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说服寿宁候-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零五章 说服寿宁候

    要知道,自己那位寿宁候爷可是最恨别人比他嚣张的,如果见了明中信这副模样,只怕会大雷霆,将明中信赶出候府,到时,不要说谈合作,此事之后只怕不对明中信穷追猛打,令明中信在京师无立椎之地就算不错了。 .

    想到这,张延龄无奈地转身疾步跑向明中信,想在兄长进来之前,将明中信扶起,摆个正常点的姿势,希望还来得及?

    然而,未等他赶到明中信面前,一个声音响起。

    “延龄啊!听说有人来府拜见!不知道是何人啊?”

    张延龄身体僵硬,直愣愣缓缓转过身形,却见兄长正站在门口,看都不看自己,目光越过自己,目不转睛地望着明中信方向。

    唉,完了!彻底完了!张延龄一脸的绝望,只怕会有一场雷霆之怒爆!

    “兄长,不就是我和你说的我那明小弟吗?这不,等你半天了!”张延龄陪着笑脸向兄长走过去。

    “哦,原来是明小弟啊!”明小弟三个字**地从寿宁候口中蹦出来。

    “是,是!”张延龄满头大汗地看看兄长。

    然而,寿宁候却对他视而不见,迈步向明中信行去。

    完了!张延龄吓得差点捂住脸,不敢看,但想及明中信是他带来,如果被兄长欺凌,只怕自己的面子就毁得什么都没了,只好硬着头皮追赶在兄长身后。

    张嘴就待解释。

    寿宁候来到明中信面前,紧紧盯着明中信,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明中信。

    “哟,寿宁候回来了!中信有礼了!”说着,明中信缓缓将茶杯放在桌上,慢慢站起身形,拱拱手道。

    明中信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令张延龄恨得牙根直痒。

    既然知道寿宁候当面,为何还是那副死样子?你就不能正经点?

    不对啊!这明中信与自己打交道的时候不这样啊?为何见了兄长马上来个大变脸,与之前截然不同,难道有什么说道?

    “哦,还真是一时俊杰啊,我本想着,延龄是有些夸大其词了,却未曾想,闻名更胜见面啊!明小弟,胆气过人啊!”寿宁候平静地道。

    遭了!只怕兄长要火。张延龄心中一紧。

    皆因,他异常了解兄长的本性,越是愤怒越是平静,但平静之后就是雷霆万钧,惨了!这下,明中信惨了!

    “兄长!”张延龄惊慌地叫着,猛扑向前。

    “这般大了,还如此毛毛躁躁,你就不能学学明小弟。”寿宁候转身望向张延龄,呵斥道。

    “啊!”张延龄停下脚步,一阵瞠目结舌,傻呆呆望着兄长。

    “明小弟啊,到让你见笑了,我这家教不严,将延龄宠坏了,导致他一遇到事情就会大惊小怪!千万勿怪啊!”寿宁候冲明中信笑道。

    “无妨,张小兄乃是真性情,真情流露才会如此!”此时的明中信正襟危坐,哪还有刚才的一丝丝匪气。

    张延龄更是被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是世界变得太快,还是自己花了眼?

    现在的情状真是太惊悚了,刚才明中信那副模样被兄长看在眼中,居然没有怒,反而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而明中信也不再是一脸匪气,而是满面正色,恢复了平日的庄重!、

    张延龄左看看右看看,心下惊疑不已。

    “好了,不说他了,咱们言归正传!”寿宁候也不打花枪,直截了当,直奔主题。

    “好,痛快,既然寿宁候如此爽快,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明中信望向寿宁候,直言道,“咱们可以合作,但是,有一个必要条件必须做到!”

    “说!”寿宁候不浪费一个字。

    “就是青楼必须关掉!”明中信斩钉截铁道。

    “不行!”寿宁候一口回绝。

    “候爷先听听关掉青楼的条件!”明中信玩味地笑笑。

    寿宁候看看明中信,不说话。

    “酒楼合作五五分帐,我出菜肴技艺加一半资金,寿宁候兄弟出钱、出势。”明中信自顾自道。

    “嗯!”寿宁候点点头,表示认可。

    “至于关掉青楼,我给的补偿条件是琉璃制品的三成利润,当然,工坊的建设肯定也是您二位出一半资金。”明中信停顿一下,望向寿宁候。

    “这些你都让延龄转告了,但筹码不够!”寿宁候笑着摇头。

    “我知道,寿宁候背后还有伙伴,肯定不愿抛弃伙伴。”明中信紧紧盯着寿宁候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寿宁候点点头。

    “我再退一步,琉璃制品的一成利润,弥补您伙伴的损失!”

