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中信挨刑-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中信挨刑

    显然,这李队长不知从何得知这弥勒会,也知道这弥勒会涉嫌造反叛逆,而此时心中认定了明中信的身份就是弥勒会成员。 .

    “你猜呢?”明中信戏谑地望着李队长。

    “那就是说,你是了?”李队长眼光大亮,仿佛眼前是一座金山。

    “我可没说!”明中信淡淡一笑,不再理会于他。

    “爷,你在说什么?”两位军士不解地望着李队长。

    李队长望着他们,欲言又止,显然,他知道这事关重大,不能让这两位心腹知道此事。

    “好了,你们只要知道,这家伙如果真的是那,爷就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李队长一脸兴奋地道。

    一听有好处,两位军士眼中放光,贪婪无比地望着明中信。

    “上刑,如果能够撬开他的嘴,咱们就了!”李队长一声令下。

    二位军士就准备上刑。

    明中信无奈地望着他们,此番没有招了,只好硬扛了,谁让此时养神**居然失效,连最后的底牌都没了!

    “先上那留不下明伤的!”李队长吩咐道。

    “好嘞!”二位军士答应。

    一位军士从外面取来一个长条凳,将明中信绑在凳上,明中信也不反抗任由他们施为。

    军士从刑具中取过一物,阴笑着来到明中信面前,“秀才公,你是招还是不招?”

    明中信冷冷看着他,并不答话。

    “李拐子,你他娘的磨磨叽叽干嘛呢?这种人根本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废什么话,先上刑再问话!”李队长不耐道。

    “爷,这就上,这就上,我这不是给他上点压力嘛!”李拐子连忙冲李队长陪笑道。

    “别废话!”李队长挥手道。

    “好嘞!”转过头来面对明中信,将手中之物蒙在明中信脸上,明中信神识一扫,哦,原来是黄表纸。

    却见那李拐子取过一些水,噗一声,将水喷在黄表纸上。

    瞬间,明中信感觉呼吸困难起来,不过对他来说,这是小事。

    明中信纳降气息,守心意念于脐,至心息全都忘却唯有一灵知感存于脐内中空之窍,久久不动,渐入真定,此为龟息功。

    渐渐地,明中信进入了龟息之境,不再理会外物。

    而外面,那李拐子却兴致勃勃地一层一层将黄表纸蒙在明中信脸上。

    然而,李队长却渐渐感觉不对,皆因感觉不到明中信的挣扎,这可不对,此前,无论是何人,刚开始,尽皆是屏息静气,但过一会儿,就会激烈挣扎,但这明中信却无丝毫动静,仿佛已经死亡,无一丝气息,可不要将这人整死吧,否则自己的大功可就泡汤了!

    李队长上前仔细观察,咦,还真是,这明中信气息微弱,俨然一副死模样!

    “取了!”李队长连忙道。

    李拐子连忙将黄表纸取过。

    然而,见明中信紧闭双目,依旧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三人面面相觑,难道死了?

    呼!一声长气呼出,明中信睁开了双眼。

    呼!同样的,三人也呼出了一口长气,他们深怕将明中信折磨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此时见明中信活转过来,自是庆幸无比。

    “秀才公,尝到苦头了吧!如果不想继续受此刑罚,还是乖乖招供吧!你究竟份属济南府哪个总坛?身份为何?此番来京城到底为何?”

    明中信微笑着望向李队长,就是不说话。

    李队长见此,也不多说,只是静静地望着明中信。

    “来,上过山龙!”李队长歇息片刻,见明中信呼吸顺畅,并无一丝濒死之兆,放下心来,吩咐道。

    过山龙,估计是刑罚的一种。

    却见李拐子拿过一根弯曲的管子,扯直了要够二丈多长。

    明中信望着李拐子手中的管子,心中有些稀奇。

    他们将明中信的衣服扒光,用管子浑身上下盘起来,除掉心口及下部两处。管子上边开着个大口,下边开小口。

    “热水!”李拐子冲门外喊道,不时有军士将沸水端了进来,从管子大口灌进去。

    明中信只感觉水流过处,滚烫无比,皮肤瞬间变红,越来越烫,渐渐地,明中信感觉不到管子之处的皮肤,仿佛烫伤一般。

    李队长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明中信强悍的神识令得他自动将疼痛屏绝身外,但见到自己皮开肉绽的情形,心中怒气上涌,恶狠狠望着李队长。

