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陆老离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七十七章 陆老离去

    “既然族兄不想留在陵县,还请族叔谅解于他,而且中信此番前去京城确实有事离不开族兄。还请族叔代为寻找人选接管名轩阁。”明中信冲明有仁一躬身道。

    “好吧,你们这两兄弟啊!”明有仁长叹一声,接过了这个任务。

    “还有,既然族兄要前去京城,那书坊的事也得交待一下,也请族叔务色人选予以接管。”

    明有仁苦笑不已,恶狠狠瞪了明中远一眼,就是你小子撂挑子,才有我这么多事。

    明中远讪笑着,冲明有仁连连鞠躬。

    “还有谁不想去京城的,现在说!”明中信冲大家道。

    这?大家面面相觑,拿不定主意。

    留在陵县有好处,胜在一个稳字,相信少东家在京城立足之后,不会忘记这些留守后方的功臣。但败在今后肯定无法融入明家管理层的核心圈子。

    前往京城,那可是为明家“开疆拓土”的功臣,今后自是少东家的心腹,少不得好处大大的,但却肯定会遇到不知何种危险。只要成功,绝对会挤入明家的核心圈子。

    肯定是两难双全啊!

    “好了,考虑清楚没有,谁要留在陵县?”明中信道。

    “少东家,我还是留在陵县吧!”粮铺明管事站出来道。

    “好!那堂兄你就依旧掌管陵县粮铺。毕竟粮食乃是根本,就算去了京城,我们也得有大后方,更何况,我让你收集的东西得长年累月地收集,也好,也好!”明中信深深看了明管事一眼,这位远房堂哥还真是心思剔透。

    他应该想明白了,就算别的管事要去京城,但他一定会留在此处,也为明中信打破了僵局。看来,今后得注意一下这位堂哥了。

    榜样在前,大家也就放了开来。

    “少东家,我们农堂肯定要留在陵县,我也留下来照看吧!”王森说道。

    “不,你们得去京城!”明中信摇头否定了王森的意见!

    王森非常意外,但同时心中异常高兴,毕竟要去京城那个花花世界谁都愿意,更何况如此的话也许就进了明家的核心圈子。

    “此次与李老宗族合作就涉及到了农堂,所以农堂必须前去京城。”明中信解释道。

    众人恍然大悟,看来,各堂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少东家心中已经有了具体规划。

    至此,大家也就不再说了,只是看着明中信,等他话。

    明中信现在也惊醒过来,自己之前的思路有些问题,让别人选其实还是有些不妥,因为那样的话可能与自己的整体布局有冲突,看来,还是得自己安排啊!

    到如今,明中信也就不再客气,先行安排吧,有问题的话再临时微调。

    “老夫人肯定得留在陵县,所以还请族叔加以照顾。”

    明有仁点头应承。

    “另,陵县诸般事宜,除老夫人过问之外,总体负责之人就是族叔。名轩阁、粮铺、书坊、田地、工坊皆会留有一定人手,有事皆要向族叔请示。”

    “族叔,具体各项事宜我有个章程,会后给您,还请您老多多费心选定负责人。”

    “孙副宗主,你是随我去,还是留在此?”

    “当然是随你前去!”孙宇斩钉截铁道。

    “也好,那此处的明家学堂还得劳烦族叔多多照应了!”明中信冲明有仁道。

    “应当之事!”

    “还有谁是想要留下的?”明中信问道。

    然而,环顾一周,也再无人开口。

    “好,既然大家没什么话说,那我就点名了。族兄、师先生、吴阁主、李管事、王助教随我前去京城,呆会留下。孙副宗主,你下去招集咱们的所有教习、助教学员开会,愿意留在此处的,只管留下,学员们则让他们回去与家人商议,看他们是否愿去京城,不得强迫。”

    “今日先到此,另,福伯下去将此信告知所有明府下人,去留自便。”

    “总而言之,这几日就是统计人员,随后咱们再定行止事宜。”

    “唐兄,你是跟我前去京城,还是留在陵县?”明中信转头向唐寅道。

    唐寅眼中闪过一丝痛楚,摇摇头,“我还是留在陵县先行熟悉明家学堂诸般事物,至于去京城,以后再说吧!”

    “也好,那就麻烦唐兄照顾明家学堂了!”

