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红颜到 内鬼现-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十七章 红颜到 内鬼现

    明中信放下手中的经卷,一阵摇头,这丫头,怎么就改不了这毛手毛脚的毛病呢?

    “呯”一声,房门大开,小月冲了进来,红扑扑的脸蛋充斥着惊喜。

    “好了,喘口气再说!”明中信好笑地望着这丫头。

    “大喜,大喜啊,少爷!”小月喘口气,冲着明中信就嚷。

    “何事?”

    “表小姐来了!”

    “谁?”明中信疑惑道,表小姐?什么表小姐?

    “就是兰家二小姐,您未婚妻!”小月急得直嚷嚷。

    “哦,原来是她。”明中信脑中瞬间想起一个淡蓝色的身影,瓜子型脸庞,水汪的丹凤眼,灵巧的小鼻子,红艳艳的樱唇,吹弹可破的白嫩皮肤!

    当日那报警之声,如在耳边

    “嘻嘻,还说不知道,这不就想人家了吗?不害羞!”小月将手划在脸上羞臊明中信道。

    明中信哑然失笑。

    “小丫头,你都说了,那是我未婚妻,我想她又如何!”

    明中信站起身形向外就走。

    他未看到,小月听闻此话,一呆,之后紧跟着他走出房门,但显得有些寡寡欲欢。

    哼,刚才还不知人家是谁,现在这就急着要见人家了!

    不理小月的小心思,且说明中信来到大母房中。

    却见那兰家小姐正在与老夫人叙话,旁边站着一个丫环,只见她穿着绿色衬裙,梳结成髻,规规矩矩站立一旁。

    老夫人吩咐小兰道,“兰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紧打扫几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不用了姑奶奶,我就带了一个丫环小莲。”兰家小姐连忙阻止道。

    此时,明中信进来向大母请安

    “信儿来了!”老夫人笑道,“还不去见见你家妹妹!”

    “见过兰家妹妹!”明中信上前施礼。

    却见那兰家小姐目不转睛地盯着明中信,眼中擒泪,他瘦了,这段时间估计他受苦了!

    “妹妹,妹妹!”明中信再次相叫。

    “见过表哥!”兰家小姐低头拭泪后行礼道。

    “妹妹如何到的?就没有家人随行吗?”

    “小妹许久未见姑奶奶,特意前来探望。不想大张旗鼓,因而独自与丫环乘车而来,并未有家人同行。”

    哦,这样看来,她应该是担心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否则兰家岂能让她一个女孩独自上路!明中信心下明了,一阵感动,最难消受美人恩哪。

    “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家人,随便一些吧!”老夫人在旁看着这对壁人,越看越满意。

    “那你今日就在此歇息了,小兰,去为表小姐准备客房。”

    小兰转身去准备。

    此时,明中信望见,福伯在门外冲他猛使眼色。

    “大母,孙儿还有点事,先行告退了。”

    “知道你忙,但你妹妹刚来,你就不能和她多呆会吗?”老夫人嗔怪地望着他道。

    “大母!”明中信抓着老夫人臂膀摇着,撒娇道。

    “好了,好了,你去吧!这孩子!”老夫人宠溺地说道。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兰家小姐一阵羡慕,在兰家自己可没有享受到这般温情。

    “兰家妹妹,不好意思,这些时日府上事多,我就不陪你了,待晚餐时我们再见。”明中信放开老夫人,上前施礼后,转身出了房门。

    这个变脸怪人!为何对自己这般正经。兰家小姐嗔怪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

    “好了,好了,晚上就见着了,不要那么依依不舍嘛,姑奶奶会呼醋的!”老夫人调笑道。

    “姑奶奶!”兰家小姐一阵跺脚。

    “哈哈哈哈哈-----”老夫人一阵开怀大笑。

    听到大母这开朗的笑声,明中信嘴角含笑来到福伯近前。

    “少爷,学堂出事了。”福伯来到近前耳语道。

    “什么?”明中信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这又是那股势力,到底想干嘛?

    “路上说!”明中信率先快步走向学堂。

    福伯紧随其后,低声道明由来。

    原来,今日各堂都秩序井然地授课教学,本来一切好好的,就在快下课之时,卧堂一阵浓烟冒起,大家以为走水了,教习、学员们反应迅速,纷纷冲出各堂,积极端水灭火。

    然而到了卧堂发现只是一场虚惊,不过是一根冒烟的柴火被扔在了卧堂院内。

    等大家反应过来,回转学堂时,有几位学员发现案几上的书册、记录少了几本。学堂、技堂、农堂各有学员遗失书册、记录,万幸的是武堂因皆是教习亲口传授手把手教,并无书本记录,所以没有什么损失。

    众位教习将此事压下,让丢失书册、记录的学员不要声张,让福伯来请明中信,商量如何解决此事。

    明中信到后,同各位教习助教一起商讨。

    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是有人乘乱做怪,偷走了书册、记录。

    但仔细想来,两个小院并不远,而且出入都有仆役把守,根本不可能有人从正门进入啊,而且扔柴火后再偷书册,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看来,贼人应该是从屋顶房梁墙壁之上进入,而且应该至少有两人,一人负责扔那根柴火,调虎离山,声东击西,另一人潜入学堂偷盗书册、记录。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学员之内有内奸,乘乱顺手将书册与记录藏了起来。

    大家转念一想,不可能!如果学员内有内奸,那就根本不需要这些书册记录,只需默写下来即可,还能够隐秘地探听更多的消息,又何必这么大费周张,打草惊蛇,何苦来哉!

    大家否定了这个猜想。

    不过,明府内应该至少有一个内鬼是确定无疑的。因为,外人的话,时间不可能卡得这么好!正好在即将要下课时作案,而且,这得提前知晓啊,没有内鬼就说不通了。

    而且这股势力应该盯着明家很久了,这次是实在找不到明家学堂的漏洞,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获取信息,逼不得以才如此铤而走险。

    但现在最主要的是需要确定,这偷盗之人属于哪股势力?

    这次为何如此激进?

    难道准备对明家下手了?

    众人想到这里,一个个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