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武雄挖墙角-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九十一章 武雄挖墙角

    “是啊!”赵明兴兴奋地道。

    “彻底治好了?”武雄依旧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啊,彻底治好了!明教习说了,只要再有一些时日,我这条左臂就可以挥洒自如,干什么都行了。”说着,赵明兴挥动一下左臂,以证实他所言属实。

    “明教习?”武雄一头雾水。

    “是啊,这伤就是明教习为我治好的!”赵明兴肯定道。

    “明教习是哪位?”武雄急切地问道。

    他很好奇,当时他可是见识过赵明兴的伤势,而且那些大夫可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下了定论,说是赵明兴左臂已经废定了,绝无可能治好,如今自己居然见赵明兴完好无损,这明教习的医术可真是出神入化啊!必须得结交一番,毕竟,他们武人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受伤,如此了得的大夫自是需要结识。

    “那不是嘛!”赵明兴一指明中信。

    “哪呢?”武雄顺着赵明兴的手指望去,却见明中信前面,明中远等人已经在那儿等候他们。

    难道是他?武雄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就是他!”赵明兴一指明中信,自豪地道。

    武雄一听,还真是,大步向前,越过明中信向明中远等人大步走去。

    “明教习,你好,你好啊!”武雄握住明中远的手使劲摇晃着。

    明中远一脸的懵逼,全身僵硬地回道,“武大人好!”

    上一次也没见武雄如此热情啊?这次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被我这绝代风华所钦倒了?

    明中远回过神后,臭屁地想道。

    明中信也是一脸懵样,这武雄吃错药了?为何对明中远如此热情?

    刚才他心中在想着武雄见到朱员外与尊者之时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没有留意身后的武雄与赵明兴在谈什么,一时没留意,所以现在不明情况,诧异无比。

    而赵明兴自是了解情况,在那掩嘴偷笑。

    刚才被锦衣卫小旗偷袭擒获,虽然是熟人,但他心中对武雄也有些怨气,只不过看在熟人面子上,就不与他计较了,此时见武雄一时误会,出了个大丑,自是心中酸爽。

    哪还会提醒于他,只是在旁看这笑话。

    “说,怎么回事?”明中信脑筋一转,自是知道,这肯定与赵明兴有关,面向赵明兴问道。

    “没什么啊?我只是说是明教习治好了我的伤,武大人就如此了!”赵明兴一脸的无辜,萌萌道。

    “真的?”明中信一脸的不信。

    然而,神识却告诉他,赵明兴还真的未曾撒谎,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武雄将明中远认作自己?

    转念一想,再看看自己与明中远的位置,哦,明白了!

    明中信一脸好笑地望着武雄,看来,阴差阳错之下,这武雄还真的是误会了!

    也不点破,来到正在与明中远寒喧的武雄身后,“武大哥,咱们还是快去看看匪徒吧!”

    “好,好!”武雄头也不回的答应,一伸手,挽住明中远的胳膊,“明教习,咱们一同前往。”

    不等明中远同意,拉着他就走,根本不理随后上来与他打招呼的众人。

    明中远则是一脸懵样,这武大人这是怎么了?如此热情?上次也未见他如此啊?难道对自己有意思?

    想到这,激灵灵打个冷颤,这武雄难道是喜欢那个?

    咦!明中远连忙挣扎,要脱离武雄的魔爪。

    然而,他那点力气,在武人出身的武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武雄稍稍用力,他就一动不能动了。

    明中远望着武雄的侧脸,一脸的恐惧,自己这下要真的清白不保了?

    明中远认命地被武雄拉着向营地走去。

    明中信自是对武雄与明中远的表情动作了如只掌,但也不点破,只是心中偷笑。

    几人来到营地之前。

    “咦,这布置?”武雄轻咦一声,指着营地回头望向明中信。

    “这些是学员们自己搞着玩的!”明中信不以为意道。

    “搞着玩?”武雄瞪大双眼,望向明中信,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这学员们就是搞着玩安营扎寨?”

    “怎么,有说道吗?”明中信呆荫地问。

    “说道?这可是正规的军队扎营之法,你的学员如此强悍吗?”武雄一脸的无语。

    “不是,那只是明兴一路之上,闲得无聊,领着学员们在闹着玩!”

