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说服祖母-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七十九章 说服祖母

    “口音可是府城的?是否秀才打扮?”明中信问道。

    “是!”明贵疑惑地看看明中信,少爷又未见过,怎知是府城口音,难道那人真的是少爷的学生?不对啊?秀才打扮的怎会是少爷的学生呢?少爷不才中的秀才,怎会有秀才自认是他的学生?

    那就没错了!明中信暗自点头。

    “小月,你去,将来人请到书房,好生伺候。”

    少爷的学生?小月双目放光,应声领命随明贵而去。

    福伯的眼神闪烁几下,疑惑地看看明贵的背影。

    唉,真是事多啊!

    明中信拍拍脑袋,叹口气,去往老夫人房间。

    “见过大母!”

    “好,好,乖孙儿,快过来。”明老夫人一见明中信,立马眉开眼笑。

    明中信遵命行事。

    明老夫人拉着明中信的手,盯着明中信的脸颊,看个没完,还边看边笑。

    “老夫人啊!你是要看少爷看出朵花来吗?”小兰在旁打趣道。

    “敢编排老身的不是,打死你个死丫头。”明老夫人脸上努力做出嗔怒的模样,扬手要打小兰。

    “哟,少爷救命啊!老夫人要打杀我了!”小兰做怪地躲在明中信身后。

    “你这死丫头!”明老夫人指着小兰,笑道。

    “哼!有少爷护着,看您还敢打我?”小兰探出头做个鬼脸。

    逗得老夫人哈哈大笑。

    明中信看着老夫人心中安慰。

    “好了,疯丫头,不要闹了,不见少爷带来客人了吗?”明老夫人冲小兰喊道。

    “是,老夫人,您可不能再打我了。”小兰做怪道。

    “好,好,不打你了!疯丫头。”老夫人笑道。

    见这老少二人不再打闹,明中信开口道。

    “大母,我给您好带来个使唤丫头,您看可好?”明中信一指小丫,问道。

    “使唤丫头?”明老夫人探寻的目光望向明中信。

    “她叫小丫,是河南江北行省来的灾民,因我在城外救过她,所以她母亲将她送到府门就离去了,没办法,我只好收下,我觉得她这年纪,正好与祖母做个伴,我长年在外,祖母也有个说话之人。”

    “少爷,我呢?”小兰噘着嘴生气道。

    “哟,不见老夫人要将你打死吗?你就算了吧,今后还是让小丫陪着老夫人吧!”明中信一脸严肃道。

    “老夫人,您看,少爷他欺负我!”小兰上前拉着老夫人的衣袖就是一通撒娇。

    “是啊,我管不了你了,只好再找一个了,否则迟早有一天,被你这疯丫头折腾死。”明老夫人长叹一声道。

    “老夫人!------”小兰小脸煞白,眼圈一红,垂头落泪道,“您不要我了吗?”

    “哟,还掉金豆豆了!那也没办法啊!”明老夫人笑道。

    小兰低着头,双肩耸动,一阵抽泣之声传来。

    祖孙二人对视一眼,难道这小丫头真的哭了?玩得过火了?

    然而,明中信神识一扫,霍,小兰这丫头片子正在那偷偷看老夫人呢,哪有一丝伤心难过的样子。

    明中信偷偷向老夫人摇摇头。

    明老夫人瞬间明白,小兰这丫头在玩花样。

    “信儿啊,咱们也不用难为小兰,既然有了小丫,咱们就将小兰送出府吧,毕竟她跟了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行,干脆将小兰的卖身契也给她吧,让她出府找个好人家嫁了,也不枉小兰与您一番主仆之情。”

    “行,就这么办。”明老夫人点头道。

    “不要!”小兰瞬间惊叫道,猛然扑到老夫人面前跪下,满面惊慌,梨花带雨般,痛哭流涕道,“老夫人,小兰不走,小兰要伺候您一辈子。”

    哈哈哈,祖孙二人大笑。

    “你们”小兰被笑懵了,望着祖孙二人一阵气结。

    “傻瓜,老夫人与少爷是与你开玩笑的!”福伯在旁提点道。

    “老夫人!”小兰噘着嘴冲老夫人叫道,“您真坏,还与少爷联合起来欺负我!”

    说着,上前抱住老夫人一条胳膊一通摇晃。

    “好了,好了,别摇了,再摇下去,我这身老骨头都被你摇散了!”明老夫人连忙抓住小兰小手,拍道。

    “谁让您欺负我来着!”嘴上虽然如此说,但小兰还是听话地停止了撒娇的动作。

    “你呀!鬼丫头!”明老夫人宠溺地拍拍小兰,“好了,好了,你不是老嚷嚷着自己一个人孤独吗?如今小丫来了,今后你也有了个伴,还不高兴?”

