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震撼压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二十二章 震撼压轴

    随后,环采姐妹们身着不同颜色、不同风格的内衣为大家一一展示,红色的,紫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各种形态,各种模样,姿态万千,妖娆多姿。.

    同时,语嫣也为大家分析了各种不同的内衣适合穿的女子,或娇小、或高挑、或妩媚、或温柔、或奔放,各有不同,各有侧重。

    商贾们恍然大悟,却原来这内衣的穿着之上还有如此大的学问,今日真真是大开眼界啊!再想想拿这些知识去哄哄小妾,那她还不拜倒在自己脚下,任由自己施为,想想就心动啊!这环采真是贴心!

    与此同时,这些女子一人手持一瓶香水,语嫣在后为其一一解释。

    这些香水,琉璃瓶形状样式各不相同,或动物,或植物,千奇百怪,但语嫣却一一为之解释了其中的巧思妙想、深刻寓意,细听细观之下,一切巧思,无不体现着香水那无与伦比的精巧华丽之感。

    气息味道也尽皆不同,或表达甜蜜的气息,或传递诱惑而让人沉沦的讯息,或令人神魂颠倒、迷恋不已,或唯美而华贵,或精巧华丽、唯美动人,或释放挑逗、魅人的气息,尽皆展示了浪漫、性感、浓情迷醉的奇异风情,令人经久难忘。

    一切的一切完美诠释了香水的优雅和馥郁,仿佛令人听了一场华贵绚丽的芳香盛宴。

    随着最后一位女子转身回归,音乐也逐渐低沉,渐渐消逝不见。

    “下面,将是我们的压轴大戏-----千手观音,敬请期待!”随着语嫣的话语,光源瞬间暗淡消失。

    千手观音?难道是佛家舞蹈?那有什么看头?在场的商贾们异常不解,但有之前的经验,他们心下了然,只怕这千手观音的场面小不了,绝对会有一番不一样的气象,但却又猜测不得,尽数将目光投在黑漆漆的舞台之上,期待万分!

    突然,一阵韵味十足、饱含钟鼓音的乐曲响起,在场之人如闻佛界的梵音,心灵得到了瞬间清洗,空灵异常。

    嘭一声,一道金色的光源从天而降,直如佛光普照。

    霍,佛光之下,一道金光灿灿的佛门屹立于舞台,瞬间亮瞎了大家的眼睛。

    当悠扬的笛声响起,响亮的钟鼓齐鸣,大家视觉之中,佛门之下,一位女子立于莲台之上,抬头挺胸,亮出了她那秀丽的脸庞。

    却见她眼睛清澈如水,神态祥和,纤纤细腰,细细纤手,眉目间一片慈悲。

    长眉、妙目、手指、腰肢、头上的头饰、腰间的铃铛,尽皆被一道金光沐浴,金光灿灿,耀人双眼。

    轰的一声,女子好似千万条手臂伸出,一根根手臂之上,黄色光环、细长指甲,耀人双眼,一副孔雀开屏的造型展现人前。

    现场哗然,惊叹之声不绝于耳,商贾们睁大了双眼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千万条手臂,一伸一缩,一闭一合之间,快闪动,柔美而不失刚劲,那光环与指甲不停抖动着,如千只纤手曼颤,千只慧眼闪烁。

    一个金光四射、雍容华贵、仪态万千的千手观音呈现人前。

    商贾们满面激动,眼光电射,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钟鼓之声、羌笛之声激昂响起,突然,一个个身影从那女子身手闪出,她们如轻般慢移,如旋风般疾转,舞出了她们的悲欢离合,舞出了她们的妩媚蓬勃,舞出了她们的美好向往,舞出了她们的不屈不挠。

    却原来,这些手臂是无数人集合而成,全场商贾心中了然,但也心中颤抖。

    究竟是如何训练的,居然整齐划一,无一丝错漏,无一点瑕疵,如此众多的女子,却仿若一人,太不可思议了!

    突然,光源居然变化了色彩,随之而来的是女子们那身影色彩居然跟随着变化,交替变幻,令人眼花缭乱,深深迷醉。

    “观音”化身千万,舞动全场。

    那欢畅淋漓的舞姿,那优美娴熟的动作,那千般娇姿,万般变化,似孔雀开屏,似莲花缩放,似飞龙穿梭。是美的愉悦,力的喝彩,生的赞叹,魂的洗礼!

