。

    至此整个祭祖仪式正式完成。

    族老宗族各房纷纷上前向祖孙二人祝贺,一番应酬寒喧之后,宴会开始。

    祖孙二人回房换上便服,来到大堂,请柳知县入席。

    然而,却有几位不速之客到来。

    明中信都有些瞠目结舌,我的乖乖,来的人可真不少。有那巡检司武大人、县衙几位头头官场中人,有黄沮、王、李二位家主带头的陵县商会中人,有黄举、王琪、李婷美等一应考生,居然尽数到齐。

    没办法,来者是客,明中信只好上前一一见礼,这又是一番祝贺寒喧。

    就在明府大院中摆放几张餐桌,开席。

    当然,几位官府中人、德高望重之人在厅中就座,剩余人等只好去大院中将就。

    然而,这还不算完,随着明府的鞭炮齐鸣,左邻右舍乡邻,尽数前来祝贺,没说的,入席吧!

    看来,今天什么都干不成了,明中信派福伯前去明家学堂将诸位明府精英骨干、教习、学员尽数招来,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