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谋划有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章 谋划有变

    “这?”张延龄有口难言,迟疑道。

    “说啊!究竟有何变故?”明中信急切问道。

    “酒楼倒是买了!但是,但是!”张延龄支支唔唔道。

    “但是什么?”明中信脸色一肃,心下有些明白,追问道。

    “但是,但是我哥不同意关掉青楼!”张延龄一横心,将为难之处说了出来。

    “这样啊?”明中信恍然大悟,陷入沉思。

    咦,这明中信没勃然大怒?张延龄很是惊讶,记得在天津卫的时候,明中信很是坚持啊!如果自己不关掉青楼,他就不与自己合作啊?如今怎会如此平静?

    自己就是害怕他一时不愤,不与自己合作,那可就损失大了!

    “你哥是不想放弃利益?还是这青楼与别的人有利益关联?”明中信满面疑惑地问道。按说自己开出的条件不错了,那琉璃生意,可是比青楼好赚多了,为何这张延龄的大哥会不同意,不合理啊?

    张延龄一脸的惊讶,这明中信居然猜到了!

    “说啊!”明中信一推愣着的张延龄。

    “啊!是有利益关联!”张延龄反应过来。

    “与谁?我能问吗?方便说吗?”明中信一脸的谨慎,毕竟,与堂堂国舅爷有利益关联,还能让他如此忌惮,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

    “这?我也不知!我只是听家兄说过一句,此次拒绝你的提议,我也是猜的!”张延龄一脸犹疑道。

    “你也不知啊?”明中信若有所思道,确实,应该不会告诉张延龄,依他的纨绔性子,告诉几日,只怕就会让满京师的人都知道,毕竟,这青楼生意免不了逼良为娼,极其损伤阴德,官场之人绝对会有所避讳,肯定会秘密进行,也就是这张家兄弟份属外戚,故而不需要避讳太多,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插手青楼生意。

    但是,应该也不会是正儿八经的官老爷,应该是官老爷的子侄之类的,毕竟,如果是读书人科举正统出身的官吏,经不会干出此事,也只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官二代,才会插手此事!

    看来,来京师的要目标就是说服张延龄的兄长,放弃青楼生意!

    打定主意,明中信也就不再纠结。

    “张兄,咱们还是先将我等安顿下来,再行拜见你家兄长,到时再说吧!”明中信向张延龄道。

    “好,好!”张延龄异常高兴,本以为,这明中信一听兄长不肯放弃青楼生意,会拍拍屁股转身而去,如今看来,还是有希望的。

    “我等要住哪儿?”明中信翻翻白眼,自己又没说妥协不关青楼,如果张延龄兄长真的不关青楼,自己只怕仍旧会与他们分道扬镳。用得着如此高兴吗?当然,这些话暂时先不与这张延龄说,到时再说吧!

    “我已经买下了一处宅院,但是荒废很久了,故些有些耽搁,未曾打扫。我也未曾想到你们如此快地就来到京师,既然你们来了,咱们就抓紧时间打扫一番,再行住下。这些日子你们先行住在酒楼。”张延龄兴高采烈地介绍道。

    “也好,考虑得挺周全,行,就如此办!”明中信满意地点点头。

    “好嘞!”张延龄高兴地应道。

    “对了,酒楼买在何处,你可记得我的要求?”明中信不放心道。

    “还用你说,你不是说咱们的酒楼定位高端,附近必须是达官显贵常去之地吗?至于地址,我先不说,等到了你就知晓了!”张延龄故作一脸神秘道。

    “切!记得就好!谁希罕现在知道,到时如果与我想的不符合,这酒楼的钱你自己掏腰包!”明中信一脸嫌弃,表示不屑。

    “到了你就知道了,保持点神秘感好!”张延龄讪笑道。

    明中信翻翻白眼,不再理会于他,从袖中取出瓷瓶,吃下粒丹药,褪去身上的衣裳,将丹药碾碎敷药治伤。

    毕竟,他现在可没前世的修为,行功一遭就会大好。

    而且这些伤虽是皮外之伤,但是如果不好好治疗,留下隐患,那就有失他神医和炼药大宗师的名头了!

    张延龄见状,连忙上前帮忙。

    明中信白了他一眼,也不再坚持,毕竟,背后的药,总得人为他敷吧!

    任由张延龄施为,明中信则闭上双目,运用神识引导药力进入皮肤,强化疗效。

    自如地运用着神识,明中信心思电转,刚才在巡检司衙门为何那养神**无法正常攻击呢?思索之后,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还是先治疗好伤势再说吧!

