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马良赶到-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九十三章 马良赶到

    瞬间,整个帐蓬中的温度直线下降,凉爽无比。

    “冰块!”武雄惊叫道。

    “不错,冰块,消暑解渴的良品!”明中信微微一笑道。

    “硝石呢?”武雄瞪大眼睛问明中信。

    “硝石?”

    “是啊,硝石,没有硝石你怎会在这大夏天有这冰块?”武雄一脸的理所当然。

    “没有硝石!”明中信笑道。

    “是吗?不可能。”说着,武雄在整个帐蓬之中寻找硝石。

    早在唐朝末期,人们生产火药之时开采出硝石,人们无意中发现硝石溶解于水时会使水温降低,甚至结冰,于是,很快有人利用硝石的这种特性,在夏季制作冰饮料,将糖与一点香料溶于水中制作出冰块,又凉又甜,至此,商人们逐渐发展,甚至在里面加一些水果与果汗、果浆、牛奶,制成了饮食,风靡一时。

    但是有一个不好处,就是浪费很多水,但是今天武雄看遍整个帐蓬居然没有硝石,这就有些蹊跷了。

    “没有硝石,你怎会有这些冰块?而且这荒郊野外哪来的冰块,如何储存?”武雄满面震惊地向明中信质疑。

    “这是法术啊!”明中信一脸的理所当然。

    武雄望着神秘的明中信,心中腹诽,哪来的法术,你当你是弥勒会啊!这肯定是障眼法,否则无法解释!

    明中信将琉璃瓶中的美酒倒入琉璃杯中,放些冰块,瞬间,酒水呲呲作响。

    武雄呆呆地看着明中信,有冰也不是这样浪费啊!

    “请!”明中信一伸手,指着美酒,冲武雄道。

    “这能喝?”武雄有些迟疑。

    “不信你尝尝,保证是前所未有之滋味!”明中信不再理会于他,独自端起酒杯,畅快地饮用美酒。

    见明中信如此装逼,武雄也不再犹豫,吭哧吭哧将美酒下肚。

    哇,一股凉意直冲心肺,武雄激灵灵打个冷颤,随之,胃中一股暖意上涌,真真是冰火两重天啊!爽,太爽了!

    这家伙,真是太会享受了!不过滋味还真的不错。武雄着明中信一阵腹诽。

    武雄也不再深究冰从何来,只是抬手就喝,而明中信见他喝下,也不时从身后取过几块冰块。

    武雄心中虽惊讶,但深知既然刚开始明中信未曾明言,只怕再问也不会说,何苦自己为难自己,一心只喝美酒就好!

    酒过三旬,明中信望着武雄待要开口,却只听得帐蓬外大喊。

    “马指挥到!”

    明中信眼前一亮,马良到了!

    站起身形,明中信就往外走。

    无奈,武雄见明中信站起,自己没有冰块加酒,只好站起身形随在他身后走出。

    “马大哥,你来了!想死弟弟我了!”明中信远远见到马良,奔上前去,一把握住马良的手就是摇晃。

    马良一脸呆滞,以前也没见明中信如此啊?今日这是怎么了?如此热情?

    他却不知,这是明中信给武雄演的一场戏,表现出自己与马良的亲近,武雄才不会毁诺,而之前的神秘也是专心营造出来的。

    要知道,武雄本就是看在李阁老的份上对自己厚待有加的,谁知对自己是否真心,而此番自己确实送信给马良,只不过是要求他为其办理一下通关手续及雇船手续,毕竟自己从在德州并没有人脉,要想当日到德州并雇佣船只,只怕很难,故此才拜托马良为其办理,未曾想马良居然亲自前来,这份情自己是要领的,而为还马良人情所争取的功劳也得落在实处,故此才故意表现的亲近,令得武雄对其承诺加把力,不敢打折扣。

    却只见马良一脸惭愧地道,“明兄弟,为兄无能啊!”

    “无妨,无妨,办成办不成,都是兄弟,不要太过挂心!”明中信连忙拦住马良,不让他说下去,否则就穿邦了。

    “明兄弟,为兄对不住你啊!”马良更形惭愧。

    “无妨,无妨,你还是先来见过锦衣卫武大人吧!”明中信连忙一把将武雄拉过来,为他介绍,以堵住马良的嘴。

    然而,马良只是对武雄拱拱手,打过招呼,继续拉着明中信的手道,“此番,为兄未曾带兵前来,真真是对不住你啊!”

    啊,明中信也是瞠目结舌,马良要带兵前来,为什么?

    他本以为马良是因为未曾为他雇到船而惭愧,却不成想居然是因为未来曾带兵前来,真真是与自己之前的谋划对了个天衣无缝,太他娘的诡异了!

