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酒楼开业(七)-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十三章 酒楼开业(七)

    “楼上请!”

    兰家二人一路行来,吴阁主一一介绍,确切地说是一路显摆!

    兰家二人却被明家的大手笔给吓住了,这,这也太奢侈了,花样竟然如此繁多,这让自己怎生模仿,菜品根本就无法模仿,毕竟这调料烹饪手法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

    二人备受打击,在三楼尝过药膳后,更是失魂落魄,这功效如此明显,是自己也会再来啊!

    看来,这次名轩阁真的是下了大功夫,这叫如何让人超越,看来真得动点手脚了!兰景泽心中一动。

    该如何把这大师傅挖到自己那儿呢?兰景泽与兰云轩一打眼色,心有灵犀地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明中远和吴阁主看在眼中,心下明了,这两人不知又有何坏心眼了!

    “兰少爷,您用不用尝尝我们这儿的糕点?”

    “要,当然要,上几个!”兰景泽眼睛一亮,再看看还有何绝活。

    “那主食呢?”

    “要!”

    “茶水呢?”

    “要!”

    “那----”

    “别说废话了,统统都要!”兰景泽不耐烦地一挥手。

    兰云轩想拦都没拦住,望着奸计得逞的吴阁主,心中一阵暗恨。

    少爷啊,您落入圈套了!兰云轩感叹道。

    不过,这些东西还真的不错,这个厨师我们知味酒楼要定了!兰云轩暗自发狠,下定决心!

    “结账!”兰景泽吃得心满意足,豪气道。

    “白银二十五两八钱,零头抹掉,二十五两。”吴掌柜拿过账单道。

    “什么?你抢啊!”兰景泽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这么贵!

    兰云轩一阵苦笑,少爷哎,您才知道啊,您被坑了!

    快别在这丢人了!

    没办法,只好付账了,兰云轩取出银两付了账,拉起兰景泽就走。

    兰景泽好似也反应过来,自己被坑了,只要人家一算,绝对没错!何苦来哉!

    只好被动地被兰云轩拉走了。

    “您慢走!”吴阁主高声喊道。

    看着二人狼狈的样子,明中远、吴阁主二人哈哈大笑。

    “去打听一下,名轩阁的大厨是谁,无论任何代价将他挖到我们知味酒楼来!实在不行,就把酿酒秘方和菜谱做法给我偷回来!”狼狈回到知味酒楼的兰景泽恶狠狠地吩咐兰云轩。

    “使者,打听到了!”密星欣喜地禀报道。

    “如何?”月影真的地等得太久了。

    “明家学堂分为五堂,学堂、技堂、武堂、农堂、卧堂,分别教授算学、工匠技艺、武艺、田间管理,分别由师逸房、明家工匠赵老实、李二牛、秦奋、明中信授业,还有个什么助教王森,平时明中信不在,王森带领农班,王森是以前明家收租管事。”

    “卧堂是个什么鬼?”月影疑惑道。

    “卧堂就是学员们休憩的地方。”密星强忍笑意道。

    噗,月影笑出声来,这明中信还挺恶搞的,休憩都得分堂。

    “那么,各项技艺功法是否已经拿到了?”平复一下心情,月影询问最关键的事。

    “所有技艺功法在下学后都被收走,并无一丝一毫流出,只有这些-------”密星递给月影一个小册子。

    月影接过,“学堂学规”四个字印入眼帘。

    这有何用?翻开看道,没什么用啊!月影疑惑道。

    再往后翻,“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异此时------”瞬间月影震惊了,这,这是将学员们的行为进行了规范,很有价值啊,送出去不亚于现有的启蒙之书啊!

    “这真的只是堂规吗?”月影猛然抬头问道。

    得到回应是后,月影心中讶异,这明中信究竟要干嘛!难道要教出一些君子?但这又与那四堂的说法不符!究竟用意何在呢?

    “使者,还有一事!”密星小心翼翼地道。

    “嗯,何事?”月影还在思考,漫不经心地道。

    “那明中信还教授了全体学员一套拳法!”

    “那明中信真会武艺?!”月影再次震惊了。本以为,武堂不过是福伯在教,明中信挂个名号,收取学员们的忠心,没想到明中信居然亲自上场!这可是新信息,值得注意!

    密星犹豫道,“不过也不能算,名为拳法,但他只是教了学员们三个动作后就再没教过。”

    哦,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月影放下心来,我说嘛,明中信作为一个大少爷,这么多年从未离家,最多跟福伯学一下,但福伯虽身手高绝,但在自己眼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学员们好像练过此动作后,精力逐渐旺盛,疲态尽去,这些时日,他们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壮了!”密星再次重申道。

    月影又一次震惊了,这,这真的是明中信教的动作的功劳?不会是福伯暗地里教了他们什么吧?不会,福伯可没那本事!

    看来,真得上报了,明家已经脱离掌控了,对明家的监控级别应该提升了!必要时,可得对明家动手了!月影心中暗下决定。

    “对了,今日明家酒楼开张,情况如何?”月影再次关心道。

    “钱师爷上门祝贺,明家酒楼招数繁多,做法新颖,吸引了众多乡绅富户,我也去看了,确实与众不同,菜品冠绝济南府啊!”密星望望月影,深怕使者再受打击。

    “什么?”

    我就知道,您还得震惊。密星自语道,不过想及名轩阁的菜品,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真的好想再去吃啊?

    密星将在名轩阁的所见所闻一一道来,月影已经震惊得不想说话了。

    “那大厨究竟是何人?”月影上前抓住密星手腕道。

    密星震惊地望着月影,这是第一次见到月影的真面目。

    不过,月影还是戴着黑色丝巾,但年龄绝对不大,与他沙哑的声音绝对不符!

    “正是那秦奋!”密月强忍着手腕的痛苦。

    “什么?之前为何未听说秦奋有这本事!”

    毕竟l县并不大,秦奋这个大厨他们早已调查清楚,不过是吴阁主的外甥而已!之前在明家酒楼不显山不露水,只是个打杂的,大厨走后才接手的,但生意也是惨淡无比。

    但为何明中信掌权后就变得如此神奇?难道这明家真的卧虎藏龙?

    看来,自己对明家的了解真的是太少了!难道说,密宗的失踪也与明家有关?

    想到这,月影不由得暗暗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