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寿宁候来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一十一章 寿宁候来援

    “我可没说不追究啊!”明中信瞪眼道。 .

    这家伙,还想造成既定事实,不让自己追究那总旗,虽然自己听说他是张采的本家兄弟之后,就没有那追究的心思,但不妨碍自己逗一下这张采。

    “那你要如何?要不,让他赔你银两?”张采低声问道。

    “那倒不用!不过,既然是你千户所的人,养不教父之过,推演而来,下属教不严,自然是上司的过错,就罚你了!”明中信望着张采道。

    “我?”张采指着自己鼻子道。

    “是啊!”明中信一脸的理所当然。

    “唉,谁让我摊上这样的族弟,这样的下属呢?随便你吧!”张采无奈道。

    “怎么?还委屈你了?要不然,咱们找找石大哥,让他评评理?”明中信一瞪眼。

    “得,得,你是大爷,我惹不起!说,什么惩罚?”张采连忙陪笑道。

    “这就对了嘛!有错就认,有过就改,才是好朋友嘛!”明中信笑着点头道。

    而此时,竖起耳朵听着大堂内动静的一众锦衣卫们听得是乍舌不已,这是什么人啊?居然令得张千户如此惧怕,还认打认罚!

    而且,还与石大人相熟?我们这是惹着什么人了?

    至于那总旗,更是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出次任务,就惹了这么个灾星回来,就连自己是张千户的族弟身份都护不住自己,还连累张千户受罚,真真是见了鬼了!还不知族兄今后如何收拾自己呢?

    “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说,是什么惩罚?”张采一翻白眼。

    “别,我现在还没想好,先记着帐,以后再说!”明中信心底暗笑,让你小子忐忑几日再说。

    张采一脸戒惧地望着明中信,他可是知道这明中信一肚子坏水,想当初,那些济南府的弥勒会为何会倒下,就是倒在这明中信的阴谋诡计之下的,如今自己落在他手下,能有好?

    明中信自是知晓张采的担心,只是笑笑,不再纠缠于这个话题。

    “对了,咱们继续!”

    “什么继续?”张采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定居京师的目的啊!”明中信翻翻白眼,不屑看这智商着急的张采。

    “哦,对啊,你究竟有何意图定居京师?”张采也很好奇。

    “你也知道,我已经中了秀才!”说着,明中信得瑟地看看他。

    “中了秀才?”张采为之一惊,上下打量着明中信。

    “那你这身打扮?”张采疑惑地指指明中信的衣裳。

    “这是低调,好不好?”明中信抖抖衣裳,笑道。

    “低调?”一听这话,张采差点笑出声来。

    低调你还大闹锦衣卫所,将锦衣卫所闹个天翻地覆,有你这么低调的吗?

    “你确定是低调?”张采笑着一指堂外跪着的锦衣卫们。

    明中信摸摸鼻头,讪讪道,“这是意外啊!意外!”

    “这样的意外真是少见啊!”张采故意叹道。

    “哼,还不是怨你吗?”明中信恼羞成怒道。

    “是,是,怨我,怨我!”见明中信怒了,张采也不敢再行调笑。

    “哼,就是怨你!”明中信冷哼一声。

    张采无奈地笑笑,不再说话。

    “好了,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咱们回到之前的话题!”明中信见张采没话说,自说自话道。

    张采回身翻翻白眼,不敢再行刺激明中信,面向明中信时,早已一脸的洗耳恭听模样。

    明中信满意地点点头。

    “此次来京城,一则为的是遍访名儒,增长阅历;二则是为的开拓京师,将明家学堂迁到此处,以利于今后更好的推广;三则是把明家生意落根京师。”

    “真的?”张采惊喜道,确实,他还真怕明中信是一竿子买卖,过后就离开京师,如今既然明中信决定扎根京师,今后自己在商界的事情就有了根基谋士了,自是兴奋无比。

    “当然!”明中信翻翻白眼。

    “太好了,太好了!”张采搓着手连连叫好。

    “是啊,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石大哥了,很是想念啊!真想早点见见他!”明中信叹道。

    “这还不好办,待天色晚些,叫上石大哥,今夜咱们不醉无归!”张采意气风地道。

    “好!今日咱们就到我的酒楼,去尝尝咱们名轩的菜肴!”明中信点头道。

    “是啊,好久以有品尝到名轩的菜肴,很是想念啊!”张采一脸的向往。显然,他沉浸在名轩美食的美味回忆里。

    “好了,今晚去酒楼就能品尝到了!不用如此吧?”明中信笑道。

    张采回过神来,笑笑。

    “对了,提到酒楼。我就有些不明白,你与那张家兄弟究竟是何关系?前段时间他们买了这酒楼,也一直闲置,这几日你们才住进来,难道他们是为你买的?”张采一皱眉。

    “行了,不用疑惑,我为你一一解释!”明中信笑笑。

    随后,明中信将他与张延龄如何在天津卫相识,如何下了合作的决定,以及今后的规划一一道来,除了针对倚红楼的计策之外,尽皆无所保留地告知了张采。

    张采是听得瞠目结舌,居然有此因果,还真真是精彩啊!也极其佩服明中信的运气,这番际遇都能有?