    “不够!”寿宁候摇摇头。

    “我知道,您与伙伴是想要利用青楼的情报技能,同时通过青楼笼络一些官员,争取一些政治利益。”

    咦,有意思!寿宁候先是一惊,随后眼神怪异地望向明中信。

    “其实,我认为,您与伙伴的做法错了!”明中信一脸自信地道。

    “嗯,你说说!”寿宁候终于不再沉默,开口道。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看来鱼上钩了。

    “不错,青楼确实能够得到一些情报,然而,这些情报却不一定准确,甚至有可能是别人专门放出来的,而且这些情报真心没有大用,实属鸡肋!”

    寿宁候的眼中更是怪异,直直望着明中信,一言不。

    “还有,笼络官员这一条,实乃败!”明中信却不再理会寿宁候的眼神,说出惊人道。

    “咦,怎会如此说?”寿宁候终于往直里坐了坐。

    “其实,能够用青楼手段笼络的官员,真心没什么大用!”明中信摇摇头。

    “为何?”

    “其实,既然咱们能用这手段笼络住他,那么,别人也可以,而忠诚度太差,对咱们根本就没一点保障。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是别人对付咱们的一枚定时炸弹,说不定不知何时咱们就会被这些人卖掉。”

    “嗯,继续说!”寿宁候若有所思道。

    “二则,青楼其实本身就是一枚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别人对付咱们的一个极佳的切入点,咱们还没有任何还手余地!”

    旁边的张延龄待要分辩,明中信一举手制止了他。

    “经营青楼,免不了必须有艺妓,而这些艺妓的来源,想必不可能都是从正规渠道来的吧?想必每年都会推出新人,甚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新!如此多的艺妓会没有一丝肮脏?免不了会有逼良为娼,还会有被拐骗的女子吧?”明中信望着寿宁候。

    寿宁候默默点点头。

    “由此,这些都会损伤阴德,您不会不知吧?如果别人针对这些设下圈套对付咱们呢?”

    寿宁候保持沉默。

    “不要说别人对咱们经营青楼没什么证据,其实,任何事本身就没有完美的,肯定有漏洞,更何况,直接经营青楼的那些人的忠诚度极度令人怀疑,相信,寿宁候您自己对他们的忠诚也没什么信心吧?”明中信紧盯着寿宁候。

    寿宁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当然,凭借这些话,肯定不能说服寿宁候及您背后的那位伙伴,而且,我所说的这些,你们也心知肚明,我说的对吗?”

    “不错!”寿宁候承认道。

    “大哥!”张延龄在旁一脸呆滞,他从未想过这些,原来一切的一切,大哥心知肚明,但为何他还要经营呢?对此,他万分不解。

    “小弟啊,有时明知一些事情,但你不得不做啊!”寿宁候叹道。

    “那寿宁候的意思,还是要做吗?”明中信询问道。

    “不错,进时容易退时难啊?”寿宁候苦笑道。

    “寿宁候,如今,眼前有一条光明大道,能够通过正规的途径赚取银钱,为何还如此执迷不悟呢?”明中信表示不解。

    “中信啊,此事牵扯太大,利益纠割太深,不是我说退就能退的?”寿宁候叹道。

    “您放弃其中的利益都不行吗?”明中信询问道。

    “不行!”寿宁候摇摇头。

    “大哥,为何不行?”张延龄追问道。

    寿宁候望着张延龄苦笑不已。

    “这样吧!我将琉璃制品的买卖尽数抵给他们,咱们退出,你看行吗?”明中信看看张延龄,狠狠心道。

    寿宁候抬头望向明中信,满眼的不可置信,“你舍得?”

    明中信看看张延龄,“说实话,如果这样舍弃琉璃制品而成全寿宁候,我确实真心舍不得!如果说是为了与张兄友谊,那却是假话!其实,我需要的是张家的权势,毕竟我在京师手无立椎之地,只要有了张家的支持,无人来打扰明家生意,相信过两年,任何势力皆不要想针对明家,但如今却必须选择一位强力人士支持明家,我待定的就是您二位。如果您二位给我承诺,我觉得就是值得的!”

    “虽然,中信你的话语确实令我动心,但还是不行!”寿宁候摇头。

    “那您说,如何才行?”明中信干脆将这个问题抛给寿宁候,毕竟,他也不知寿宁候身后究竟有何种纠葛,令得他如此。

    “既然中信你如此说了,我再不给你点交待,还真心说不过去。”寿宁候望着明中信道。

    寿宁候低头思索半晌,抬头道,“如果有个契机,令得青楼危机四伏,无法经营,想必他们自已就会退缩,绝不会为难于我!”

    “契机?危机四伏?无法经营?”明中信口中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