    马良见明中信不说话,继续解释道,“为兄已经听说了,你们遭遇了匪徒,托天之幸,未曾有所损伤,否则为兄真是百死莫赎啊!”

    明中信想要安慰,却感觉无话可说,毕竟,武雄在旁,不好自己揭穿自己未曾向马良请求援兵吧!

    “其实,在德州,我已经接到线报,说是有弥勒会的匪徒正在前来德州的路上,向杜都督请示带兵剿匪,同时也来护佑你们车队,未曾想都督根本不听,只是说要拱卫德州不能分兵,无奈,为兄只好带领几名亲兵前来助阵,未料到,没有起到一丝作用,真真是惭愧啊!”

    高,实在是高啊!明中信心中为自己点个赞,马良如此一说,将自己之前与武雄的话语严丝合缝地对上了,而且还解释了为何前来这么晚的原因,是向都督借兵延迟了而已!自己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明中信在心中得瑟,唯一遗撼的就是没人能够分享自己这份得意,唉,算了,还是自己偷着乐去吧!

    “在这里,马良向武大人表示诚挚的感谢,谢过你前来援助我家明兄弟。”说着,马良转向武雄,一躬到地,表示感谢。

    而武雄则是一脸的尴尬,是啊,他也没能救援明中信,而是人家自己救的自己,而且自己还来此抢功,想想真是惭愧啊!

    明中信在一旁偷笑,看这二人的好戏,一位抢了功劳表示尴尬,一位被硬安上功劳而不自知,真是太有趣了!

    “马兄弟,实在是惭愧,武某也未曾尽上力!”武雄谦逊道。

    “武大人太客气了,如果不是武大人在此,我家明小弟岂会如此幸运地站在这儿,还毫发无损,想必已经被那弥勒会匪徒包圆了吧!”马良以为武雄在客气,连忙恭维道。

    “马兄,武某真的是未曾尽一分力,这都是明兄弟自己的功劳,还将这份功劳送与了咱俩,咱俩应该感谢人家啊!”武雄连忙转移目标,顺便将被动被抢功的明中信变为主动让功,这样自己既没有愧疚,也对马良有个交待,还避免了继续尴尬,真是一举数得,不由得他为自己的急智感到自豪。

    “真的!”马良瞪大环眼望着武雄。

    “不错,是真的!”武雄肯定地点点头。

    马良看看明中信,明中信冲他微笑点头,终于马良信了。

    细想之下,马良也恍然大悟,不错,在府城一战,明中信已经表现出了不凡的指挥才能及勇气,在明家农庄一站表现出了智谋于手段,自己怎会想不到,他绝对有这份能力,自己只是一见武雄先入为主,以为是武雄带队救了明中信,却未想到以明中信的才能怎会没有什么准备!

    不对,为何明中信要将功劳让与自己二人?这里面有猫腻!

    马良怀疑地看看明中信与武雄,然而,这二人一个是小狐狸,一个是老油条,岂能被他看出端倪,自是一无所获!马良只好将这份怀疑放在心底。

    “明兄弟,我既然没有出力,岂能占了这份功劳,实在不敢当啊!”马良冲明中信道。

    “还是进帐蓬详谈!”明中信也不接话,只是一伸手延请二人道。

    马良一想,确实,这让功一事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还是进帐蓬吧!

    三人进了帐蓬坐定,马良待要说话,却见明中信将一个琉璃杯递到他的面前,“一路赶来,辛苦了,先喝杯酒压压惊!”

    马良只好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呀,一瞬间冰火两重天的感受令他忘记了初衷,尽心享受这美酒。

    回过神来,一看,那武雄与明中信觥筹交错,正在推杯换盏。

    “马大哥,你先听我说!”明中信制止了马良的再一次话题。

    “我要进京,如果自己将这份功劳独揽,会被此事拖住,一时无法成行,耽误我的游学之路,说不定会影响明年的乡试科举,对我来说得不偿失。而且我作为一个读书人,即使有些功劳,也无法对科举产生一点影响,那又何必占此功劳。我也确实真的无需此功,相反,如果我取了此份功劳,只怕弥勒会余孽更加会将仇恨放在我明家身上,到时就是明家无法承受之得。这一点,二位想必之前已经深有体会,所以,这份功劳对我来说是鸡肋,是炸弹,你们拿去此功劳,是对我的爱护、扶持。”

    武雄心道,此前是自己未曾细想,如今一想,还真是此理!一脸鄙夷地望着明中信,这小子,早已经算计好了,他无法享用此功劳,现在才这样说,真真是阴险啊!

    恰在此时,明中信冲武雄微微一笑,武雄心中一跳,难道这小子能看穿自己的心思?

    明中信转过头去继续向马良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