    “高兴啊!怎么不高兴!”说着,小兰上前一把抓起小丫的手,上下打量着。

    “哟,还真是个小美人呢?”小兰惊叹道。

    小丫瞬间脸色变得通红,低声道,“见过姐姐!”

    “没说的,今后姐姐照顾你!”小兰拍着小胸脯道。

    “好了,小兰,你领着小丫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倒饬倒饬。”明老夫人哈哈道。

    小兰拉着小丫走向后堂。

    “说吧!为何想起为大母找个丫头来?”明老夫人见二人回了后堂,冲明中信道。

    “您这是?”明中信一惊。

    “我还不知道你,肯定有什么事,否则不会为我找个丫头做伴的。”明老夫人盯着明中信道。

    “我就知道瞒不过大母。”明中信讪笑道。

    “少拍马屁,说正事!”明老夫人亲昵地拍了明中信一下。

    明中信轻咳一声,正色道。

    “大母,我准备把明家的买卖及明家学堂迁往京城,顺便去京城游学。”

    “什么?”明老夫人瞪大双眼望着明中信。

    “您不用这么惊讶吧?”明中信小心翼翼地望着明老夫人道。

    明老夫人盯着明中信一句话也不说。

    明中信极度心虚,被明老夫人看得心中毛。

    “你决定了?”慢慢平静下来的明老夫人缓缓道。

    “不错。”明中信硬着头皮点头道。

    “说说理由!”

    有戏!明中信心中一亮,既然大母要听理由,说明并不排斥自己远走京城。

    “原因有四:一是明家在陵县已经展到了一个瓶颈,如果继续呆在这儿,只怕明家无甚展前途。”明中信看看明老夫人。

    “继续!”明老夫人面无表情地道。

    “二是明家学堂的目标已经不适合再呆在陵县了,必须寻找一个更大的舞台,才能盛载下这个目标,而京城是最适合的舞台。”

    明中信看看老夫人,继续道。

    “三是我已经在京城布好了局,人脉有李老,也就是李东阳李阁老,还有国舅建昌伯张延龄,以及他们身后的家族,与他们合作,应该会顶住各方的打压,而还有身在锦衣卫的石文义副千户,此时只怕是已经升任千户了。”

    明老夫人的眼光终于不再淡定,“你确定这些是你的助力?做大之后不会一口将你吞掉?”

    “这倒是不无可能,但中信有信心,能够令得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明中信自信道。

    “真的?”明老夫人怀疑地望着他。

    “实际上,孙儿还有一些底牌不为人知,自信能够应会一切危机!”明中信点头道。

    “好,你有信心就好,大母也不问你了。第四呢?”

    “四是,咱们明家学堂现有的势力。”

    “现有的势力?”明老夫人这就不明白了,不解地望着明中信。

    “不错,现有的势力!”明中信肯定地点点头,“您不要小瞧了咱们现在的势力。”

    明中信清清嗓子,理理思路道,“您也看到了,这次匪徒偷袭,只是一小队学员,就顶住了,这就是咱们明家学堂短期训练的成果。孙儿还有更进一步的手段,能够令明府战力再上一个新台阶。”

    这下,旁边的福伯也不淡定了,不时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再有,名轩阁的菜品,这些也是咱们的优势,您之前可见过那些菜品?还有书坊中的那些话本书籍,这些是咱们明家的势力,工坊中我让他们造的东西,好多比都是价值千金、万金,这也是我与李张两家合作的基础与底气,也是他们看中我明家的东西。”

    “而且,孙儿暗中还有很多技艺,皆是不为人知的,只有孙儿知晓,这就是孙儿的底气所在。”

    “再加上,咱们明家学堂可是在不断地增加新鲜血液的,总之,咱们明家是在不断地展壮大的,等到他们想要吞下明家,只怕明家已经展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到时即便他们牙口好,也得吞得下才行!”

    明老夫人听得眼中异采连连,看来这孙儿真的长大了,目光如此远大,小小的陵县真的是放不下他了。

    “好,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老身也就不拦你。其实,你忘记了,明家还有一大优势,就是明家还有陵县,如果你真的失败了,还有这儿,你可以回陵县重整齐鼓,再起风云,老身就在此为你守住这块大本营!”

    “大母!”明中信眼眶一热,热泪差点夺眶而出,前世的他还未来得用享受亲情,就被推上了复仇之路,也无缘享受这般亲情,幸亏,这一世补上了。

    有这样一位祖母做为后盾,真好!

    “既然决定出去闯荡,就不要做这等儿女之态,大母在家等着你建功立业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