    “好了,我将我该告诉你的,都说了,你呢?”明中信望着张采正色道。

    “什么?”张采回过神来,不明所以。

    今日他失神的时候确实多了一些,谁让明中信的际遇话语这般精彩来着!

    “就是,你今日究竟为何针对酒楼下了这番布置,这可不是一般的恩怨,而是生死仇怨啊!”

    “这?”张采面泛为难。

    “怎么?不能说?”明中信不悦道。

    “倒不是不能说,只是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而已!”张采迟疑道。

    “那就是能说,说来听听,有什么八卦?”明中信一听之下,更感好奇,究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采就待为明中信分说,却只见堂外跑来了一名校尉。

    “千户大人,张候爷求见!”

    “张候爷?”张采与明中信对视一眼。

    张采不解道,“你的面子还真是大啊!”

    确实,如果没有此前明中信为其献的计策,只怕张候爷绝不会来。明中信心中明白。

    “让他进来吧!”张采冲校尉道。

    校尉转身而去。

    张采一指堂外的锦衣卫,冲明中信道,“你看这?”

    显然,张采不愿在寿宁候面前失了面子。

    而明中信心下明白,自是不会令张采难堪。

    “既然你承担了,就让他们起来吧!”明中信笑道。

    “你呀,就不能少刺激我一下?”张采笑着一指明中信。

    话虽如此,张采还是冲堂外的锦衣卫道,“这位明兄弟可是我与石大人的恩人,今后你们要擦亮眼睛,别再不长眼了!”

    堂外锦衣卫们哄然应诺。

    “好了,大家起来吧!”张采一摆手。

    “张猛,你小子下去奉茶陪罪!”张采一指总旗道。

    张猛一蹦多高,快下去准备。

    “寿宁候到!”堂外有人通禀道。

    明中信站起身形,迎向外面。

    毕竟,人家是前来营救自己的,岂能如此不懂礼数!

    而张采却也不好坐着,寿宁候怎么说也是一朝国舅,就算有恩有怨也不能失了礼数,随着明中信站起身形。

    “中信?”望着站在身前的明中信,寿宁候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啊,他接到张延龄的报信,明中信被锦衣卫抓了,心下大急,但正好宫里有些赏赐,无奈,他只好先行接了诣义,随后匆匆赶来,本想着这番耽搁,只怕明中信已经被上了刑,打个皮开肉绽,折磨得不成样子。

    未曾想,一迈进卫所大堂,就见明中信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这是怎么回事?

    “呀!兄弟,你没事吧!”寿宁候身后闪出张延龄,大步上前,一把抓着明中信,上下打量,看明中信是否受伤。

    明中信心下感动,不论这张延龄如何纨绔,对自己倒是一片真心。

    “张兄,我没事!”明中信安慰张延龄道。

    “见过寿宁候!”明中信向寿宁候深施一礼,毕竟,此番赶来,承情不小啊!

    寿宁候压下心绪,点点头。

    “见过寿宁候!”张采拱手为礼道。

    “张大人!”寿宁候也是一抱拳。

    “不知寿宁候到此,有何贵干?”张采面无表情地道。

    “张大人,这人乃是我的一位小兄弟,有何不对之处,还请见谅!”寿宁候一指明中信,冲张采道。

    “他?是你小兄弟?”张采满面惊愕。

    虽然他之前听明中信说现在与寿宁候是合作关系,但他以为寿宁候只是却不过张延龄的面子才来的,未曾想寿宁候居然如此说,这寿宁候也太重视这明中信了吧!

    “不错,这位明小兄弟与我相交莫逆,无论犯了何事,还请张大人给我个面子,不要追究!是罚是打,本候接着!”寿宁候正色道。

    张采更是疑惑,明中信有这么大魅力?想着,看了明中信一眼。

    却见明中信毫不以寿宁候如此说为荣,只是淡然地望寿宁候一眼。

    看来,自己还真的小瞧明中信了!张采心中暗道。

    “寿宁候说笑了,我派人请明兄弟来,只是商谈一些事情,并非他犯了事!”张采解释道。

    什么?这下,轮到寿宁候惊愕了。

    回身看看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