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再授武技-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十五章 再授武技

    “宁神,定气,动作减慢!”明中信近前吩咐道。

    赵明兴强自忍耐着痛楚,将第三十遍打完。

    “继续!”见他想停下来,明中信厉喝道。

    赵明兴无奈只好继续。

    福伯和众学员却见明中信从怀中取出一物,迅速打开。

    只见明中信双手齐挥,一道道银光直插赵明兴身上,瞬间,赵明兴变成了一个全身扎满银针的刺猬。

    明中信将右手放于赵明兴头顶,神识再次进入他体内经脉,随时监测赵明兴的内息变化。

    三十一遍!

    三十二遍!

    四十九遍!

    堂中一阵恶臭漫延开来。

    “好臭,好臭!”众人纷纷掩鼻。

    唯有福伯眼神一亮,望着赵明兴“伐毛洗髓!”激动地望着明中信。

    “坐下!运行傲凌诀!”明中信再喝。

    赵明兴立马端坐于地,引导体内出现的热流,按照傲凌诀的行功路线运行!

    明中信长出一口气,跌坐于地。

    却见赵明兴,

    一周天

    二周天

    三周天

    随着热流的运行,身体的骨骼、肌肉、关节受到了一次次冲击,痛楚也在袭击着赵明兴的神经。

    强忍着痛楚,赵明兴继续行功。

    八周天

    却只听得赵明兴骨骼一阵连环响过。

    明中信大喜,再次吩咐,“继续!”

    九周天

    十周天

    直至四十九周天

    更加恶臭的气味传出,却见赵明兴身上一股股黑色污垢排出体外,脸色更加红润,一片神光湛然。

    众学员一阵羡慕,显而易见,赵明兴这次获得了天大的好处。

    却见明中信一闪身出了武堂,大开武堂大门,太臭了,得去去臭味。

    福伯紧随其后,众学员纷纷掩鼻逃出。

    赵明兴最后走出来,满脸红光,一脸激动,走到明中信身前,拜倒在地,久久不起。

    “好了,起来吧!以后好好守护好明家即可!”明中信宠溺地望着赵明兴,毕竟,这相当于是他两世的第一个徒弟。

    “去淋浴后回来,还有东西要教你!”明中信嘱咐道。

    众学员闻听,更加羡慕,一个个双目放光,盯着明中信。

    明中信望着如恶狼般的众学员,笑笑,意有所指地道,“别羡慕,都有,先让臭气飘走,咱们再苦尽甘来!”

    众学员闻言,欢喜无限,有几人甚至脱下衣服走进武堂驱赶臭味。

    年轻真好啊!明中信叹道。

    大哥,貌似您也不过十四岁而已吧!

    我不是两世为人嘛,算起来可也上千岁了吧!

    玩笑,玩笑,咱们回归正题!

    臭味尽去,众人回归武堂。

    明中信一个个检查学员功法进度,非常满意。

    此时,赵明兴也已回转,不过他一直跟在明中信身后,仿佛是明中信的小尾巴,明中信走到哪,他走到哪,让明中信很是无奈。

    “好了,大家进度都不错,今后再接再厉。”明中信总结道。

    众学员期待地望着明中信,刚才可是说都有来着。

    “不要这么怨妇般看着我,说有就都有。”明中信笑笑。

    明中信接过他让福伯取来的木刀,神情一肃,“今日传你们烈刀九式!”

    明中信徐徐挥动木刀,步履缓慢,手随刀走,身随手进,脚随身行,一步步向前迈进,虽看似缓慢无力,却有一股肃杀之气融于空中,众学员仿佛看到森寒的刀锋扑面而来,一阵寒意从心底泛起,心中发麻,手脚发颤,众学员心中骇然,这是何刀法,居然如此厉害!

    福伯却再也无法震惊了,只因明中信从兰家回来后,时不时的就显摆这么一下,全能得都让他已经麻木了,他都不知道少爷还有什么不会的!

    明中信又一次装逼成功!表面上他在运刀,其实他是在用神识模拟出战场之上肃杀之意,深藏于刀法当中,只要学员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刀法上,就会感受到这股肃杀之意,心中就会留下深刻记忆。

    如此,他们就会认为,此刀法博大精深,今后才有动力,努力学习这套刀法,否则,见到软绵绵的刀法,他们如何会感兴趣,进而去努力学习呢?

    不过,如果真的练到一定程度,再经沙场磨砺,确实会产生那种肃杀死寂之气,不过现在明中信身无内力,无法演绎出那种境界而已。

    毕竟,他不可能坑自己学员的!

    就算如此,演练完后,他现在双腿还在打颤呢!

    不理学员们崇拜的眼神,明中信将招式如何转换,腰步眼如何互相配合,倾囊相授,至于今后成就如何,就看他们能领悟多少了!

    赵明兴却在一旁独自练习起来,只见他如同明中信般双手持刀,缓慢前行,一个个动作无比标准,虽无明中信那般有气势,相比明中信的动作却也丝毫无差。

    众人一阵哑然,天才就是天才!瞧人家,看一遍就会了!而且还如此的熟练!要不要这么拽啊!

    练完刀法清醒过来的赵明兴此时却无比自责,皆因这套刀法,明中信早已经通过特殊礼品的方式传授给他,那张纸上,将刀法全部分解,一招一式,皆有详细说明,注明让他每日观想,但先不要练习。

    本来他还有点埋怨明中信不让自己练习,但今日才知明中信的良苦用心。

    明中信让他观想,实际相当于在他潜意识中播下种子,在他练习傲凌诀的时候不自觉地将刀法融于其中,进一步让他熟悉刀法,而刀法随之引导功法,二者相辅相承,互相促进,对功法的修习益处良多。

    正因为自己平时不知不觉中行功加快,效率提升,所以才有今日的突破,明教习实则已经料到自己今日能够突破,所以才专门来此为自己护法,自己得了天大好处,却在心中埋怨明教习。

    真是无脸再见明教习了!

    这要是让明中信知道,他可真的是要大喊冤枉了!他只不过是有这个想法,却也没有想到赵明兴资质如此出众,能够提前晋级!

    今日来此,皆因生意之事告一段落,得为下步提前做准备,今日来此,纯属凑巧啊!

    “明兴,今后每日你可按照四十九周天行功,做四十九遍动作,再配合此套刀法,加深一下。”明中信却不知赵明兴的心意,随意吩咐道。

    赵明兴听闻此言,更加自责,但却无法将自己的小心思说出口,只能暗下决心,今后,唯明教习马首是瞻,明教习指哪,自己就要打哪,让自己抓鸡自己决不追狗!决不再怀疑明教习的说法、做法!

    至此,明府第一忠犬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