    马车中沉静下来,张延龄与明中信投入到了治伤大业当中。

    张延龄有些委屈地望着明中信,自己长这么大,可从未为谁治过伤,这般服饰过人,而这明中信居然视而不见,甘之如饴。还不领情,真真是可恶。

    然而,他还不得不服饰明中信,毕竟他可是关系自己的钱途啊!自己可真是贱啊!

    张延龄一边腹诽,一边自责,心中说不尽的凄苦!

    这一切,明中信自然是心知肚明,但一则今后合作,想要占据主导地位,二则这张延龄作为纨绔子弟中的战斗机,必须敲打敲打,三则这张延龄根本就不会敷药,只是在那儿胡涂乱抹,还不时弄疼明中信。故而,明中信想给他个下马威,进而争夺今后二者合作的话语权,对此只是故作不知,一心疗伤。

    稍顷,明中信终于耐心耗尽,不想再拿这张延龄笨手笨脚地治伤折磨自己,睁眼道。

    “张兄,不用抹了,还是先行介绍一下京师的情况吧,好让我心中也有个准备!”说着,明中信穿起衣裳,面对张延龄,正襟危坐,等着他的说明。

    “好嘞!”张延龄拍拍双手,兴高采烈地答应,他也早已不耐为明中信抹药,现在明中信既然不用他再抹药,就如同解放一般,欣喜非常。

    坐直身形,张延龄将京师的风土人情、为人忌讳向明中信一一道来。

    京师也叫北京,定名为顺天府,顺天府的辖区划分为四个厅。西路厅的同知驻卢沟桥拱极城分管涿州、大兴、宛平、良乡、房山;东路厅驻张家湾,分管通州、蓟州、三河、武清、宝坻、宁河、香河;南路厅驻黄村,分管霸州、保定、文安、大城、固安、永清、东安;北路厅驻沙河镇巩华城,分管昌平州、顺义、怀柔、密云、平谷。

    顺天府由于是京师的最高地方行政机关,所以府尹的职位特别显赫,品级为正三品,高出一般的知府二至三级,由尚书、侍郎级大臣兼管。正三品衙门用铜印,惟顺天府用银印,位同封疆大吏的总督、巡抚。顺天府所领二十四县虽然在直隶总督辖区内,但府尹和总督不存在隶属关系。但北京城垣之外的地区由直隶总督衙门和顺天府衙门“双重领导”,大的举措要会衙办理。京师城垣之内,直隶总督无权过问。

    朝堂诸公及百姓商户皆盯着顺天府尹,令得历任顺天府尹在这个职位上战战兢兢,丝毫不敢行差踏错,这个职位是真心不好干啊!

    故而,除非万不得已,朝堂官吏是不愿意来到这个职位上的。但只要走上这个岗位,那必定是圆滑无比,毕竟得照顾各方情绪,还不得罪各位公二代、爵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平衡难寻啊!

    而自己等人要在顺天府经营酒楼,必然要和这顺天府尹打交道。

    现如今的顺天尹乃是姓王名晋,成化二十三年进士,乃是一草根人士,无根无底,不偏不倚,油滑却不失刚正,却也正是这个特点而被弘治皇帝选中做了这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当然,依明中信如今的身份地位,也够不着人家,只是在人家治下讨口饭吃,了解一下人家禀性。

    张延龄自是对其不放在心上,顺嘴一说,明中信也就顺耳一听。

    至于商业方面,京师顺天府可是全天下最富庶繁华的地方了,什么买卖都有,只不过身后各有势力背景而已,张延龄顺便将各家背后的势力一一为明中信说个分明,其间又一脸得意地将自己家的兄长夸个没完,意思是那座青楼的后台是自己兄长,别人全然不知。

    然而,明中信看着他就如同看傻子般,凭你这智商都将人家的后台知道了个明明白白,凭什么就自信人家就不知道青楼之后台是你哥!真真是阿q精神强大啊!

    但同时,明中信也对各个商家的背后势力感到深深的忌惮,每家背后皆有靠山,只在于靠山的软硬。

    然而,明中信深深明白,只怕这些放在明面的靠山并不是真正的靠山,真正的靠山应该就如同隐藏在张家青楼背后的那个人一般,隐身暗处,绝不露面,恐怕只有在分红的时候才由明面靠山暗中与之联系,将分红送到府上吧!京师的水好深啊!这还怎么做生意?

    如果与那些商家竞争,只怕不等自己下手,就被打压得连渣都没有了!

    幸亏找了这张家兄弟做背景,否则只是听听这些商家的靠山自己就得打道回府,绝不敢再踏入京城半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