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重临学堂-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十四章 重临学堂

    月影一阵后怕!

    幸亏自己上次没有莽撞,否则自己还不知能不能活到现在!

    不行,得赶紧向总坛汇报,真得动手了,还得是大动作,争取将明家一举拿下!

    “你发令给密月,让他不惜一切代价,争取在总坛命令到达之前将明家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你再派人,继续渗透到名轩阁厨房,将那酿酒秘方和菜谱做法拿到手。”

    “是!”

    风起云涌,明家又要多事了!

    “东主,且看此物!”钱师爷将说本递给柳知县。

    “这是何物?”柳知县手中接过,但目光望向钱师爷。

    “说本!”钱师爷望着柳知县道,“是陆明远陆先生的说本!”

    “明远先生的?那可得拜读一下,但它为何在你手中?明中信送的?”柳知县问道。

    “不止,明远先生现在名轩阁一楼说书!”

    柳知县张大嘴巴望着钱师爷。

    “你说明中信请了明远先生到明家酒楼说书?”柳知县惊讶地问道。

    “不错,不过不知是明中信,还是别人请动的,他确实正在名轩阁一楼说书!”

    看来,明家的力量真得重新估量了,有这陆明远先生在,起码不会有人再在科举上为难他了!柳知县陷入沉思。

    “东主,东主”钱师爷将柳知县唤醒。

    “哦,你且将在名轩阁的所见所闻一一道来。”柳知县回过神来。

    钱师爷绘声绘色将名轩阁一阵夸奖。

    “真有那么好?”柳知县一脸讶异。这明中信还真能折腾,但他没有出现在名轩阁开张现场,还算识趣,否则这次县试没问题以后府试也会出问题的。

    但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他那脑袋怎么长的?他要是象钱师爷般甘心辅佐自己,那自己可真的是得了一员干将,可惜,可惜,柳知县摇摇头。

    不过,依这小子的本事,在官场上也应该能够作出一翻事业,也许今后还能成为自己在官场上的助力。

    看来,还真得好好经营这段关系了!

    “你随时关注明府动静吧!”想到此,柳知县吩咐道。

    钱师爷心领神会,转身告退。

    此时,明中信回到了明府,直奔学堂。好些日子没关心学堂进展了,不知如今怎样了?

    学堂中。

    噼里啪啦打着算盘,估计师逸房正在教授学员珠算。

    技堂中。

    “锤打时,小锤应轻敲上去,如蜻蜓点水,大锤应紧随其后似巨雷轰顶,在铁块变形时,应该注意敲打的位置,想着要锤打成形的铁块最后的形状,随时调整位置。”赵老实朴实地讲着。

    农堂中。

    王森那声音时不时传出,“耕作工具有,播种工具有,灌溉工具有”。

    武堂中。

    静悄悄,鸦雀无声,仿佛一个人都没有。

    明中信推门而入,喝,吓了一大跳,却只见案几都已经被抬到了旁边,而大堂中央福伯正在作着自己教给他的那二十四个动作。

    旁边,学员们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却见他,一会身形如弓,一会身形如箭,一会身形如蛇,一会身形如鹤,一会身形如虎,一会身形如豹,二十四个动作,如同二十四种不同形态,有时用腰力,有时用臂力,有时用肘力,有时用关节力总之,一套动作打下来,全身七十八个关节都使了一遍力。

    很快,他的身形逐渐迟滞,眼神迷离,动作缓慢,但依旧未曾停滞,一遍遍重复重复再重复,关节处响起噼里啪啦之声,噗,一口黑血从他口中喷出。

    随着这口浑浊的血喷出,却见他的身形瞬间笔直,眼神如电,动作瞬间流畅,随着挥出的拳一股股风声传出,劲力四射。

    “停!”明中信一声怒喝,叫停了福伯。

    福伯身形一震,停了下来,然血气上涌,面色一阵鲜红。

    “福伯,我让你现在不得将二十四个动作使完,你要记得?”明中信阴沉的眼神望着福伯。

    “那,记得”福伯一阵心虚。

    “什么?”明中信断喝道。

    “记得!”福伯大声喝出。

    突然,明中信一指戳在了福伯的身体上,却只见福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哇,跌坐于地,面上鲜红逐渐退去。

    “你们千万记得,这二十四个动作,刚开始,你们身体血气不够,无法承受动作给你们带来的动力,你们的身体内经脉会承受不了,轻则吐血伤身,重则爆体而亡,所以在我同意之前千万不能全使出来。而应该循序渐进,三个六个十二个二十四个,逐渐加深加强,而且每次作动作都必须得使够三十遍。”

    “在全部掌握后,才能最终以每次四十九遍为数,结合我教给你们的功法,一起修习,否则如福伯现在这般,就会吐血,刚才福伯吐浑浊之血时,已经不可以再练,他却强行修习,不要以为这是好事,实则,他在面色鲜红之时,已经血气上涌,不小心的话会狂喷鲜血爆体而亡,切记,切记!”明中信严肃地警告学员们。

    众学员一阵后怕。

    “你也得记住!”明中信瞪了福伯一眼。

    福伯一阵惭愧,差点害人又害已!谁能想到这套动作如此霸道!不过想及功法的名称,心中才知道真是名如其功啊!

    “来,展示一下这几日你们的修炼成果,让我见识见识。”面对学员们,明中信换了一副和蔼可亲的脸色。

    “赵明兴,你先来!”明中信点名道,“先将三个动作打三十遍!”

    赵明兴走到大堂中央,一遍遍开练。

    “不错,动作标准,劲力到位,是块好苗子。”明中信暗暗点头道。

    赵明兴打到第二十遍,全身大汗淋漓,一道道劲力从拳中发出,感觉动作更加流畅,劲力更加强劲。

    赵明兴激动异常,动作更慢,劲力渐渐内敛,眼中逐渐泛出神彩。

    “不会吧,这就到临界点了,不愧自己看中的人才!”明中信尺讶中带着自得,心中暗道。

    二十五遍!

    二十六遍!

    三十遍!

    却见他浑身颤动,汗如雨下,脸色一阵紫一阵青。

    “不好,心性太急,内气反噬!”明中信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