    蓦然,音乐低沉,“观音”们动作随之舒缓,回归原位,神态回复安祥。她们的手时而伸开,好像一朵耀眼的金花;时而合拢,好像害羞的含羞草。

    音乐的变化仿佛指导着她们的变化,时而如凤凰展翅,时而如孔雀开屏,时而利剑出鞘,时而如蛟龙翻滚。

    动作干净利落,协调默契配合,千变万化,姿态万千,如同天上飘浮的云,变化多端,一浪紧随一浪,千手齐动,千眼齐闪,令人捉摸不定,促不及防。

    全场尽皆陷入了一片痴狂之中,所有的眼睛都贪婪地望着她们的舞姿,仿佛在体查那一份份美丽,感受那一点点纯净。

    静穆纯净的眼神,娴静端庄的气质,婀娜柔媚的纤手,金碧辉煌的色彩,凡脱俗的乐曲,一切的一切都美得令人窒息,炫得让人陶醉,酷得心绪澎湃。

    佛的庄严与女子的妩媚,佛的典雅与女子的乖巧,交相辉映,相映成。

    既矛盾,又和谐,完美的交融在一起。

    “观音”们在台上一轮一轮循环往复地舞动着,舞出了观音大士的千手千眼,舞出了观音大士的慈悲,舞出了观音大士的庄严,舞出了观音大士的纯净,仿若以手为言,以眼为语,道尽了这人世的纯洁无暇,说遍了那真,那善,那美--------

    好一个观音大士,施出了润人心肺的甘露,滴进了你我的心田,驱赶了你我的伤痛,带给了你我的无限希望!

    最终,“观音”们或跌坐于地,或半蹲,或站立,千臂齐动,光源闪耀,骤然动作停止,音乐缓缓消逝,一座金光四射的宝塔呈现人前。

    众人屏息静气,极度震撼地望着这座宝塔。

    光源消逝,人员退下。

    但是,那观音大士的形象深深映入了大家的心中!激昂的心绪久久无法平息!

    光源再次亮起,语嫣已经重新站立于台上,静静地望着台下众人。

    “绫罗绸缎,艳之韵之,芸芸众神赞,飘飘仙子舞。一出出精彩的表演仿佛带我们进入了一个个美妙的世界,滋润了我们的心田,令我们流连忘返。然而相聚的时光总是欢乐而又短暂,本次表演已经接近尾声,我在此,再次感谢各位掌柜的莅临!”说着,语嫣深深鞠了一躬,久久不起。

    台下,各位商贾望着舞台,四处寻找着“观音”们的身影,遍寻不着,却又遗撼地望着空荡荡地舞台,眼神中充满了不舍之情。

    此时的他们早已没了去与那樊凡攀谈之心,什么香水?什么内衣?什么订购?对于此时他们来说,尽皆是那浮云!

    什么都掩盖不住他们眼中那浓浓的不舍。

    语嫣直起身形,望着这些怅然若失的商贾们,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一方面,为演出的成功所窃喜,一方面又无语于众人对她的无视。

    “各位,本次表演虽属次,但看今日之情形,大获成功。而且见大家如此不舍,我们决定,每隔一段时间将会重新上演,敬请期待!”

    语嫣的话如同一盏明灯,照亮了在场商贾那黑暗的心情。

    一瞬间,商贾们眼中仿佛一道闪电射过,荫生出了极其炙热的希望!

    “隔段时间?不能每日进行表演吗?”王清急切地带头询问道。

    “是啊!是啊!”

    “不错!”

    “就算让我们掏钱都可以啊!”

    “是啊!只要让我们再次观赏,我们愿意掏出十倍百倍的价钱!”

    “就算只看那千手观音也可以啊!”

    一时间,商贾们七嘴八舌,提出了意见,而且尽皆满怀希冀地望着语嫣。

    语嫣无奈一笑,“诸位,实不相瞒,此次表演看着虽简单,但是,一切的一切花费巨大,服装、头饰等等演出所用物品尽皆是价值不菲。”

    “尤其是那光源,每股光源尽皆是天价购得的五彩琉璃,一次就会破损无数,根本无法支撑每日表演消耗。而且这些五彩琉璃还有价无市,根本无处购买。”

    “而如果不用这些五彩光源,那么效果绝对无此震撼效果,还请大家见谅!”

    商贾们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但人家已经将难处说出,也无法相逼。

    “那我可以提前预定吧?”王清又向语嫣提出疑议。

    “当然!这是可以的!我们既然决定隔段时间进行表演,自是要开放售标。只要您预约,我们到时自会提前通知于您!”语嫣笑意盈盈地望着王清。

    “好,我就先行预订二十个座位!你开个价吧!”王清霸气道。

    “不行,老王,你可不能如此不仗义,你预定了二十个,我们怎么办?”旁边有人不乐意了。

    “那你也定啊!”王清一瞪眼。

    “对啊!”有人恍然大悟,先到先订啊,此时不定更待何时。

    “我订十个!”

    “我订二十个!”

    “我订五个!”

    一时间,现场乱了套。

    至于此前人们希望订购内衣、香水的事情,早已被他们抛诸脑后了。

    令得旁边的樊凡一阵苦笑,这是怎么话说的!自己居然如此不受待见了。刚才自己可还是香饽饽呢!