    “明兴领头干的?”武雄双眼泛光。

    “好了,别打他的主意啊!”明中信望着武雄,警告道。

    “打个商量嘛,听说明兴左臂已经大好,不日就会痊愈。这般人才,岂能放在你这明家屈才?他要是到了我们锦衣卫那才是如虎添翼啊!不论是对他还是对锦衣卫都是有好处的。你也不希望他无用武之地,这一辈子就废掉吧?”武雄一脸讪笑道。

    “打住!我们明家还很需要人才呢?岂会将在眼前的人才放走,别做梦了!”明中信一瞪眼道。

    “打个商量嘛!”武雄死皮赖脸地缠着他。

    “没得商量!”明中信紧定不移地道。

    “真的没商量?”武雄一正脸色。

    “嗯!”明中信肯定地点头。

    “那好,咱们退一步,将这位明教习交给我!”武雄腆着脸道。

    “他?”明中信一指明中远问道。

    “不错!”武雄猛地点点头。

    “你可知道人家是什么人?人家就一定会跟你去吗?”明中信心中好笑,反问道。

    “那你就不用管了,那是我的事!”武雄跩道。

    明中信强压住自己的笑意,点头道,“好啊,只要他同意,我没意见。”

    “真的?”此时,轮到武雄高兴了,要知道,刚开始他就没打算将赵明兴挖走,当然,如果明中信吐口的话,他不介意将赵明兴带走,但他深知明中信绝不会让他带走赵明兴,所以他早在开口之前就将目标对准了明中远这位“明教习”,此时计划得逞,自是兴奋无比。

    当然,他是这样想的,试问哪一位大夫能够顶得住锦衣卫的威胁利诱,对付明中远自是不在话下,只要明中信吐了口,他就十拿九稳,将这位名医“明教习”带回锦衣卫,就是大喜一件。

    他却未曾问明明中远到底是何方人士,是何身份,真的是他以为的一位大夫吗?

    “当然!明家之人吐口唾沫都是一个坑!”

    “得嘞!”武雄一跳三升高,冲明中远道,“明教习,你是否愿意到锦衣卫公干?”

    明中远一脸懵样,难道这武雄真的是那个,想要将自己培养成那个?一时间,浑身哆嗦,一脸惊诧地望着武雄,说不出一句话。

    “别害怕,我们锦衣卫可是福利好待遇高,见官大一级,实实在在好去处啊!”武雄自卖自夸道。

    然而,明中远却一闪身躲在了明中信身后。

    “明兄弟,你可答应我了,不拦着我!”武雄无奈地望着明中信道。

    “当然,只要你不用强制手段,随便你!”明中信强忍笑意道。

    “明教习,只要你加入锦衣卫,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一定满足你!”武雄一听明中信不拦着,马上换副嘴脸面对明中远。

    “我的条件就是你离我远点!”明中远探出头颅道。

    “我,离你远点?”武雄一脸的诧异。

    “是啊,你离我远点!”明中远肯定地点点头。

    这是什么情况?武雄一脸懵逼样。

    “而且,我身为读书人,岂能与你们武人为伍?”明中远补刀道。

    “你是读书人?”武雄一脸震惊,转头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点点头,认可了明中远的说法。

    “无妨,读书人更好!看你年纪,已经三十出头,再读书只怕也已经无望科举了,不如改个行当,重新来过,也许能有一番不一样的天地!”武雄稍加酝酿,继续努力说服明中远,这个身怀绝世医术的读书人,他是势在必得。

    “但是,我已经是秀才了!来年还要进行乡试,岂能自甘堕落?”明中远站直身形向武雄道。

    “啊,你是秀才?”武雄瞠目结舌地望着明中远,一脸的不可置信。

    却原来,明中远今日为了应付匪徒,身穿一身戎装,未曾穿他的秀才服,否则武雄早已认出他的秀才身份,岂能闹这个乌龙!

    明中信在旁哈哈大笑,既笑明中远的误会,也笑武雄的乌龙。

    旁边的赵明兴也是一脸的别扭,双肩耸动,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难受。

    武雄当然知道,既然明中远是秀才身份,是绝对不会加入锦衣卫的!长叹一声,死了这条心。

    随即,恶狠狠望向明中信,正是他不说清楚,自己才闹了这个乌龙,真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太过份了。

    “走吧!”明中信自是知道适可而止,再笑的话只怕明中远与武雄二人皆会脸上罩不住,向他发怒。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还是去找匪徒吧!

    明中信一马当先向营内走去。

    武雄待想发怒,但靶子已经走了,再看一眼明中远,心中尴尬,不敢再加逗留,只好跟着明中信向营地内行去。

    放下心思的武雄,一入营地,就看个没完,看这情形,还真的是一个营地啊,而且各项布置中规中矩,起码是个标准没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