    依他前世的性子,此时只怕会大开杀戒,但一想及跟随自己而来的族兄、教习、工匠、学员,就无奈地只好忍受。

    “哟,还真是好汉子,这般刑罚都能够承受,够种!”李队长冲明中信伸个大姆指。

    明中信懒得理会,闭上了双目。

    “灌!”李队长见明中信还不开口,恶狠狠道。

    一遍又一遍,一盆又一盆,明中信皮肤变得红彤彤,整个人都快被煮熟了,但明中信依旧面不改色,双目紧闭。

    显然,他是准备将不暴力不合作进行到底。

    李队长看着如红辣虾的明中信心中一阵无力。

    本以为,一个秀才公,只要自己刑罚下去,必然很快就会招供,未曾想,两道刑罚过去,这明中信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愣是撑到现在,心中不由佩服,但是,想到自己的钱途与前途,这份恻隐之心又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秀才公,如何?还能撑下去吗?”李队长一脸戏谑地问道。

    “秀才公,你何苦受这罪,招供就好了!我们爷也不是那不通情理之人,只要你招供,自会好吃好喝招待于你。”李拐子在旁边道。

    “妄想!”明中信虚弱地冷冷一笑。

    “上,水落石出!”李队长冷冷道。

    “水!”李拐子冲门外大喊。

    一会儿,一缸水被抬了进来。

    “秀才公,你还是招了吧!如果此刑下去,只怕你会肠穿肚烂!何苦受此刑罚!”李拐子劝道。

    然而,明中信闭着双眼,充耳不闻。

    “那就怪不得我了!二子,将他嘴掰开!”

    旁边的二子上前将明中信嘴掰开,李拐子将一瓢水尽数灌入明中信口中。

    继续,一瓢瓢,一股股,明中信的肚子逐渐肚胀如鼓,李拐子仍不停灌注,并不时大力压迫明中信的腹部或用脚大力践踏。

    然而,明中信并未如同他们所想呕吐再呕吐,那些水居然如同流进了江河,不溅起一点浪花。

    李拐子与二子越来越吃惊,这秀才公是何等样人,这是何等肚子,居然如此能装。

    此刑罚居然产生不了任何效果,说好的七孔流水,痛苦不堪呢?

    在这秀才公身上居然一丝不显,太诡异了!

    二人无奈,将整整一缸水灌了进去,却仍旧无一丝效果!

    二人目瞪口呆地望着明中信,这是什么人啊!

    “这,这!”旁边的李队长也是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爷,怎么办?”李拐子上前请示道。

    “灌!我就不信,他能再装一缸水!”李队长一咬牙。

    “是!”李拐子又向外要了一缸水。

    继续!

    然而,明中信的肚皮仿佛装了一条江,虽然肚胀如鼓,但依旧是不见呕吐,面色也如常,不见痛苦不堪!

    渐渐地,缸中水又见底了。

    三人面面相觑,无语地望着紧闭双目的明中信!

    妖怪!三人激灵灵打个冷颤。

    再联想明中信可能是弥勒会,再想想弥勒会会徒之前的传闻,李队长心中更形恐惧,居然双腿打颤,面色煞白地望着明中信。

    自己究竟招惹了怎样的怪物?

    “爷,还来吗?”李拐子声音颤抖着问道。

    “继续!”李队长强忍着恐惧惊慌咬牙道。

    “行!”李拐子也有股痞劲,心一横,再来。

    又一缸水被抬了进来,而抬水进来的军士好奇地望望明中信,再看看李队长。

    心中暗自奇怪,今日这是怎么了?要如此多的水,究竟干什么了?平日里,只要一缸水就解决了问题,难道这是李队长他们喝的?

    然而,李队长等人不说,他们也只能将这份奇怪藏在心中!但他们在出去之前,不知不觉间神情怪异地看看李队长!然而,这却触动了李队长那根敏感的神经。

    “滚!”李队长歇斯底里地喊道。

    军士们一听,就知道李队长今日心情烦躁,不敢招惹,快地跑出了房间。

    但是,却免不了要在屋外议论一番。

    声音不时传入房中,这却令得李队长更行烦躁,站起身形来到明中信跟前,恶狠狠望着明中信。

    就是这小子将自己逼到这份地步的!太可恶了!

    李队长从李拐子手中夺过瓢,猛猛的灌着明中信,口中嘟囔着,“让你不吐,让你不吐!灌死你,灌死你!”

    李拐子与二子面面相觑,队长这是怎么了?用不着如此吧?

    然而他们见李队长如此疯狂,深明李队长脾气的他们,却不敢相劝,否则就会惹祸上身,只好由着李队长不管不顾地狠狠灌着明中信。

    然而,明中信依旧是那般模样,根本就与之前别无二致!

    渐渐地,李队长的手居然抖了起来,越来越抖,到最后,一瓢水居然只灌了一小口,其余的皆被撒在了地上。

    而李队长的面色居然越来越白,越来越白!

    呕!

    最后,李队长居然爬在明中信的身上猛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