    唐寅点点头,不再说话。

    明中信一声令下,众人各司其职,离去安排。

    明中信望着留下来的几人,6明远、福伯、明中远、师逸房、吴阁主、李管事、王森,眼中欣慰,这就是自己今后在京城的班底了。

    “好了,大家既然选择跟我前去京城,那么,就要做好一切准备,呆会,去师先生那儿各领两百两银子,做为陵县的安家费,如果家眷愿意随我们前去,到了京城另有安置费用。”

    众人点头表示明白。

    “下面我分派任务,希望你们不折不扣地去完成它。”

    大家精神一震,目不转睛地望着明中信,心道,戏肉来了。

    “族兄,你去书坊挑选两名精通印刷的工匠,说服他们跟随咱们前去京城,安家费同样是两百两银子,如果有学徒也愿去的话,欢迎。”

    明中远点头应是。

    “吴阁主,你去名轩阁,与秦奋一起挑选几名精明强干的伙计,最好是还精通各种小吃的,愿意去京城的,越多越好。安家费一样。”

    “李管事,你去工坊,看哪位师傅愿意同去京城的,同等待遇。但一定要说服赵李二位师傅与咱们同去京城,他们家眷子弟如果留在陵县的话,在明家的一切费用全免。如果同去京城,更好!”

    “王助教,你去农庄,招慕精通马铃薯种植的佃农,如果愿意随咱们一同去京城,安家费一百两。”

    众人纷纷应是而去。

    “6先生,您真不与我们同去?”明中信看着6明远道。

    “只怕你是惦记着我给你保驾护航呢吧?”6明远笑道。

    “被您看出来了,不过我最好奇的是,您到底是什么身份?”明中信讪笑道。

    “往事不要再提了,但是,我有个东西给你。”6明远看了福伯一眼,长叹一声。

    6明远从怀中取出一件物事,递给明中信。

    烟锅?明中信不解地抬头望向6明远。

    看着烟锅,6明远一阵唏嘘,眼泛泪光。

    看来这里面有故事?明中信看到6明远的表情,暗暗心道。

    “此物你拿着,到了京城,如果实在有事解决不了,福伯会告诉你拿此物找谁!到时你只要向他展示此物,必定会帮你!但切记,不可妄用,必须是性命攸关之事才能动用!”6明远脸色肃然道。

    明中信看看一脸郑重的6明远,再看看一旁站立的福伯,重重点头道,“中信一定铭记!”郑重其事地将烟锅收入怀中。

    6明远见明中信收入怀中,松了口气,仿佛将一个大大的包裹扔掉一般,精神居然变得极为轻松。

    明中信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这烟锅还是个累赘不成?

    6明远看到明中信的表情,哑然失笑,也不解释,只是戏谑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神识一扫,察觉了6明远的恶作剧心理,看来,6明远只是对往事有些介怀罢了。自己居然怀疑6明远,真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思。

    “谢过6先生!”明中信站起身形,郑重其事地深深鞠了一躬。

    6明远泰然自若地接受了明中信这一躬,意味深长地道,“中信啊,你这一躬可不会白鞠的!”

    明中信虽有些疑惑,但心中却深以为然,6明远绝非无的放矢,这烟锅只怕是一个大大的人情!

    “好了,老夫就此告别,咱们后会有期吧!”6明远说着就站起身形,往外就走。

    “6先生还请留步!”明中信急忙阻拦道。

    “怎么?还要留客?”6明远回身戏谑地望着他道。

    明中信也不说话,从袖中取出厚厚一撂书册,双手举着呈给6明远。

    咦!6明远微一皱眉,走到近前一看。

    《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七侠五义》、《童林传》等。

    “这是?”6明远眼中露出惊喜之色。

    “6老此去只怕是要远离明家了,中信无以为报,只好以这些话本赠之,以示感谢,还请笑纳。”

    “你这家伙,真是贼猾,如果我不说要走,你还不拿出来,是吗?”6明远笑指着明中信。

    明中信讪笑道,“不错,中信希望用这些话本永远地留住6老,但如今见6老去意已决,再留这些已无用处,只好尽数相赠,也好勾一勾6老的瘾头,也许说不来哪一天,6老心血来潮,前去京城看望我,岂不是一段佳话!”

    “也罢,你这一手确实挠到了老夫的痒处,老夫就却之不恭了!”6明远抱起话本,大笑出门。

    远远的,传来一阵歌声,但却只听得两句。

    “赠烟赠书留情义,来日自有相见时!”

    明中信心中暗叹,这才是真正的隐士啊!

    再看看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的福伯,心中暗道,这位能够与如此隐士相交的福伯却又是哪般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