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去留问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七十六章 去留问题

    唯有6明远抚须微笑,眼中还闪过一丝欣赏。.

    “中信啊,去京城倒是好,但咱们京城可没有根底,贸贸然迁往,面临的可不是一点点困难,如果失败,可是会令得咱们血本无归啊?”明有仁忧心忡忡道。

    “这倒还请族叔放心,实际上,此次前去天津卫,我已经有了眉目,否则我不会如此鲁莽仓促地做出此项决定。这次,我除了为刘老治病之外,还与李老等人商定,明家学堂选址之事他们会负责,到时我们去了京城,就会有落脚之处。而且我与李老已经有所约定,与他们的宗族互惠互利,合作一些买卖,解决部分资金问题。”

    6明远、明有仁、孙宇、明中远等读书人若有所思。

    吴主、李管事等人则只是看着明中信,不为所动。显然,这些深层次的东西他们只信服明中信,只要明中信一声令下,他们自是只管一直向前,后路自有明中信为他们考虑。

    “另外,我还与建昌伯联合准备建设一座酒楼,如今建昌伯已经在京城买地买酒楼,准备咱们明家一到京城就开始准备营业。”

    “如此,资金已经有了来路,地方也已经有了,就等咱明家去往京城大展拳脚了。”

    一时间,吴主等人喜上眉梢,原来少东家已经安排好了诸般事宜,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干了!

    而在座的读书人却并未就此放心,他们考虑深一层,依旧是一副思索的模样。

    而6明远与福伯对视一眼,心下明了,明中信还有一些依仗,就是明家在京城还有深层次的人脉,也就是李东阳、建昌伯,到时只要背靠这两棵大树,狐假虎威之下,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看来,明中信已经有了全盘思路,只怕明家前往京城势在必行了。

    “中信,你想过没有,京城的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咱们明家能否承受住那些达官显贵们的打压?”明有仁眉头紧皱道。还是有明白人的。

    “族叔,还请放心,我在京城已经有了一些人脉,咱虽欺负不了别人,但如果别人想要打压咱们,占咱们便宜,却也没那么容易。”

    明有仁望着满脸自信的明中信,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从他真心来说,他不愿意明中信如此激进,但内心深处又深为明中信如此上进感到庆幸。也许,明中信还真能为明家在京城闯出一方天地来。

    罢了,大不了明家再退回陵县,就让他去折腾吧!

    众人见明中信如此说,再联想到他之前的一言九鼎,也就不再说什么。

    明中信见大家没什么意见,欣慰地点点头,统一思想是非常必要的,如今这一步已经踏实,那就进行下一步吧!

    “诸位,既然已经决定迁往京城,那大家就商量一下,谁和我同去京城,谁留守陵县,大家拿个章程出来。”

    众人嗡嗡嗡一个个尽皆进入了探讨时间。

    明有仁看看明中信,开口道,“中信啊,我就不去京城了,我留在陵县为你守摊吧!”

    “族叔,中信也是如此想的!明家毕竟得有个老成持重之人留守,否则中信也不放心,族叔留下正合我意。”明中信微微一笑。

    “我也留下吧!”6明远开口道。

    “您?”明中信心中一惊,“6老,此番前去京城,中信还有仰仗您之处,还望不要推辞。”

    “算了,老夫老了,不想去那个纷乱之地,还是在此悠闲度日为好。”

    “不行啊!您老不在,我的好多设想就无法施行啊!”明中信急道。

    “无妨,这段时间,我已经为你务色了几个说书人,观察多时,比我只好不差。”6明远一抚胡须,微笑道。

    “只要有您一半,我就心满意足了!”明中信叹道。

    “不要将我看得太重,我只是个糟老头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使随你去京城,也帮不上多大的忙!”6明远笑道。

    明中信与6明远相视一笑,他明白,自己的小心思被6明远看透了,也就不再相劝。

    “好,既然6老如此坚持,那就留在陵县,但是,明家有事,还请6老伸出援手。中信在此先行谢过了。”说着,明中信站起身形,深施一礼,一躬到地。

    6明远坦然接受了明中信的大礼。

    众人皆是为之惊疑不已。这6明远只是个说书人,为何得明中信如此看重?而这6明远却坦然受之,真是不可思议。

    众人望着6明远,皆是一脸不解。

    唯有福伯隐晦地与6明远对视一眼。

    当然,这些都逃不过明中信的眼睛。

    明中信心中深深叹了口气,不愧是老江湖,自己还需努力啊!否则还真的请不动6明远这具大神!罢了,来日方长吧!

    明中信整整衣冠,重新坐定。

    “吴主,你吩咐秦奋,早日做好准备,咱们一同去京城。”

    “不许推辞,你们两个是必须去的!”明中信看吴主想说话,直接将他推辞的话堵了回去。

    “不是,少东家,去京城我非常情愿,想必秦奋也是非常愿意的。我是想说,我们走了之后,咱们名轩怎么办?”

    “名轩就由我族兄明中远接管,再让秦奋选一个厨艺学得比较好的,留在名轩,今后就由他主厨!”

    “不行,我也想去京城,中信你就自己再挑个人选负责名轩吧!”明中远叫道。

    明中信还未说话。

    明有仁却眉头一皱,“中远,你不想科举了?”

    “族叔,我觉得我就不是那块料,这么多年了,中举之事仍旧遥不可期,虽有中信的科举应试书籍,但我心中仍旧没什么把握。最多下次乡试我上场一试,成亦可,败亦可。但我真的想出去见识一番,否则这辈子岂不活得憋屈?”明中远苦笑一声道。

    明有仁脸色一变,待要训斥于他。

    明中信连忙插话道,“族叔,族兄之话说的在理,人各有志,更何况族兄也未说是放弃科举,只是想出去见识一番,想必他见识一番之后,自会收心。”

    说着,明中信冲明有仁使个眼色。

    明中远感激地望向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